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实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排行榜(真实鬼故事泡脚)

作者:杨博雨 日期:2021-07-30 09:00:02 浏览: 分类:真实鬼故事

灵异排行榜,上榜的人都会死——最佳鬼故事

其实大学校园之间秘密流传着一个诡异事件排行榜,由老生传给新生,再由新生传给高考考生。也正因为这个排行榜,天生胆小的我填报了A大——仅发生过一件诡事的学校。但是,当我前去A大报到那天,我才知道这唯一存在的诡事竟是诡异排行第一位,并且刷新了历年的骇人记录。

完成一系列手续后抵达自己的宿舍,见到了六位舍友。我们六个男生只用了十分钟便聊得火热起来,并按照生日排了长幼。

“你们都听说过诡异事件排行吧?”

老大最先把话题转了过来,其他兄弟显然也对此感兴趣。

“咱学校不是只有一件诡事吗?是什么?”

胆小的我说话都小心起来,老大则“嘿嘿”一笑,说道:

“这事诡异程度可是排名第一的,我报到的时候刚听师兄说的。”

“能有多恐怖?学校里那点儿事无非就是跳个楼啊上个吊啊什么的,一点儿不新鲜。”

二哥表示出对此事的不屑,这让老大更来了讲故事的兴致:

“咱们学校的故事才没这么俗,所以才排名第一嘛,是鬼孩子——哎,一会儿咱们去聚个餐吧,彼此多熟悉一下,顺便借酒胆跟你们讲这个事。”

天色已不早,我们一行人来到学校后门的一个烤串摊子,不知是不是“鬼孩子”三个字对我的心里影响,在落座前我似乎看到有个小孩儿的影子闪进校门。

“老大,好像有个小孩儿……”

老大已点了一打啤酒,被我一说,也愣了一下:

“不是这么快就看见了吧?”

接着老大就在推杯换盏中开始了A大的故事:

“白天报到的时候师兄就给我介绍学校的各个教学楼了,可是唯独接近后门的那栋他不让我靠近,因为那是学校里的鬼楼,整栋楼都在三年前被封了,不许有人员出入。之所以被封,是因为有很多学生在那里晚自习时见过一个鬼孩子。这孩子到底什么样谁也说不清,只是据说被封后一楼的机房里,电脑会自己打开;夜深人静时楼的角落会传来孩子的哭声和找妈妈的声音;在三楼和四楼之间的楼梯上,有小孩子的脚印……”

“这么邪?”

“还有更邪的。学校里不是有很多居民吗?天黑后如果碰见孩子哭着说找不到妈妈,千万不要理睬。据说有人被那孩子一直带到鬼楼,结果那孩子竟在楼门口忽然不见了,不久这个帮忙的人也不知所踪!”

“怎么好好的这楼就闹鬼了呢?”

“好像是说三年前有一个怀孕的老师,在她上完产假前的最后一堂课后,从三楼到四楼之间的楼梯上摔了下来,孩子也因此没了。至于这次事故是意外还是人为也没人说得清,反正后来就有了鬼孩子的传说。”

我们已喝得微醺,但还是能感到一阵寒意,谁都不再说话。忽然老六想起今晚本来是开学第一次班会的,看时间估计早就结束了。不过我们却冒出一个新的想法——去鬼楼冒险!一来是验证一下传说的真伪,二来是好奇三年前的事故原因。

所谓酒壮怂人胆,两瓶酒下肚我也不怎么胆怯了。大家每人又拎了瓶酒,向鬼楼出发了。

鬼楼的外貌并无二样,灰色调,光秃秃。楼门被一条大铁链拴住,挂上了一把大锁。此时大部分学生都在水房排着队,更何况后门这么荒凉,所以周围并没什么人走动。二哥凭借小时候偷他爸钱的经验,轻松撬开了锁,我们几个猛灌了一口酒,走进了鬼楼。

楼里漆黑一片,我们怕被发现没敢开灯,只用手机照明。我们先去一层的机房转了一圈,这些电脑上蒙着积累了三年的灰尘,并没有发现哪台电脑自动开机。

“看来这个传说是假的。”

“你们看!”

我们的心还没有完全放下来,老六的一声喊吸引了我们的注意。我们一起走到最后一台电脑前,发现那台电脑的键盘和鼠标上竟没有灰尘,而且主机上还有半个小孩子的手印!

“难道……”

老大咽了后半句话,颤抖着伸手去摸了下主机又像触电般缩回了手:

“主机是温的,有人刚刚用过电脑!”

我们几个猛地又灌了几口酒,快速离开了机房。第一个现象算是被证实了,接着就是这楼角落里的哭声了我们现在一层检查一番,并没有感到什么异样,也并没有觉得楼上传来什么声音。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直接去三楼,看看通往四楼的楼梯上有没有小孩子的脚印。

不知他们怎样,反正刚刚那半个手印已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心里阴影,胆小如我紧紧地跟在兄弟们身后,生怕被落下。可是当大家走到楼梯前时,竟都站住不动了。

“怎……怎么了?”

我颤抖着伸出脑袋看向楼梯,尽管这只是通往二楼的,却已经出现了一行水渍形成的小孩子的脚印!

“第三个现象实现了……”

老大喃喃地说着,我的心脏仿佛早已停跳了。

“你们看,这水渍……”

老大将手机照相地面,我们这才发现那串脚印竟是走向机房的,也就是说那鬼孩子刚刚可能就在我们身边,也许在我们研究主机上的手印时,它就在门外看着我们!想到这,我们几个的酒都有点儿醒了,正在这时,只听楼道的尽头有声音传来,我们屏住呼吸,那声音呜呜咽咽,分明是小孩子的哭声!

“第二个现象也印证了……全部实现了……”

此时,所有人的腿都开始抖,不知是不是喝酒走肾的原因,我开始分外地想上厕所,可是被兄弟们制止了:

“老三,你别动啊。”

“为什么?”

他们几个直直地盯着我背后,看得我心里发毛。

“老三,你后边怎么有个小孩啊?”

我一下子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可是那哥儿几个忽然笑了:

“哈哈,骗你的,活跃一下气氛。”

但是我无法和他们一起笑,因为我真的看见一个小孩儿,就站在他们背后!

“哥哥,你们能帮帮我吗?”

清晰的童音在空旷的楼道里回响,这便是传说中消失在鬼楼的孩子了,所有人都在一瞬间止住了笑声。孩子挨着墙一步一步地向我们走来,只是看上去他比我们还要胆怯的样子。老大他们一直没敢回头看,只是在听到孩子脚步声的同时大喝一声“跑”,我们几个便齐齐地奔楼上跑去。楼梯上的孩子的脚印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我们也顾不上那些,带来的啤酒早就扔了,一气跑到了三楼,直到一个雪白的怪物冲我们怪叫着扑来,我们才大叫一声停下,东倒西歪地摔在楼梯上。

“我们会不会……会不会死?”

我喘着气问,设想好了各种死法,正说着,刚刚的那个孩子竟也跟了上来,刚刚的白色怪物也跃到了他怀里。

“哥哥,它只是只猫。”

听到这句话我们才稍微安下点儿心,仔细一看果然是只雪白的小猫正躺在那男孩儿怀里。

“那老师不是流产了三年吗?三年孩子能长这么大吗?”

二哥提出了质疑。

“鬼孩子应该不是按人的速度生长吧?”

老四也猜测起来,最后还是老大最先和孩子说话:

“你……是人是鬼?”

这一问,孩子“哇”地哭了起来:

“哥哥,你们帮帮我吧!”

接着,我们在孩子抽抽搭搭的哭泣中才渐渐明白了事情的真实情况:这男孩儿六岁,本是邻市一个普通的小孩儿,有一天在外面玩儿的时候被人贩子拐卖到了这里,他想尽办法才逃脱,不知该去哪儿,有一天路过我们学校就躲了进来,尤其是这没有人的鬼楼更是适合的藏身地点。因为害怕再被人贩子找到,他也不敢随便向陌生人求助。

至于鬼楼里流出的三个现象,电脑是这孩子用的,他想通过网络找到家人,可惜识字不多,也不是很会用电脑,所以没能成功;我们看到的楼梯的脚印是他洗手时弄湿了裤子和鞋,才一路留下了水渍;至于小孩儿的哭泣声,是他怀里那只小白猫发出的叫声,这种幼猫的叫声很像孩子的哭声。

事情到这里看似已经明了,但还是被老大发现了一些疑点:

“这楼都被封了三年了?难道你和这猫就在这里住了三年?你不吃喝吗?这猫看上去也就几个月大啊!”

那孩子一笑:

“角落那边有个窗户没有锁,我是从那里爬进来的,这猫也是。白天我就偷偷去食堂找东西吃。”

到这里,事情看上去好像已经真相大白。虽然我们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孩子和猫只在楼里待了几天,那些谣言却传了三年;也没弄清三年前那个老师是怎么跌下楼梯的。不过我们还是帮着这个小男孩儿联系警方,送他回了家。

我们以为故事的结局就是因为帮助这个男孩儿而让我们获得表彰,并让全校人知道我们勇敢地进行了冒险,打破了学校的诡异流言。

可是故事并没有因此结束。那个将传说告知老大的师兄每每在学校里看见我们都是一个劲儿地摇头。

因为流言的打破,校方决定重新启用鬼楼,开始了积极的整修工程。就在这期间,工人们又听见了孩子的哭声,而这次绝不是猫叫,而是真的边哭边找妈妈的孩子的哭声。不仅如此,他们还会经常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有时是在安慰着孩子,有时是幽怨地说着“还我的孩子,救我的孩子”。

工人们本就对鬼楼之前的传说有所介怀,加上亲身碰到这些现象,集体罢工。A大的鬼楼再一次荣登排行榜榜首,学生们又开始了恐慌,我们六人也忐忑不安起来——如果鬼楼的传说是真的,那么帮助过小男孩儿的我们会不会很快失踪?

因为第一次的冒险让我们成为了学校里的名人,私底下开始有学生怂恿我们帮助大家第二次揭示真相。我们想来想去觉得这事一定有隐情,不如积极面对一番。

这天晚上,我们带齐装备,第二次踏进了鬼楼。

和上次不同,由于最近的翻修工程,地板上堆满了各种装修材料,全楼的电也断了。我们小心地迈过那些杂物,地板上都是工人们走动留下的带着石灰和油漆的脚印,唯独有一串新旧参半的杂乱脚印,是通向楼上的。我们顺着脚印走到三楼,不等往上走就听到了轻轻的歌声。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唱着被人熟知的摇篮曲,歌声充满着母爱,也透着伤感的情绪。我开始退缩,但又不敢一个人往回走,只好硬着头皮和大家一起呆在这里。

那声音来自我们的头顶,我们关了手电,紧贴着扶手轻声迈上通往四楼的楼梯。在拐角处老大示意我们停下,自己伸头向上看了一眼,然后压低声音对我们说:

“四楼的楼梯口坐着一个女人,抱着个娃娃在唱歌。”

话音还未落,楼下又传来了上楼的脚步声,脚步虽轻,但是很快,不等我们躲藏好,两个抬着个麻袋的男人已经打着手电出现在我们身后:

“你们是谁?”

这一声让楼上唱歌的女人也停止了歌声,飞奔下来。那女人先是喜笑颜开地冲着男人们抬着的东西而去,半路上注意到我们几个,便停下来转向我们:

“就是你们?你们带走了我的宝宝?”

“宝宝?什么宝宝?”

我小声问身边的二哥,二哥也是茫然地摇头:

“不知道,不过起码现在知道他们不是鬼。”

我也不知这算不算安慰,但是我们的处境明显不好。老大向那麻袋看了看,又看了看面前的三个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对那两个男人说:

“你们是人贩子?”

两个男人脸色一变,一人掏出一把弹簧刀来。可是还不等那两个男人做什么,那女人最先扑了上来。或许是我站的位置太不合适,那女人把我扑了个正着,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我登时就喘不上气来。身边几个哥们儿见状赶忙扑了过来,五个人愣是没把这女人拉开。两个男人把刀一晃喊了声“别动”,那麻袋里的东西忽然动了起来,发出“呜呜”的声音。听到这声音那女人一下子放开我,转而扑向了麻袋,我这才再次得以呼吸。

我们眼看着女人解开麻袋,里面果然不出老大所料的是个被绑住的孩子。老大看一眼两个人贩子,说道:

“你们经常卖孩子给这个女人吧?第一次在这里碰到被拐卖的孩子我就奇怪怎么会有人把孩子拐到我们学校附近来,按理说你们都会避开人多的地方直接将孩子带到乡下。后来这楼解禁了,大家还说楼里有孩子的哭声和女人的安慰声。假设这还是和拐卖孩子有关,其实就很好想通了。本来我还不敢相信自己的假设,看到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我就相信了,她应该就是三年前失去了孩子的老师吧?”

两个人贩子听到这里冷笑一声:

“她是谁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这女人是个财神爷,总找我们买孩子。一开始我们还不敢跑到大学里来做生意,不过有了鬼楼的传说就好办多了,我们只要在深更半夜在你们学校后门把孩子给她,根本没人发现,就算有动静也可以算到挨着后门的鬼楼身上。现在鬼楼解禁了,这女人不知为什么总爱往这楼上跑。不过也好,她吓跑了那些工人,这里又成了鬼楼,我们交易起来反而更方便了。”

我们这边虽然在人数上占了绝对的优势,但看着面前两把锋利的刀刃,也没敢轻举妄动。就在这时,楼下警笛大作,两个人贩子立刻惊慌起来,我们互使个眼色,轻松地将两个人贩子拿下。

那晚报警的是师兄,他从图书馆回来的路上看到我们几个往鬼楼走,就担心会出事,所以一直跟着我们,直到他又看到两个男人进了楼,便立刻报了警。据师兄说,他曾经的室友就是在将一个走失的小孩儿交给警察之后不久失踪的,所以他一直对鬼孩子的传说深信不疑,并对我们非常担心。

不过,一切传言都在这晚结束了:三年前,一位女老师因为跌下楼梯导致流产,失去孩子的她渐渐开始产生幻觉,总是说她的孩子还在这楼里,久而久之对一些胆小的学生就产生了影响,有一些风吹草动就怀疑会不会是鬼孩子出没,时间一长传言越传越邪。那位女老师对于孩子的思念渐渐接近病态,领养孩子手续办不成,就开始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到了一伙人贩子,有机会就进行交易。师兄的室友帮助过的也是从他们手里跑出来的孩子,不久他的室友就被人贩子报复了。我们之前在鬼楼发现的孩子也是这样的情况。自打鬼楼解禁后,女老师便经常偷跑到鬼楼里,坐在她摔倒的楼梯处念叨着找孩子,这就是吓得工人们罢工的原因,也正是因此反而更利于了人贩子的交易,那些传出的孩子们的哭声也就不再被人们理会了。

一切真相大白,A大的诡事真相开始在网上传开,但是很快便有人提出一个疑问:三年前老师摔倒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

一票人在网上争论一番后有人揭示出当年有一个毕业生的论文被这名女老师判为不合格,并打了很低的分数,导致他最终没能得到毕业证书,他也因此扬言过要报复。学生们开始不遗余力地人肉这名毕业生,并对之进行谴责。

在这事闹的沸沸扬扬的时候,人们忽然有一天发现那名毕业生回到了学校,吊死在了鬼楼前的一颗树下。

是畏罪自杀还是含冤而死?人们不得而知,只是A大新的诡事传说又流传了出来,它依旧占据在大学诡事排行榜之首。

33个让人睡不着觉的真实灵异经历,夜晚慎入!(下)

(21)

33个让人睡不着觉的真实灵异经历,夜晚慎入!(下)

那 是我读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当时我们寝室住了6个女生,我和jj、D、Y睡靠窗的两张床,另外两个女生X、L睡靠门的两张床(靠门的床都只睡了下铺,上 铺放的行李。)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我是被摇床的声音惊醒的,因为我睡眠一直不是很好,晚上很小的声音都会醒。

被声音惊醒之后,开始觉得应该是上铺的D 去上厕所回来了,当时我还在想:D胆子那么小,竟然还敢不开灯就去上厕所(我们寝室晚上床头灯有电。)。

但是马上我就觉得不对了。因为我听到了蚊帐外有脚 步声!当时我人就完全清醒了。

从声音听,鞋子应该是松糕鞋,因为我记得那时非常流行那种高高的鞋子。

踩在地上是那种很厚实、沙沙的声音。这时我已经能肯定 不是我们寝室同学了。

“她”在寝室中来回走了很多轮,并且在每个床的旁边都停留了一下,包括我的床~!

我很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想把灯打开,把同学 叫醒,但是做不到。大概这种声音一直持续了有一个小时左右,不仅可以听到“她”走动的声音,还可以听到搬动椅子,翻塑料袋的声音。

这时我听到脚步声似乎是 朝我们寝室门口走去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从床上坐起,把灯扭开,拉开蚊帐,一边往寝室门口看一边大声喊睡在我对面的jj。但什么都没有看到。

JJ 听我说了情况之后从床上起来,走到门口看了一下,对我们说:“门是反锁的!”那一下我们都呆了。

第 二天L打了电话给她妈妈,她妈妈答应晚上来陪我们。可能是因为有大人相陪的缘故,我们都睡的很安心。

但是没想到,早上起床之后,L的妈妈就对L说:“今 天晚上无论如何你都不能睡在这里了,和我回家睡。”然后对我们几个说:“你们几个长沙的也回家,外地的就去其他寝室。

不要睡在这里了。”我们听了这话都十 分害怕,问L妈妈原因她怎么都不肯说,只是要我们去和管理员说换寝室。

我 们找到管理员,要求换寝室,管理员立刻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很快,我们换了寝室,并且遵照我们的要求将木床换成了铁床(据说铁的东西可以辟邪)。

直到很久 以后我才听L说起她妈妈那天晚上的遭遇。据说L妈妈在凌晨2点多左右被一阵很猛的敲打瓷盆的声音吵醒,然后就觉得有人在掀她的被子,L妈妈想起来盖被子, 但是觉得有人压住她的腿,她根本就无法动弹。

因为她是信基督的,所以她开始向主祷告,一直过了半个小时,她才慢慢恢复……

搬了寝室之后确实也平静了,但是由于我受到惊吓,一直失眠了一个礼拜才慢慢恢复。其实后来我们还是听到过一些奇怪的声音,但是都是在寝室外,没有在寝室内遇到过了。

(22)

我的学校是职业学校,所以职业的缘故,所以,我们班女生很多~ 我的一个同学喜欢业余去各个的厅跳舞,故事就是她去白银时发生的

她和男朋友,还有一个女孩子一起,当她们坐上计程车后,我同学和那个女孩坐在后面,她们中间空着,可是,同学总觉得中间有人~

可是,当有机会说给他男朋友听时,她男朋友说她乱想~ 到达白银后,这种感觉一直没有消失。 当她们在化装间时,那个女孩悄悄告诉我同学,说从一出发就觉得有另外一个男人跟着他们~

我同学当时很怕,可她男朋友还是不相信,于是,我同学决定她和那个女孩一起闭上眼睛,然后指一个地方~

当她们睁开眼睛时,竟然指着相同的地方~ 演出完后,他们在一个旅馆住,晚上,我同学看见一个很凶的男人走过来,掐住她的脖子,说:“让你多嘴!”同学怎么叫也叫不出来,后来终于叫了出来~她男朋友陪她一晚上 。

回到兰州后,她和男朋友去照自拍照,当照片出来时,我同学差点晕到,因为那个照片上,在她和男朋友中间,那个男人张着大嘴,很凶的样子~

就是这样,我看了照片,后来同学把照片烧了,所有的照片上都有那个男人。

(23)

我妈妈生肠胃病2年多了,住了2次院,检查结果都正常。但每天只能吃一两左右的稀粥,还经常涨气,人消瘦到不到70斤(158的身高),昔日的同事都认不出她来了。

前 两天老家来的几个舅舅来看望她,其中一个舅舅的老婆是一个神婆,我一向很鄙夷,认为是招摇撞骗之徒。

但这几个舅舅都很好,对我妈妈很关心,上个月听到我 妈妈病成这样,在电话那头都哭了,这次结伴来看她。昨天中午我妈妈精神比较好,和几个舅舅到西湖边逛了一圈,也不觉得累,好像精神不错。

下 午下班回到家,觉得家里好像很肃穆,小舅舅在客厅有些手足无措,我到我妈妈的卧室,我妈妈居然在跟自己说话:你真可怜,这么多毛病,瘦成这样。。。

我的 第一反应,是我妈妈精神压力太大,精神有些失常了。问我舅舅,他说大概5点左右,我妈妈突然大哭,有些声嘶力竭,然后就开始这样了,据说是肚仙进入躯体 了。

肚仙是我们那里人都相信的一类神怪之类的东西,会给人看病,能算命,通常是附在人身上的,我那个舅妈,就是作肚仙附身状,给人“看病“的。作为从小就 接受无神论的我,当然不相信这一套。

在房间里观察了一会儿,我那个神婆舅舅一直在陪“肚仙“说话,我以为这是在敷衍我妈,由着她的性子,可以让我妈平静些。

乘我舅舅上厕所的机会,我问他是不是只是在安慰我妈,他说确实是在跟肚仙对话,叫我不要担心。我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饭 后继续在房间里陪我妈,我舅舅向肚仙“引荐“我,“肚仙“朝我笑了,说这是这份人家的小儿子,还说我很好,就是有一点不听话(我跟女朋友的事,家里人是 反对的)。

接着问他一些问题,她都以肚仙的身份来回答,而且很严谨。问他什么时候来的,她说是下午来的,我舅舅求了她2年,这次就跟我舅舅一起来了。

我试 图要证明肚仙是不存在的,就问了“肚仙“我的隐私问题,她好像也都知道,而且态度很鲜明(也许是我被我妈妈引导,顺着她的思路走,所以主动权在她手上,觉 得她说都没有破绽)。

后来摸我妈的手,觉得里面的经脉跳动的非常厉害,但人看上去很平静,她解释说是在给躯体治病。到9点多,说要给躯体洗脸洗脚,过了会 儿“躯体“就睡了,“肚仙“也就走了,并说第二天晚点会来。(我临睡前去看我妈,她还在跟自己说话,也就是说“肚仙“还在,具体什么时候走的,我不得而 知)。

整个晚上都没睡好,醒来就想这件事情, 早上起来头很疼。上厕所看到我妈妈在刷牙,试探地问我妈还认识我吗?她好像恢复正常了,说昨天肚仙给她看过病,还说 肚仙比她本人还了解病情。

后来我外婆打电话过来,我妈态度好像不是特别好,叫我外婆不要去求神拜佛,那时没用的,是在走弯路,只有我那个舅舅走的是正路, 帮她求到了肚仙。

早上感觉我妈妈好像不像以前那样和声细气的跟我们说话了,也不带商量的口吻,唯“肚仙“是从。

我 现在还是相信我妈妈的肚仙是臆想出来的,但是为什么来之前会突然痛哭(早上我妈妈还就此问我舅舅,我舅舅说是因为肚仙第一次钻进来),而且说话很有逻 辑,也找不出破绽,第二天又恢复了。

而且我舅舅又说的霎有其事,让我都有点动摇了。我另外一个小舅舅因为是信耶稣的,所以“肚仙“一直让他回避,态度很 凶,以前我妈妈信佛,有一个念佛的小盒子一直开着,会播放经文,昨天她突然很凶的说把它关了,否则就砸碎它。

昨晚因为跟小舅舅睡,就问他对这现象的看法, 他有些害怕地说,现在麻烦大了,是鬼上身了,而且这个鬼很贪心的(按我那个神婆舅舅的说法,这个肚仙是来救人的)。

而且他说这种情况他以前也亲眼见过,最 后那个鬼是走了的,看我半信半疑的样子,他说舅舅不会骗你的,我当然相信我舅舅,但是他可能也被表象蒙蔽了。

上班了,一直精神恍惚,就上来把这件事情写出来,我想大多数人还是会把它归结为压力太大,以至精神失常,或者抑郁症,但是像这么有根有据,而且很有逻辑,找不出破绽,确实很让不可理解。

(24)

我爷爷信了一辈子天主教,我也是个虔诚的教徒。所以当学校里的老师要我摘下胸前的十子架加入共产党时,我说:不。

这件事完完全全是真的。 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班级里有这么三个人,一对双胞胎,和一个凶人,之所以叫他凶人,是后来我爷爷告诉我的。暂且先叫他易吧。

那年暑假的一天,本来是学校要求的返校日,也许是天气太热的缘故吧,去的人很少,他们三个也没去,其实也不奇怪,他们一直是一起玩的。

下 午回到家里,爷爷告诉我那对双胞胎落水了。村里人正打捞他们的尸体,等我来到河边的时候,其中的弟弟已经被捞了出来。

村长告诉我,是易跳着回村,告诉乡 亲们双胞胎落水的。原来下午的时候他们三个一起去河里游泳,双胞胎中的弟弟不小心掉近了河里的暗洞,哥哥去救的时候也被拉了下去,易当时在不远的地方,被 这突发的一幕

吓傻了,等他回过神来,河里连气泡都没了。 傍晚的时候,哥哥的尸体也被捞了出来,由于双胞胎的父母外出打工,尸体只好被安置在教堂里。

我记得那晚雷电交加,吓得我只得躲在爷爷家里。在雷电之余,爷爷悄悄的告诉我,那个易是凶人,以后别跟他玩了。我茫然的点头。

半年后,我听到了村长跟我爷爷说的话,易的父亲在干活时昏了过去医院确诊为肝癌晚期,我很惊讶,易父亲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力士,年到头只穿单衣连感冒都不曾有过,怎么会……

三个月后的葬礼,我又看见了易,本想过去安慰他几句,可爷爷拉住了我,说出了令我诧异的话,还没结束,你不能过去。

记忆中,爷爷的话总是对的,我无可辩驳,乖乖的坐着。

又是一个月的周日,早上我和爷爷一起去教堂做弥撒,忽然村长跑了进来,原来易的母亲死了,是从二楼掉下来摔死的,现在要神夫去做仪式。爷爷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说出了两个字:凶人。

很多年过去了,爷爷也已经去世多年,但那件事我却记忆犹新……

(25)

我姥姥家在一个小山村里,那里奇怪的事情很多。每天晚上天一黑,老人就不太愿意让孩子们在外面玩了,他们都说害怕小孩碰上不干净的东西,我是很喜欢听别人讲关于灵异的事情,所以我也听到了很多,一件一件的说吧!

先 从自己亲人身边说吧,我妈妈说,我爷爷生前是个身体很虚的人,这样的一般阴气都很重,容易被附身。

有一年冬天的时候,爷爷突然变的呆呆的,一直坐在炕 上,(北方的农村冬天很冷,一般都有那种用土弄起来的床,烧的暖暖的,人们都坐在炕上)谁都不理,别人跟他说话他也不回答,除了吃饭和喝水什么都不干,整 日整夜的坐着。

家里的人都吓坏了,农村的人一般都很迷信,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去请了个老爷(我们这边有一种人可以让神附体,人们都叫他们老爷)

在 那个老爷用桃木剑和符纸相逼下,爷爷开始说话,可是说话的口气和神态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爷爷一边哭一边说,不要打我啊,我说,我说,我是XXX,我死了 以后,没有人给我烧纸啊,我现在都没有安生的地方,也没有钱…。。。

老爷听完了就对那个鬼说,你快点到你该去的地方,你没钱我们会给你烧点钱的,不要再来 折磨人了。

那个鬼刚一答应,就看见我爷爷突然一下倒在炕上,我奶奶赶快跑过去掐他的人中,掐了很久才醒来,爷爷醒来后一点也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看着一 屋子的人直发愣。

原来那年村里发生一起凶杀 案,一家的男主人被他老婆和弟弟一起杀死了,尸体扔到了一个枯井里,听说死的那天很惨,因为爷爷和他们家住的很近,还听到了他的 惨叫声。

案子破了以后,他老婆和弟弟都被捉了起来,他的父母死的早,也没有孩子,所以没有人管他。他的魂只好四处飘荡,最后附到了我爷爷身上。

我爷爷好了的第二天,奶奶就去烧了很多纸钱,以后就没有再发生这种事了。

以下所说的都是我朋友所经历的。

我 有个朋友,家住在郊区的平房里,那个平房就像一个四合院,是解放前的一个地主家,听说还曾经发生过姨太自杀的事情,现在那个院子由几家人分住,只有一个 小房间的门一直是锁着的,我问朋友,她说她也不知道,从搬进来的时候就一直是锁着的。

这个院子所有的住户里,她们家的方向最阴冷!所以他们遇到的怪事特别 多。

每天半夜的时候他们家放在地上的脸盆都会在地上动来动去,铁和水泥地面磨擦的声音很清晰。

而且每过那么些日子,半夜的时候,那个一直锁着的屋门,就会猛烈的摇晃,就像有个人在里面使劲的摇。每到那时候,他们家的那只狗都会发出凄厉的叫声。

朋 友说,在她小时候的一晚,很晚的时候,她喊饿,她爸就带她去外面吃烤羊肉,家里只留下她妈一个人,于是她妈就先睡了,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见门被很重的 推了一下,她妈就喊了一声,你自己拿钥匙开。

于是,就听见门开了,有个人过来躺在了身边,她妈太累了,也没有睁眼看,就又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她妈发 现她爸没有睡在床上,而是在沙发上,一问,才知道,她爸昨天晚上很晚才回来,不想吵她妈,就睡在了沙发上。

而且她妈听见门响的时间和她爸回来的时间也不一 样,正在两个大人争论的时候,就看见她指着门边的一个角落说:爸爸,那有个叔叔!

(26)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事。

那 次跟同学一起晚上去山上玩,天气不太好,有点冷,又是午夜12点多了,大家在一块空地上点了一堆火。火烧了一下,没柴了,就分头去拾柴火,有两个刚上去 一下,就尖叫着跑了下来,问他们什么事,两个人颤抖的说“有鬼”他们说上面有个女的穿个白衣服长头发的,一个人在上面。

我们都不以为回事,唏嘘两句旧没事 了,他们做死的说是真的,可就是没人信,都说有人又不巧,别人住上面的。

后来由于人太多,就把火分成3堆,过了大约半小时,那两边的人都过来了,忽然正对着那两对没人看管的火的两个人大叫,鬼鬼鬼,

大家回头一看,都尖叫起来,那两堆火四处移动,而且完全排除风吹的可能,那两堆火不是同一方向的移动。

大家想想刚刚那两人说的话,越想越不对,这么晚了,怎么会有女的独身一人 在这里,再说了这山个面也没有人家啊,大家这才感觉事情不对跎,忙扑灭了火下山去。

走到山脚是却又看到一个女的,这次可是全部看到了,白衣服,长发,就在我门前面,我们刚犹豫一下,就不见了那人影,走前点一看,只看到一块十分烂的墓碑斜倒在那里,碑都是黄色的了,墓已经被人踏平了,大家经过是都作了个揖,然后狂奔下了山。

(27)

这种事以前我都不信的,但是后来我的小侄女身上就发生了一件事。

我 老家是在一个很古老的小镇上,老街一带基本上都是明清时的建筑物,木质结构,而且那时的建筑物通常都有一个很大的大堂,也就是今天所谓的客厅。

老房子本 来就光线不足,加上年代久远,就变得阴暗潮湿。我三姨家就是这样的房子。

小侄女刚出世,就特别爱哭,尤其是一经过大堂就哭的更厉害,怎么也哄不住,大家开 始还都以为是婴儿的正常表现,也就没管。后来慢慢的大了点,就发现她经常是望着一个地方哭,哭两声就拼命要人抱走,大人还只当她不喜欢屋里的黑暗。家里第 一次察觉不对时是在她两岁多能说话的时候。

有 一天,我姨父抱着她经过大堂,她又望着大梁的角落上,怯怯地说:“爷爷,你看,你看,她的眼睛好吓人啊~~~~~“

可姨父转头望去,什么都没有。可她还 是使劲的指着那个方向。从此以后她每次经过那里都会指着那个地方对人说:“你看啊!你看嘛!她的眼睛好吓人啊~~~~“

后来我听三姨说,他们家以前就有个女孩子不止一次看到过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现在小侄女看到的也可能是同一个。

大概后来是请了人去家做了法事吧,再也没听说小侄女成天的哭了,也不怕到大堂里去了。我小时候也常看见有人影从旁边一闪而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28)

这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本没把它当回事,可是老婆觉得我应该把它写出来让大家看看,我就给大家说说。

七, 八年前,我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朋友,那时唯一的爱好就是打台球,打的有些痴迷。并且在我住的地方已经找不到对手了,很有些胡同冠军的风范,于是,经 常晚上到城南的闹市区去寻高手玩。

高手云集的地方是一个大型的地下娱乐城,里面有几十张球桌,我几乎每天都在里面泡,和里面的人也都很熟。

那天晚上,时间 并不算太晚,也就九点多钟,因为打的不怎么顺手,早早的结束了战斗,就准备回家了。

那个娱乐城是在地下,有四个出口,我每天经过那个出口是再熟悉不过的 了,我走上台阶,出了出口,外面很冷,我想尿泡尿,就在墙根尿了一泡。

再一回头时,发现有些不对头,当时也没看出来是什么不对头,就是有种很怪的感觉弥漫 开来。我居然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大家应该知道,这段路是我每天都走的,当时我知道应该穿过那条短短的小巷然后就会找到最宽的那条路,顺着那条路走就应该是 我的家。

可是,眼前的景物是那么的陌生,霓虹灯,商店牌匾,树,都和我记忆中的迥然不同,我仿佛被飞机空投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那种惶恐的心情没有办法用语 言描述。

我四处乱走,越走就越陌生,我害怕了,这个地段我是最熟悉不过的,不应该有陌生的感觉啊,可是,这的的确确不是他妈的作梦。

四周一个人也没有,什 么声音也没有,我就象一个外星人来到了地球上那样。

我张口就骂人,我操他姥姥的,没有用,还是不认识路,我掏出烟点着,心里想,操,不就迷路了么,大不了 不回去了,再回娱乐城接着玩,不过,找不着路的事情可不能跟别人说,忒丢人。

再回头找那娱乐城,没有了,消失了,20层的一座大楼,不见了。这时,我才真 正的感到了恐惧,老天啊,帮帮我吧,我又点了根烟,乱走了起来,刚拐过一个陌生的小巷,脑子里好象--哗---的一声,眼前的景物我认得了!

所有的东西我 都认得了!我找到回家的路了,我也看到那该死的娱乐城了,那高楼就在我的眼前!

这时我看了看表,我整整转了半个多小时,我又仔细的看了看四周,情景一如既 往的熟悉,高楼,霓虹灯,牌匾。

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想找找刚才走过的路和看过那陌生的景象,却怎么也找不到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去那地方玩台球 了,从此以后,我很少夜里出门。

(29)

说一个我大学同寝室同学家里的故事。发生在她的妈妈身上,他保证事情的真实性,谁也不谁拿自己的母亲开玩笑的。

我的同学家在黑龙江省嫩江县的农村,在他小学4年纪的时候。一天他家院子里闯近了一只黄鼠狼,她妈妈拿着棍子去打黄鼠狼,把黄鼠狼打了一下,没有打死,让它跑掉了。

过了没有两天,他的妈妈突然就昏了过去,醒来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谁也不认识了,满嘴胡言乱语,说话的内容和口气,语调都成了另外的一个人,她妈妈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到第二天仍然没有好转,家里人就去请了阴阳来给她妈妈看,做了法式,很快他妈妈就正常了,别人问她这两天的情况她一点都不知道,说就象做梦一样,这两天什么都不记得。

很多地方都传言黄鼠狼会勾人的魂。

(30)

嘿 嘿,我爹身上也出现过类似的事情,那时候我爹还小,也就10岁左右吧,在外面玩时见到了一只黄鼠狼,就和几个小孩子追打那只黄鼠狼,后来把它赶的走投无 路,掉到了一个冰窟窿里,几个小孩发现没什么玩的了,就各自回家。

结果那天晚上,我爹就开始发烧,闹人,说一些他那个年纪的孩子不可能说出来的话,一连折 腾了好几天,后来找人看过了,也就恢复了正常。

据我爹回忆,他每次都有自己掉在一个很冷很黑的洞里去的感觉。

(31)

在我18岁那年,经历了我也许一生都不能忘记的事情。

那是一个夏天,在农村一般都是3层楼,晚上太热了,大家都到楼顶上去睡觉。我隔壁住的人比较贫困,在村子里我管他们叫叔。

他们没有楼房,住的是瓦房,那么矮,我们在3层楼上睡觉,什么事都看的很清楚,当然,只是院子里的。

隔壁有个老太太,按照辈分,我管她叫二奶(不要乱想,她有个姐姐我叫大奶的)。

她已经死了至少5年了。我们那里有窑洞,生前她一直住在窑洞里。死的时候很高寿,具体多大我不是很清楚了,只知道她的儿子还活着,已经73岁。

我二奶奶死了以后,窑洞一直空着,没人去住过。就在那一年的春天,从外地来了一对夫妻,大概40多岁,在那里住下了,一个月50块钱吧,白天就出去做点小生意。就这样住了3个多月。

事情发生那天晚上,我正在楼顶上和朋友聊天,是我高中的同学,聊到半夜2点多了吧,或者是1点多的时候,突然,从隔壁传来哭声,

我那个朋友不是这个村子的,他当然没有太多的恐慌,只对我说,怎么半夜有人哭啊,真是的。但是我明显的感到不对劲了,因为我从小到大,二奶奶对我很好的,她的声音什么的我再熟悉不过了。而当时的哭声,分明就是她的声音!

当 时我想我的脸已经白了吧,我不知道用什么话来解释眼下的情景,我也不知道怎么对我朋友说。

只是想,希望只是我们2个能听的到罢了,我不告诉他,过会就没 事了吧,二奶奶生前对我那么好,应该不会害我的。但是这并不是针对我们2个人的,附近好多人都在楼顶睡觉啊,他们也都听到了。

隔 壁院子的灯很快亮了起来,我看到我叔叔几个人跑进了那个窑洞。哭声还在继续,然后人们出来了,我看到那个外地的女人被拉了出来,是她在哭!

院子里的人都 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我朋友说,40多岁的女人怎么哭的象个老太太?他当时哪里知道何止是象啊?根本就是一个老太太啊!

再后来,院子里来了好多人,而那个女的继续在哭,他的男人用巴掌“啪”“啪”打她了好多下,她只是哭。

最后她说话了,原话我不记得了,大概是这个意思,说自己儿子不孝顺,盖了新房子,却不把她的东西拿过去,还说非叫她儿子马上赶过来。

村 里的老人说,你儿子70多岁了,这深更半夜的,怕跌倒摔坏了怎么办啊?

但是无济于事,她还是坚持要自己儿子现在赶到这里。最后没办法,有人去叫她儿子,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她儿子来了,从窑洞里拿出一个箱子,里边有老太太生前的一些衣服。

然后公鸡打鸣了,那个女人就不再哭了,突然看见一院子人围着自己,吓 了个半死。人们问她,她却一点都不知道。天亮了他的儿子放了放鞭,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我 想这大概就是老人常说的鬼上身吧,阴魂不散。但是好象村子里的人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恐慌,好象这并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一样。

我问我爸爸,他也说,人死了 是有魂的,有什么奇怪的?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可真的是有够刺激,从那开始,我也不得不相信鬼神这些说法了,毕竟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

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保证是我亲身经历的,绝对没有掺一点的假,我家在古城洛阳,当然相信不相信,是你的事情了,不信我也没办法。

(32)

爸爸是军人。完全的唯物主义者,但他告诉我的那个故事实在是让我汗毛倒竖。

爸 爸小时侯住在北方农村,秋天收获后麦子堆在麦场上怕个风吹雨淋的,所以每天晚上必然会有个人睡在麦场上处理突发情况。

那次我爸守麦场,小男孩子心里没 事,很快就睡着了,刚睡不久,他就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弄醒了,睁眼一看,面前立着一个黑衣女子,长相丑陋,扎一条大辫子,面部表情因痛苦扭曲,张嘴咿咿呀呀 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爸爸只是觉得烦人,便没有理她,自己抱起铺盖卷到麦场的另一头睡下,睡知道又是刚睡着,那女子又把他吵醒了。如此这般一夜往复了几次 他终于忍不住了,看那女子又诡异,爸爸只好往家里走,可惜大门上了锁,于是他就蜷在门口睡了一夜。

那女子也并没有追过来。后来奶奶告诉爸爸那女孩子是个疯 子,村里人怕她伤人,就用铁链套住她的脖子,把她栓在房子里,没想到把那女孩子活活勒死了。

当时这样的女孩死了就跟死条狗差不多,大家七手八脚把她扔进了 一口枯井(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人死后不能土葬),再把井填上,而麦场正好在那井上。也许那女孩子觉得自己死得冤枉心里不服又被压住不能转世才只好晚上徘徊 在麦场上。

(33)

黄鼠狼真的会“修炼”,会“通灵”吗?

反正长辈们都是这样说。而且周围许多人见过黄鼠狼学着人的样子做事。

最近,一个平时正常的邻居女人突然疯了,几位会通灵的先生都说她是被黄鼠狼“觅”到了。后来有位先生给她开药,这个女人边喝边说:喝吧,喝吧,喝死你!

而且她现在的食物喜好也和黄鼠狼一样,吃东西快得神速,几分钟可以吃掉一大锅鸡肉或牛肉。

她生病后也都是沿墙根走路。 这简直太奇怪了。我的舅爷,小时侯打草时,还亲眼见过狐狸练丹。我都怀疑是他编谎话骗人!但后来证实不是的!

谁说动物一定要比人傻?动物也可以有高智商,这个我相信。

但我不明白两件事:一、为什么偏偏是黄鼠狼?而不是聪明的猴子、猩猩?

二、只是聪明也就罢了,为什么会对人产生那种奇怪的影响?是不是科学还没有研究到的什么磁场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