当前位置:首页 > 真实鬼故事

推理鬼故事真实故事(推理鬼故事之狱医)

作者:魏梓晨 日期:2021-08-13 12:00:01 浏览: 分类:真实鬼故事

鬼故事:推理鬼故事

噩梦

一辆巴士停在路边,更准确的说,是侧翻在路边。

车子已惨不忍睹,车身坑坑洼洼,挡风玻璃碎了一地,目之所及,是满地的残骸和鲜血。

方源站在车边,一阵血腥味扑鼻而来,他终于忍不住,弯下腰干呕起来。

正当方源竭力想忍住胃中的翻腾时,他感觉自己的脚被什么抓住了。

“救,救救我!”

抬起头,一个被削掉一般的脑袋紧紧的贴在他的脚边,半边脸连同嘴唇都被撕掉了,阴白的牙齿微微的颤抖,不住的向他呼救:

“求求你,救救我!”

方源惊恐的连连后退,而那张原本哀求着的脸瞬间变得怨毒起来,扭曲着残缺的身体,飞快的向方源爬来。

方源惨叫一声,向后逃去,脚下不知被什么绊到,整个人就倒在地上,与此同时,那个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的怪物已经怕到他的面前,那张鲜血淋漓的脸几乎就要贴在方源的脸上。

“啊啊啊啊!”方源惨叫一声,醒了过来。

原来是梦。

方源扶着沉痛的头,慢慢坐起身来。

“怎么了源源?”方源的母亲打开门,快步走进来,坐在方源床边,一脸

关切的问道:“做恶梦了?”

方源苍白着脸,点了点头。

母亲抬手摸了摸方源的额头,心疼的说:“脸色这么不好,要不要请假?”

方源摇摇头说:“妈,我没事,只是个噩梦而已,可能是才开学,不太适应吧。”

母亲见他脸色慢慢恢复过来,便说:“那你再眯一会儿。”

“嗯,好。”

母亲这才站起身来离开了。

方源躺了下来,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伸手一抹,衣服都被汗浸湿了,他无奈的坐起身来:“还是洗个澡吧。”

热水洒在身上,冰冷的身体顿时暖和起来,先前的恐惧也被驱散了不少,混沌的大脑也慢慢清醒起来。

梦中的那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方源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后又自嘲的笑了笑。

只是个梦,何必那么在意,还是多考虑考虑高考吧。说起来,该好好制定意下学习计划了。。。。

方源的大脑很快被考试占满了,原先的恐惧感也一扫而光。

水汽很快布满整个浴室,氤氲中,一团水汽形成一个人形,伸出手慢慢的向方源靠近过去。

就在水汽快碰到他时,方源一下子转过身来,水汽一下子消散不见。

方源疑惑的摸了摸后背,刚刚那股恶寒还在,面前什么也没有,但是不知为何,脑中总有一股直觉,提醒他,这里很危险。

方源不敢多留,胡乱擦干了身体就走出浴室。与此同时,楼下传来母亲喊他吃饭的声音,他应了一声,匆匆忙忙穿好衣服便下了楼。

方源关好的门慢慢的打开,又轻轻的关上,仿佛有谁跟着出来了一般。

二事故

方源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还没放下书包,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一个几乎要震碎耳膜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哈喽哥们儿,你这是怎么了,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昨晚干坏事了吧?”

方源顿时感觉自己都被震聋了,他忍住一肚子的火转过身,入眼便是李涛那张充了气一般的胖脸,咬牙切齿的说:“你要死啊胖子!”

不知道是李涛脑子少了跟筋还是怎么的,他硬是没听出方源话里的火气,依旧嬉皮笑脸的耍着宝:“兄弟,一大早的就诅咒我,真让人伤心,你自个儿干了坏事没睡好怎么能迁怒于我呢,亏我还那么关心你。。。”

就在方源几乎想一巴掌扇过去时,一只手伸过来,将一个纸团塞进李涛的嘴巴里。

“好了二狗,你不要再说了。”

“。。。”

方源看着淡定且优雅的擦着手上不存在的口水的赵文,赵文也看着一脸吃惊的方源,一秒钟后,两人相视一笑,双双转过身来开始学习,无视后面因嘴里多了个纸团而张牙舞爪却说不出话的李涛。

方源,李涛和赵文,高中三年一直在一个班里,家又在同一个小区,从穿着开裆裤就互相认识,所以关系很铁,加上现在方源和赵文是同桌,李涛又坐在他们后桌,所以关系更是铁了。三个人中,李涛最为活泼,可以算是没心没肺的那种,上午考个大鹅蛋下午依旧能叫上人一起打游戏;赵文很是高冷,相比于李涛的人来疯,他又是另一个极端;而方源,应该是最正常的,算是一种平衡吧。三人性格迥异,能玩到一块去,就冲赵文能够忍受撕碎李涛的欲望,方源就觉得已经是个奇迹了。偏偏三人关系就像是铁三角,可以说,要是哪天某个人快饿死了,另外两个就算穷的只剩内裤,也不会抛弃他的。

想到自己能拥有这样两个铁哥们,方源觉得十分庆幸,一时间,噩梦带来的不适感也消散了不少。

“话说,”看了一会书,赵文轻声道:“你今天怎么了,确实看着脸色不太好。”

方源停下手中的笔,小声的说:“你还记的那起中巴事故吗?”

刚放寒假时,班主任带着他们出去玩了一趟,路上,一辆中巴车不知怎么的侧翻在路边。那场事故很严重,满地都是鲜血和受伤的人,还有断开的肢体,场面极惨,他们甚至看到司机的头撞出挡风玻璃,只剩一半与脖子连着,就那样挂着。

看到那一幕时,几乎整车的人都在尖叫,甚至有胆小的女生哭出了声音,就连他们,都是拼命才忍住想吐的欲望的。他们的班主任林静也是花了很久的时间,才让他们冷静下来,结果因为那场事故,他们后来的游玩,也都提不起精神,就连班主任,也是笑得极为勉强,最终,他们早早的就结束游玩,踏上了返程。

虽然事后大家都竭力避开这个话题,但那一幕,已经深深的印在所有人的脑海中,怎么都忘不掉。

赵文皱了皱眉头:“记得。你提这个做什么?”

很显然,他是不愿意想起那个场景的。

方源叹了口气:“我也不想提的,只是,我昨晚做了个噩梦,梦见的,就是那个。”

赵文愣了愣,说:“会不会是你太紧张了。”

方源无奈说道:“但愿是吧,可能是刚开学有些不适应。只是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点。”

赵文点了点头说:“放松点,你成绩那么好,高考肯定没问题的。”

方源刚要张口,便看见李涛扑了上来,趴在赵文背上,嘴里嚷嚷着要和赵文决一死战,李涛肥胖的身躯压得瘦弱的赵文几乎喘不上气来,这下,就算是平时再淡定的赵文,也终于忍不住的吼出了声:

“滚!”

三少了一个

上课铃声响了起来,班主任林静翻开名单清了清嗓子,说:“下面,我们开始点名。”

“1号,于凯。”

“到!”

“2号,易书。”

“到!”

。。。

“30号,李涛。”

“到!”

“点名完毕。”林静满意的说道,“很好,大家全都到了。虽然现在距离高考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大家一定要紧张起来,不可以松懈。。。”

林静的声音很好听,可是方源却一点没听进去,他的心里被巨大的震惊占据着。

不对,不对!

不是30个人,他们班,明明有31个人!

可是班主任却说,所有人都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方源看了看周围的人,大家都认真的听着班主任讲课,没有一个人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动容。

“怎么了?”一边的赵文压低了声音问道。

方源低下头装作看书的样子,小声问:“你没有发现,老师少点了一个人吗?”

“少点了一个人?”赵文疑惑的想了想,“没有啊,30个人都点到了呀。”

方源几乎要叫出来:“不,不是30个人,我们班,明明有31个人的!”

赵文震惊极了,半晌没说出话来,刚要开口,就听到林静在上面点方源的名字:

“方源,你说一下这个题目的答案。”

方源愣愣的站起来,见方源没有回答,林静也没有批评,只是提醒他上课要认真听讲,方源只是站着,压根没听进去。林静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只是叹了口气,让方源坐下来。

一节课,方源心中都乱糟糟的,他明明记得他们班有31个人。他不断的回忆那个人,却发现,几乎想不起那个人的信息,名字,长相,似乎被一层雾笼罩着,答案就近在咫尺,突然,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他刚要抓住,下课铃声响了起来。

“真见鬼了!”方源烦透了。

“方源,跟我来一下。”

看来林静还是不打算放过他呀,方源心中烦意更盛。

赵文看了看他,说:“回来再详谈。”

方源点了点头,皱着眉头走出了教室。

身后传来李涛幸灾乐祸的口哨声,方源皱着的眉头松了松,随即,又深深的皱了起来。

被林静灌了一番鸡汤后,方源回到教室,坐了下来,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临走前问的那番话依旧在耳边回旋。

“老师,我们班这学期有人转学离开吗?”

“没有啊。”林静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你问着个干嘛?”

“没什么,”方源不安的摸了摸鼻子,刚要转身,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

“老师,我们班,一直都是30个人吗?”

林静点点头,更加疑惑了,刚要问,方源抢先说:“那老师,我先回去上课了。”

30个人,一直都是30个人。

那他记忆里多出的那个人是谁?

或者,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少了的那个人,是谁?

“小源子,林大美女没骂你吧?我听老赵说你做了个噩梦,到现在还神经兮兮的?”后面传来李涛的声音。

梦?

梦!

梦中的记忆疯狂的涌入大脑,方源突然想起来,那个梦里的人,那个向他求救的人,就是消失了的那个同学,杨斌!


四验证

“什么,杨斌?”

赵文和李涛面面相觑。

还没坐下来,方源便迫不及待的向赵文和李涛问起杨斌,可是二人均是一头雾水的样子,李涛甚至伸过手来要摸一下方源的额头,却被方源一巴掌打回去了。他吃痛的收回手,埋怨道:“你小子不会是开玩笑吧,还是学傻了了,我们班哪有杨斌这个人。”

赵文也难得赞同了李涛一回,说:“我从不记得杨斌这个人。方源,你是怎么知道他的?”

方源说:“杨斌很特殊,这三年他一直是22号,李涛,你记不记得,你还一直为这事笑话他来着,说他永远都摆脱不了2的命运?”

李涛挠了挠脑袋,想了想,还是无奈的耸了耸肩摇头。

“可是,”李涛又用力的挠了挠,一脸的不可置信,“可是,少了一个人,偏偏我们所有人都没察觉,就你知道,哪有这种事,又不是闹鬼。”

一提到“闹鬼”,方源脸色一白,那个血腥的梦又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赵文看方源脸色不对,面色沉了沉,说:“这事蹊跷,方源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可是,确实又太匪夷所思了。。。如果能有个办法证实一下我们身边有人失踪就好了。”

可是,怎么证明呢?

三个人都有点泄气。

沉默了一会儿,方源说:“这样吧,我们各自记录下今天的人数,看看明天有没有什么变化。”

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赵文和李涛便同意了。

第二天,林静点完名后,赵文和李涛都打开昨天记录人数的笔记本,方源没动,他的心满是震惊和不安,因为,林静只点了29个人。

又少了一个人!

赵文和李涛看着笔记本上的30,惊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这样!”一下课,李涛便迫不及待的拉住方源问道,“真的少了一个人!”

赵文也是紧紧地蹙着眉。

方源也是沉思着。

看这两个人不说话,满心焦躁不安的李涛没处发泄,用力的抓了抓头:“可是,我根本想不出来是谁不见了,妈的,难道真的闹鬼不成?”

“什么闹鬼啊?你们在讲鬼故事吗?”

三人闻声,抬起头,丁颖正站在他们面前,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

丁颖在班上是出了名的胆大,热衷于各种灵异故事,大部分女孩子都爱看爱情片,喜剧片,再不济就是动作片,她不一样,就爱的就是看各种恐怖片,日本,泰国,美国,几乎看了个遍,什么贞子啊,楚人美啊,不带一点害怕的。有时候男生看了都吓得不行的场面,她照旧面不改色的看,甚至还评价一下:“这个妆化得太粗糙了,血也抹的太假了吧。”

要放在李涛肯定会跟丁颖扯两句,可今天连李涛都提不起精神,倒是方源主动跟丁颖说起话来。

“丁颖,你今天是一个人来学校的吗?”

丁颖有点诧异的看了看李涛和方源,心想这两人怎么反过来了,但嘴上还是回答道:“对啊,我平时都是一个人来学校的呀。不过你问这个干嘛?”

方源说:“没什么。那啥,你认识秦丽丽吗?”

丁颖想了想,摇摇头:“不认识。秦丽丽是谁?”

方源愣了愣,说:“就是我一朋友,听她提起过你,我以为你们认识。”

说罢,便不欲多言。

丁颖还想问什么,见他们情绪都不怎么高,便吐吐舌头离开了。

见丁颖离开后,方源看了看赵文和李涛询问的眼神,点了点头。

今天消失的,正是8号,秦丽丽。

李涛几乎就要坐不住了:“真真是,活见鬼了!”他仔细的看了看笔记本上的数字,说道:“这要不是我自己写的字,我真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这种怪事!”

赵文不安的说:“方源,现在我们怎么办?还有,只有你能记得失踪的同学,为什么?”

方源叹了口气,摇摇头:“我想不出一点头绪,为什么只有我能记得,我感觉这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我现在非常的不安,好像是,被什么盯住了一样。”

赵文说:“看这个趋势,明天还会有人失踪,但是是谁呢?失踪的人,又去了哪里?是谁,绑架了他们?”

赵文下意识的用了绑架这个词,希望那些失踪的同学还有可能回来,只是记忆被篡改这种事,让他不得不承认,那些同学,可能真的就那样消失了。

“乱七八糟的,要是让我抓到那变态,老子手撕了他!”李涛恨恨的捏了捏拳头。

李涛还想说什么时,上课铃声响了起来,三人只能无奈的结束了对话。

五逃不掉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班级已经只剩下不到20个人了,有几天甚至失踪了好几个人,偌大的教室显得空荡荡的,可无论是老师还是其他同学,都没有感觉到不对劲。而方源三人,也已经筋疲力尽。

一个星期以来,方源他们几乎找遍了这座小城,甚至去过那些同学的家里,却发现,要么是家长们根本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个孩子,要么就是干脆连住址都找不到。方源记得自己曾经去过一个同学家里,但是再去寻找,却发现那个房子根本不在,左邻右舍都说,这里从来没有那家子人。

那些消失了的同学,都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抹去了,甚至连他们的家人,都未曾幸免。

如果不是方源和自己亲手记下的人数,赵文和李涛根本无法相信这一切。

“今天,失踪了五个人。”

方源拿出班级人员的名单,将一个名字划去。赵文和李涛没有看,在那个同学消失的一瞬间,他们的记忆,就不再有这个人了,即使他们在昨天还是好友。看着手上的名单,一道道红杠张牙舞爪的横布在纸上,宣告着那些朝夕相处的同学的死刑,方源只是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方源深吸了一口气,说:“还有,班主任也不见了。”

“What!”李涛几乎坐不住了,“我们的班主任,不是高俊?我的天!”

方源没有回答,只是神色暗淡的在名单末尾添上林静的名字。

李涛抓狂道:“连老师都敢下手,谁知道什么时候轮到我们遭殃!”

这几天,他们三个人一直在讨论,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而最初杨斌失踪之前方源做得噩梦让他们尤为在意,他们隐隐的感觉到,同学们的失踪,与他们在路上看到的中巴事故有关,或许是他们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而方源的特殊性,也一定有其理由。不过,方源并布因此感觉到轻松,因为在他的梦里,那些袭击他的尸体越来越多,甚至有一次几乎就要将他杀死,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母亲将他摇醒,他可能就死在梦中了。

再这样下去,说不准哪天他们也会失踪了。

可是,失踪的顺序究竟是什么呢?

不是学号,不是成绩排名,就连当初坐车的位置顺序他们也考虑到了,可实际情况是,根本没有关系。

“这到底是怎样的顺序?真是快疯了!”李涛看着名单,整个人都狂躁起来。

赵文摩梭着纸的边缘,说:“这样,我们再把那天的情况回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想什么想啊,都想多少次了,一点线索都没有!”李涛烦躁的说,“我们坐车去玩,路上看到一起中巴事故,事故很严重,车上的人死伤的很惨,满地都是血,都是撞断的肢体。就是这样!”

赵文说:“你确定没有遗漏什么?你再好好回忆回忆。”

李涛心里郁闷至极,音量也不禁提高了很多:“想想想,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毛线!”

赵文皱了皱眉,说道:“我这边的情况差不多,只记得当时满地都是死人。。。”

“死人?”一直沉默的方源突然开口。

“是啊,”赵文说,“满地都是。。。”

方源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怎么了?”一旁的李涛也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

“你还记不记得,有多少具尸体?”方源急急的问道。

“32个。”赵文和李涛想了想,答道。

方源的脸色更白了,赵文也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一瞬间脸上被震惊布满,随后,慢慢的,眼睛变得空洞起来,

他喃喃道:“我们,逃不掉了。”

“什么!”李涛急了。

赵文没说话,眼睛却红了,方源轻声,几乎用尽全力,说:“那32个人,是我们。我们那天看到的,是我们自己的事故现场。”

从未有过的记忆一下子涌入三人的脑海,巴士在高速上急速行驶,为了躲避前面突然出现的人,司机猛打转向,巴士失去控制,最终发生事故。。。。。

六死亡名单

“那么,失踪的顺序,就是我们当初的死亡顺序?”李涛难得聪明了一回,可是却丝毫没有高兴,“可是,我们哪里知道自己是第几个死去的?总不能跑到医院里去问吧,简直了!”

方源摇摇头,说:“首先,我们那天是真的死去了吗?如果是真的死去了,那我们现在算是什么,鬼魂?如果我们没有死去,那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我们现在是活在精神的世界里,我们真正的身体在接受治疗,当我们找到逃离这个世界的办法,就可以醒过来了。而那些消失了的同学,要么是已经清醒过来,要么。。。”

方源没有说完,但是赵文和李涛都知道他的意思。

李涛依旧满脸纠结:“我还是没办法相信,这,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方源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起李涛:“你记不记得第一天失踪了人,那天早上,你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李涛一头雾水,想了会儿点了点头。

不给他提问的机会,方源问道:“拿你记不记得,你当时是轻轻的拍了一下,还是比较用力。”

“用力,而且是很用力。”赵文突然说。说罢,他拉了一下方源的衣领,露出一大块青紫的皮肤,“你看,都紫了。”

李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对不起啊方源,害你受伤了。”

方源拍拍李涛的肩膀便是没关系,说:“这就对了,现在的我们,根本不在现实生活中,而是在精神世界,你们可以理解为梦境。”

“梦中,我们是不会感觉到疼痛的。那天你拍我的声音很大,按理说应该有痛感才对,可是我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要不是昨天洗澡是看到,我也不会发现这一点。”

方源说完就不再开口,而李涛和赵文也沉默了,显然是在消化这个可怕的事实。

许久,李涛打破平静,问道“那,既然是在梦里,我们如果死去了,接过是醒过来呢,还是真正的死亡?”

“死亡。”赵文立刻说道,“虽然方源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但是他的肩膀确实是受伤的。”

“没有可能是幻觉吗?”李涛还不死心。

赵文叹了口气:“那你以为呢?把我们集体拉入这个梦境,总不能只是巧合吧?还是说,你只是我的幻觉?那我掐死你试试?”

李涛顿时蔫了,他当然不是幻觉。

正当他们沮丧不已时,却发现周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暗了下来,抬头,太阳竟已经落了下去,不一会,天全黑了,再一回头,三人发现教室里空落落的,只剩下他们三人。

“不好,”方源立刻站起身来,“这个世界已经知道我们醒过来了,快,我们快点离开!千万不能死在这里!”

说着,便向教室外跑去,赵文和李涛相视一眼,紧随其后。

刚跑出教室,身后便传来林静的声音:“你们,要逃学吗?”

三人回过头去,却看见教室里不知何时坐满了人,那些之前失踪了的人也在其中,所有人都动作一致的看着他们,眼神空洞,而林静正站在讲台上,死死的盯着他们,满目怨毒之色。

“跑!”方源大吼一声,三个人撒开腿拼命的向楼梯逃去,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李涛回头一看,“妈呀”一声尖叫,竟一下子冲到了最前面。

身后的同学,一个个浑身鲜血,肢体不全,扭曲着身体嚎叫着向他们冲来,而最前面的林静,脸上插满了玻璃碎,头发和着鲜血粘在脸上,身体怪异的栽向另一边,拖着折了的腿飞快的向他们奔来。

前面就是楼梯,三个人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下去,一口气直接跑到了一楼,冲出教学楼后,他们没有停,直接向校门逃去。

“我们,去哪里!”李涛喘着粗气问道。

“去方源家吧,他家一定有线索!”赵文说道。

方源觉得有道理,便同意了。

三个人不敢停,顾不上喘气就想方源家跑去。

终于,他们成功抵达方源家里。不出意料,方源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母亲早已不知去向。不仅仅他家没人,整个小区,整个街道,甚至整个城市,都被黑暗淹没,一个人也没有。

关上门,三人又将家中能拿得动的东西一股脑儿的都推到门边,确保不会有什么东西冲进来后,才筋疲力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下我们怎么办呀?”李涛哭丧着脸说,“那些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找到这里来,而且,这个世界说不定还有其他的鬼。我,我不想死啊!”

赵文无力的抬手擦了擦汗,摇了摇头。

方源也沉默不语,掏出班级人员名单看了起来,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被忽略了,但直觉告诉他,这个被忽略的地方,是致命的。

一定,一定有什么!

看着看着,方源只觉得头脑越来越沉,身体一歪,他连忙用手用手一撑,才没有摔倒。

可是他明显感觉到,手上的触感不对。

他抬起手,黑暗中隐隐的看见手指上沾着什么粘乎乎的东西,他迟疑了一下,将手指放在鼻下,一股血腥扑鼻而来。

“血!”

方源一下子跳了起来,赵文也吓了一大跳的挪到一边,却见李涛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肥胖的身体撞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咚”声。

“李涛!”方源睚眦具裂,蹲下去摇着李涛,却见李涛胸口处,赫然插着一把刀,他的眼睛大大的睁着,满脸的痛苦和不可置信,已经气绝多时了。

“李涛!李涛!啊啊啊啊啊!!”

看着好友死在面前,方源痛苦的吼出声音。

“咚咚咚!”一阵剧烈的撞门声传来,方源却感觉连站起来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一旁的赵文拼命的拉着他,把他拖了起来,说:“快起来,我们快点想办法离开!”

而方源却不为所动,只是呆呆看着李涛的尸体。

门外撞击声越来越响,夹杂着指甲挠门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方源却仿佛听不见似的,站着不动。

赵文气极,一拳头打在方源脸上,吼道:“你丫给我醒醒!”

方源呆呆的看着赵文,赵文愤怒到扭曲的脸上都是泪,方源说:“赵文,李涛死了,他死了。怪我,怪我没能保护好他,怪我!”说着,就那拳头砸起自己的胸口。

门外的东西锲而不舍的用力撞着,门颤抖着,似乎下一秒就要被撞开。

赵文咬着牙,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那你就努力活着,亲自到他坟前道歉,在这儿哭算什么好汉,你要是想让李涛死不瞑目就搁这儿等死,大不了我陪你死得了!”

方源胡乱抹了把眼泪,将外套脱了下来,轻轻的盖在李涛的脸上。突然,李涛伸出手来,一把拽住方源的手。

方源惊呼一声,用力想抽回手,李涛的手却像是铁钳一样,死死的抓住他的。赵文也变了脸色赶过来帮忙,终于将方源的手拽了出来,与此同时,门发出一声巨响倒了下来,数不清的人影疯狂的涌入房间。

“我靠!”赵文爆了句粗口,拉着方源随便找了个房间便逃了进去,原本躺着的李涛,也慢慢的爬了起来,僵硬的迈动这双腿,朝他们追了过去。

冲进房间后,方源一把拍上房门,同时,一阵猛烈的撞击隔着门板重重的撞在方源身上,震得差点没让他吐出血来,赵文也连忙扑了上去,帮他一起抵住门。

“怎么办!”赵文使出吃奶的力气抵住门,焦急的问道,“方源,你想到什么了没?”

方源的大脑飞快的转动着,从看见巴士事故,到现在发生的一切,他都在大脑里飞快的过滤着。

巴士,32具尸体,场面很惨;可怕的梦境,死去的同学在前一晚会有噩梦预示,第一晚,22号杨斌,第二晚,8号秦丽丽,第三晚,16号丁颖,第四晚两个人,10号孙程,21号章子君,第五晚三个人,5号周伟,9号张思勤,24号王佳,第六晚五个人,7号夏青,11号陆浩,20号沈剑,26号白丹,还有林静。

他们的消失一定是有规律的,可是,规律是什么呢?

他们询问各处,却发现消失的人除了方源记得之外,没有人知道他们,就好像他们从来不曾存在一样。

从来不曾存在?

不存在?

对啊,不存在的话,学号怎么可能属于一个不存在的人呢?

所以,应该每一天都重新排一次学号,

那么,按照重新排好学号的名单来看,学号的数字就变成22,8,16,9,19,20,8,5,7,11,20,26.

方源的大脑飞速的转动着,嘴里不停的念着数字,赵文一边紧张的看着他,在一边竭力的抵住门,尽可能的给他争取时间。

数字,数字,代表什么呢?

“你在说什么?”赵文终于忍不住了问道,方方源飞快的跟他说了一遍。

“数字代表什么?”

赵文皱着眉头响了想:“如果对应起英文字母,那就是W,H,O,I,S,E,H,T,G,H,O,S。”

“Who,is,”赵文念着,停了下来,“e,t,h往后是什么?”

方源想了一下:“重新排序,是the,后面的,是ghos,加上t,就是鬼魂的意思。”

“可是,”方源说道,“没有t啊。”

赵文神色暗淡下来,说:“t,是李涛。他是31号,重新排后,是20,t。”

方源心中一痛,抵住门的身体不自觉的放松下来,房门一下子被撞了开来。两人瞬间被撞了出去,倒在地上,疼得直不起腰来。

来不及反应,方源便看见黑乎乎的人影压了过来,无数双冰冷刺骨的手掐住他的脖子,撕扯着他的四肢,方源几乎喘不上气来,再看赵文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

“方,方源,答案,是什么,谁是鬼啊啊啊啊?”赵文的脸已经发青了,勉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方源快速的思考着,所有的人都被他仔细过滤的一遍,与此同时,他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

鬼,到底是谁?

失踪的同学,大概不可能是鬼了,不过也不能完全排除,剩下的同学呢?可是剩下那么多人,哪一个才是?一个个的试吗,回答机会是否只有一次暂且不谈,他现在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就要结束了吗?

都已经想到这里了,就这么死去,不甘心啊!

一定,一定还有什么提示,既然问题是隐藏在学号里,那鬼的信息也一定隐藏在某个地方。

突然,一个名字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林静!

如果说死亡是有规律的话,林静的失踪明显是不应该出现的,可是她却失踪了。

这就是提示!

林静是鬼!

“林,林静,是林静,她是鬼!”方源应尽最后的力气,扯着嗓子喊道。

脖子上的手消失了,空气争先恐后的钻入他的肺,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从来没有感觉,呼吸是这样的美好。

他用力扭头,看见赵文也在用力的呼吸着,松了一口气。

活下来了!

终于,活下来了。

方源就那样躺着,慢慢的,四周越来越亮,耳边也嘈杂起来。

“医生,医生,他动了!”

六真正的鬼

距离从噩梦中醒来,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了。

醒过来后,方源就得知,整个班级,只有自己和赵文还活着。

李涛,终究还是留在了那里。

康复后,方源去李涛的墓看过几次,李涛的黑白照,胖胖的脸上满是笑容,这个家伙,永远都是这样一副傻乎乎笑嘻嘻的样子。回忆起过去的种种,方源总是会忍不住红了眼圈,同时对那个鬼,恨意更深了。

但是,逝者已去,生者终究还是要节哀。

方源转了学,渐渐的,也就适应了,一个月前的噩梦,慢慢的,也就只是一个梦了。

这天晚上,方源在家突然翻到相册,便一时兴起,翻了起来。

“咚咚咚!”

敲门声轻轻的响起。

“我可以进来吗?”

是赵文的声音。

“请进!”方源的声音里满是激动。

赵文推门进来,满脸笑意。

“诶,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我妈也没喊我。”方源有些疑惑,站起身来,“你随便坐,我下楼拿点吃的给你。”

“不用了,我有点事,做完就走。”赵文在方源旁边坐了下来,探头看了看,问道:“你在干嘛呢?”

方源也坐了下来,把相册往赵文那儿放了放,说:“看照片呢,还有我们班合照,也在这里面。”方源边说着,便翻到那一页:“你看,在这里。你当时是站在什么位置来着,在哪儿呢?”

方源一愣,合照上,没有赵文。

“你找到我了吗?”赵文的声音传到耳边,透着无尽的阴冷。

方源猛地抬起头,赵文歪着脑袋,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嘴角上扬着,露出诡异的笑容。

而赵文的一切,与他的回忆,竟慢慢变得模糊,最后,方源发现,自己的身边,竟从来都没有赵文这个人!

赵文,才是那个鬼!

那个鬼,篡改了他的记忆,让他误以为,他有一个不存在的朋友。

方源猛然想起来李涛死去的时候,赵文安慰他的话。

如果赵文跟其他人一样的话,在李涛死去的那一刻,他的记忆里就不应该再有这个人存在了,当过去的一切友情都消失不见了,他的痛苦和眼泪,又从何而来?

被骗了!

“我出给你的题目,你答错了哦。”赵文歪着脑袋,眼睛慢慢渗出鲜血,脸上的皮肤也一点一点的腐烂,逐渐露出累累白骨,腐臭的味道散了开来,方源大脑一滞,回过神,发现自己又躺在原来的房间。

原来,他从来没有逃出来过!

林静的死,只是一个误导,而赵文为李涛的死感觉到痛苦,才是真正的提示啊!

一阵眩晕之后,方源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边还是那个场景,黑暗,而又绝望。

而“赵文”,狞笑着,慢慢的向他走来。

“又答错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