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校园楼梯鬼故事(校园鲁迅像的鬼故事)

作者:黄坤瑞 日期:2021-07-30 21:00:01 浏览: 分类:校园鬼故事

鬼故事:学校里的怪谈

鬼故事:学校里的怪谈

被遗弃的墓地,在夕阳的单色

小沙,小空和阿宝是同系同班的好兄弟,他们就读的大学位于某市的郊区。男生宿舍的二楼的过道有200米长,过道两边是废弃的实验室,大约有十几间那么多,前,中,后有3座楼梯通往二楼,阴森恐怖,除最后一条通往三,四楼寝室的楼道有一盏暗暗的过道灯,其余的地方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一天,小空和阿宝,晚上上网回寝室已是晚上十点,小空带着一丝颤抖对阿宝说:“有胆到二楼上厕所吗。”“你敢吗,你敢我就敢。”两人径直走上二楼,心里都十分紧张。“走,上厕所去。”进了厕所,四周很黑,但没啥异样。他们放松了警惕,阿宝不以为然地说:“小空,不过如此,以后我们长来。”正在此时,仿佛听到了一点声音,是脚步声,穿着拖鞋,“啊,救命。”两人连爬带滚逃到了四楼,回到寝室。

小沙正躺在床上背单词,看见他们两个失魂落魄的样子。取笑道:“见鬼啦?”“你怎么知道?”小空下意识地回答。说着两人便把前面的事讲述了一遍。小沙天生胆小,不过挺灵活的,还是硬撑着说:“开玩笑,哪来的鬼?我不信。”阿宝不服气:“你不信,有种跟我们走一趟吗?”“我是没空跟你们瞎编,后天,英语考试,单词背了吗?”说着,又躺到床上背单词了。

考试之后,三人感觉都不错,决定去校外的网吧,比试一下[反恐精英],一致同意来它个通宵,两天前的那一幕,早就忘得九霄云外了。又是十点的时候,小沙和小空的眼皮都。开始打仗了,惟独阿宝还玩的兴头上。小沙说:“哥们儿,我们回吧。”“我也撑不住了。”小空昏昏欲睡。“你们扫兴不扫兴,说好通宵的!”阿宝不高兴了“要睡,你们回去睡去,我还没玩够呢。”“对不住您啦。”说话间,小沙和小空离开了网吧。

来到宿舍底楼,小沙突然说:“你们不是说二楼很刺激吗?今天你干吗不一人尝试一下,说不定有新收获。”小空学着阿宝说了一句:“你敢吗,你敢我就敢。”小沙说道:“我对这事不感兴趣,还是你上吧。”小空知道小沙胆小,准备吓吓他:“好吧,上就上,我们俩分道上二楼,你在过道灯那里等着我,我从这里上,在那里我们汇合。”小沙应了一句:“好。”两人分开了,小空并没有直接上二楼,而是跟在小沙身后,保持一定距离,走向二楼,由于距离较远,加上二楼灯光很暗,小空隐隐约约看见小沙在往黑暗处张望。心想:这下你死定了,非吓破你的胆不可。

小空蹑手蹑脚地来到小沙身后,用力拍了一下小沙的肩膀。谁知小沙没任何反映,也没回头,小空又拍了两下,小沙回头了,眼珠向上翻,嘴张得老大,发着非常奇怪的声音,小空顿时傻了眼,一屁股坐在地上。小沙哈哈大笑:“我早就用余光看到你啦!想吓我。”小空这才知道中了计,站起来打了小沙一拳:“你小子反将我一军,吓死我了。”两人吵闹之间,二楼的灯熄了,黑的叫人害怕,嗒,嗒,嗒,又响起了那熟悉,恐怖的穿着拖鞋的脚步声。瞬时间,过道两侧的实验室的门都打开了,几百双绿眼睛向他们逼近。小空见势不对,拉起小沙就想跑,哪知小沙拉起他的手不放,并立定原地不动,当小空回头看时,站在他身边的也是双绿眼睛。

鬼故事:学校里的怪谈

小空拿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向拉住他的那只手砍去,然后拼命往四楼跑,以前特别热闹的“男生一条街”,今天一个人也没有,小空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打开寝室大门,看见室友甲,正在啃自己的手臂,看到小空开了门,便向小空扑来。小空扭头就跑,快跑到四楼的楼梯口时,那一双双绿眼睛已追了上来,小空走投无路,与其被你们吃了,还不如跳楼自尽,小空豁出去了,爬上中间的窗户,一闭眼,跳了下去。他感觉没落到地上,定睛一看,他摔在一堆白布上,同时,一条条白布,正从女生寝室那里向他飘来。

经过一夜艰苦的战斗,阿宝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寝室,在他的眼里一切和往常没有区别。他觉得好累,眼睛里充满着血丝。寝室里没有人,在他认为他们都去上课了。没有多想,连衣服都没脱,就一头冲到床上,抱着软软的枕头,睡着了。他醒来已是中午十二点了,可是寝室里还是没有人,他觉得很奇怪。便来到食堂找他的兄弟。终于,看见他一夜未见的兄弟们。本想与他们大声交谈一翻,但是没有一个人搭理他。更令他纳闷的是,整个食堂都悄然无声。一双双眼睛都在注视着他,但当他把头抬起时,他们便又把目光收了回去,这顿午饭便在十分安静的情况下进行着。

今天是星期三,下午没有课时安排,大家吃完午饭就回到了寝室,往常大家都会开心的聊聊天或着运动运动,打打篮球。今天,谁都没有兴致。个顾个的干着自己的事。不知不觉,天黑了。每个星期三是大家定的“全民洗澡日”,今天也不例外,到了时间,虽然大家不说话,但都不约而同的拿起了洗澡用具,起程去洗澡。一路上,仍然一言不发。阿宝这人天生心粗,没有察觉到什么,反正你们都不说话,我干脆也不说话,一路来到学校澡堂,更衣洗澡,“真舒服!”洗个澡,对一夜没睡的阿宝来说是件挺棒的事。“哎呀,洗发水用完了,不好意思,沙哥哥,借点洗发水用用。”但小沙却没反映。阿宝揉清眼睛,发现大家都用诡异的笑容对着他,使他非常不自在。身边忽然有一股血腥味,这才看见自己头上流的不是水,而是血。

此时,再看周围的人,都露着尖尖的牙齿,眼睛发绿光。说是迟,那是快,阿宝撩起毛巾,一个劲地冲出澡堂。一路上,头也不回,这时最能看出人的本性,阿宝的求生一点不漏的表现了出来,因为没来的及穿鞋,他光着脚就出来了。脚被地上的石子磨得都是血,然而,他还是不故一切的,尽可能快的跑着。

逃出校门,说也是巧,正好停着一辆出租车。阿宝也没多想,上去在说。正要上去的时候,车上下来一个人,是大胖,他昨晚回家拿东西了,他看到阿宝的这身打扮,不解地问:“你在干什么!”阿宝二话没说把拖上车,叫司机开车。车启动了,阿宝这才放心,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大胖,大胖胆子大,就像他的身体一样。他安慰阿宝道:“我先把你送回家,再到学校探个虚实。”不一会儿,到了阿宝的家,阿宝下了车,目送大胖离去,这才上了楼,阿宝的母亲,正在切菜。阿宝开钥匙进门,母亲问了一句:“怎么今天就回来了。”阿宝平时挺硬的小伙子,哭了,同样,把事情告诉了他妈妈,母亲这才转过头,阿宝发现,母亲也有着一双与他兄弟们一样的绿眼睛,他想逃,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大胖坐在出租车,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处理。突然,一道耀眼的白光从驾驶座经过,白光消失后,司机不见了,大胖一脚踢开车门,打算跳车,可他身边出现了一位白眉长须的老者。大胖镇定自若:“难道你是鬼派来的使者?”老者笑道:“我不是鬼,但我也不是人,与鬼有一念之差,俺是天上来的仙。”

老者继续说道:“这几日,凡间妖气过重,所以我得亲自下凡看看,果然不出我所料,现在的情况,正是百年不遇的‘鬼潮’。”“‘鬼潮’”大胖有一点摸不着头脑。“对‘鬼潮’,所谓‘鬼潮’就是指群鬼出山,遇见凡人便呼出妖气,使之也变成鬼,这样慢慢扩散,直到所有人都变成鬼。”“这不是太没有天理了。”大胖很气愤。“这是因为有那么一群恶鬼连阎王爷也关不住他,他们出来无恶不作,残害百姓。

这次下凡的主要目的是挑选一个勇者去降妖伏魔,你胆识过人,身体强壮,是合适的人选。”“我说呢,看你也不像是他们一伙的,老头,你放心,即使你不下凡,我也会去探个究竟。”“就这样去,送死啊!让老夫助你一臂之力。”说着,老者两手一拉,手中间出现一把金斧,亮晶晶的,叫人睁不开眼。“接着。”“啊,好重,叫我拿这去杀妖,还没杀呢,就先被压死了。”老者没有接话,将手放在大胖的肩上,真是奇了,一套银甲呈现在大胖身上,从头到脚,全副武装。老者还将一条项链挂在了他的头上,大胖摸着这漂亮的铠甲,抬起头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老者早已不见。车依然开着,只是无人驾驶。

方向盘不动了,车向一栋楼房撞去,“轰”,大胖想自己一定死了,他动动胳膊,完好无损。可自己还躺在火海中,却一点都不觉得热。慢慢地走出火海,身上的铠甲和手中的金斧仍然闪闪发光。“我拿得动这把斧头啦!。”大胖大吼一声,向学校跑去。

因为是早上,学生们没有露出原形,只是个个眼神都很邪。他们看见大胖的这身打扮,害怕的躲进了教学大楼。大胖从校门进入,一路上,没看见一个身影,踏在枯黄的树叶上,“咯吱,咯吱”的响。大胖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他,当他一回头,那个身影就消失了。大胖知道他们在打量他,他想起以前外婆跟他讲的鬼故事,其实人怕鬼,鬼也怕人,不管那个鬼有多厉害,没弄清你的来历,他是不会下手的。又何况今天大胖打扮的那么奇形怪状。大胖偷笑“原来你们也有害怕的东西。”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四周还是没有动静。大胖来到教学大楼,顺手去开过道灯,不亮。他摸黑上了二楼,去开过道灯,还是不亮,直到五楼,没有一盏灯亮,也毫无声音,一切静得可怕。他下了楼,决定去阿宝出事的澡堂看看,进了澡堂,烟雾弥漫,龙头里仍然流着鲜血,满地都是血,但除了流血的声音,还是没有别的声音。他搜便了所有大楼,没有异样,大胖泄气了,他打算离开学校,去找那个老仙。可当他来到校门口时,发现在男生宿舍不远处有一个方形的建筑,走近一看,是一个小房间。有铁门锁着,看得到里面有一条通往地下的楼梯。大胖二话没说,敲开了锁。走进小屋,很随意的打开开关。灯亮了,不过这灯的颜色是红的,就像太平间用的那种。经管大胖平时胆量过人,但当时也被镇了一下。然而他马上缓过神来,向地下室走去。

话说大胖走进了地下室,下面很宽敞,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摆放在各种各样的棺材,有中国的,有外国的,有木制的,有水晶的。够办一个展览的。离棺材不远的地方,还有一排牌位,大胖走近一看,傻了眼,这牌位上写得竟是他爸爸,妈妈,以及他所有亲戚的名字,中间立着块最大的牌位,当然是他自己的。“岂有此理!”大胖快气疯了。随手抓起一块牌位就往地上砸,“是哪个活腻了,开这样的玩笑!”这时所有棺材的盖子都开了,一具具尸体从里面爬了出来,向他逼近。走在最前面的竟是他的爸爸和妈妈。大胖不知,如何是好,总不能用斧头去砍自己的父母吧。正在他举棋不定之时,那条项链显灵了。发出一道紫光,射在他的父母身上。顿时,一堆白骨摊在了地上。“我的妈呀!原来是妖怪变的,这下我无后故之忧了。”大胖挥舞起金斧,由于鬼太多,已把他团团围住。众鬼把他压在地上,大胖失去了知觉。

等他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好疼,眼前一片模糊,周围一股尸臭味。“我这是怎么了?”大胖自言自语道。他随手摸起一件硬物。“我的妈呀。”是一个骷髅头,面目狰狞,眼洞里爬着不知名的虫子。大胖马上将其扔到一边,只见那骷髅头落地的同时,面目也改变了,朝他笑了,笑得好恐怖,无法用言语形容。一阵寒意向他袭来。此时,他才意识到这场恐怖故事仍在继续上演。颤颤微微站起了身子,揉揉眼睛,四周打量着,心中一阵无助的感觉。

远处楼梯口,那道红光仍然亮着。“反正也是死,还是试着走走看。”大胖心里做着斗争,慢慢地向楼梯口的那道红光走去。当他来到楼梯口,出奇的是一点事都没有发生。不,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楼梯口的数字清清楚楚地写着b18。那就讲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常人听着都害怕的地下十八层。大胖头晕目眩间,仿佛听到有人在唱戏,年轻人都戏都不感兴趣的,但他听得出来,那戏是用上海话唱的,应该是沪剧吧。那声音是那么地琢磨不定,时有时无的。大白天的,都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四周的墙上血字渐渐地出现,大胖也不敢多看,大致是“你的死期到了,你活不了了。”之类的话。

“我这下算完了,彻底完了,听天由命吧。”

戏声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大胖的脚已僵住了,动也动不了。突然地下伸出一只血手抓住大胖的小腿。在勇敢的人,现在也垮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那只血手拖了他十来米,停了下来,四周一片寂静。直打哆嗦的大胖想到了他的金斧,拿起来就朝那只血手砍去,手起斧落。那只手断了下来。可是被砍断的那一部分还紧紧抓住大胖的小腿。怎么拉也拉不开。大胖再也使不上劲了。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地在不停地颤动。整个女鬼的从地底穿了出来,批头散发。常常的舌头一直堂到脚下,悬在半空中。

鬼故事:学校里的怪谈

万圣节南瓜

大胖看傻了眼,忙求饶。“鬼阿姨,别害我啊,我和你无冤无仇的。”那鬼发出刺耳的笑声。“你打扰了我休息,砍断了我的手,还不够。”见情况不妙,大胖转身想跑。刚跑几步,与他迎面的地底又穿出一个厉鬼。他也顾不上打量,换个方向接着跑,条条路上有鬼挡,大胖再也跑不动了,停了下来,他周围的一圈已经给鬼给包围了。他举起大斧,用最后的力气喊了声:“别过来!”

接着就看见一条条红舌头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缧紧了他的喉咙,他快要窒息了,这时,他胸前的项链又开始发光了。这次更亮,照得四周像白天一样。那个白胡子老头从项链中出来了,神了,老人面带正气,嘴里念着经文。再看那一个个妖怪,都抱着头尖叫着,大胖一阵头晕,晕死过去了。

当他醒来,躺在校医务室里,周围围着他的同学,其中有小沙、小空、宝宝,他们站在最前面。每个人的眼睛也恢复了正常。他们看到他醒了,都高兴地朝他笑着。小沙讲话了:“你小子,是晕血了吧?我们在那个没人去的篮球场找到你的,就是地下室旁边那个,当时你只是手指破了一点,没什么异常。”大胖心想,难道真是我在做梦。宝宝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快看,校长来看你了。”王校长来到医务室。王校长是个六十几岁的老校长了。满头的白发,一生都献给了教育事业,受学生的尊敬,可今天大胖今天看他,分外眼熟亲切。他不就是那个白胡子老头,只是现在把胡子给剃了……

校园鬼故事:十三级台阶

校园鬼故事:十三级台阶

在一栋非常陈旧的教学楼里,有一层木楼梯,白天数的时候只有12阶,但是晚上数的时候却发生奇怪的事,第13节阶梯出现了。

传说在很久以前,在这个教学楼里曾经来过一个坏学生,他破坏学校的纪律,欺负弱小的同学,与老师打架对骂。有一次,这名坏学生因为和老师发生争吵,便想晚上放火来烧掉教学楼。可在放火的过程中被巡视的老师发现了。他跑上了楼梯,可脚根跑不稳,从楼上摔了下来,头骨碎裂,当场死亡。

也有一些胆子大的学生不相信这些,晚上独自来试探。他慢慢踏上楼梯,走一步算一梯,当走完12梯的时候,13梯也出现。他还不相信,踏上的第13梯,踏上以后,他面前出现一个黑洞。里面也有许多人,那些人在向他走来,他开始感到害怕,开始后退。可是后面有人在推他,他回头一看,一个没有半边脑袋的人叫他一起进去玩,说里面才是坏孩子的天堂。

他进去以后就没有回来了,他已经成为他们的朋友了。在这里说明一下,在白天数的时候,的确只有12梯,而且晚上能看到13梯的只有坏孩子才能看到,所有坏孩子请小心点。没事别去试这些无谓的东西,往往在这时候你就可能成为他们的朋友了。

这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校园鬼故事,所以,在熄灯以后的校园里,很少会看有学生走来走去.....。

日本剧作家高野和明还有一部同名小说《十三级台阶》,讲述的是三上纯一17岁时,女朋友被同为17岁的不良少年佐村恭介当面强暴了。女朋友的精神受到了难以治愈的创伤,十年过去了依然不能恢复平静,多次自杀未遂。他们想通过法律审判恭介,但是纯一发现女朋友在被询问和调查的过程中又受到更大的屈辱,而且纯一还被告知,由于被告人还未成年,不会受到法律的惩治。于是他生平第一次有了杀死他人的想法。十年后,机会来了,在一个小饭店里他和仇人相遇了,当….

学校灵异故事,各网友他学生时代的故事!

学校灵异故事,各网友他学生时代的故事!

1、

我们班男生说男生宿舍,一哥们晚上去厕所,看见一人在蹲厕所,哥们上了很久,起来准备回宿舍去,也不知道怎么了,回头一看那个人还在蹲,于是说了句“早点回宿舍休息吧。”那个人低着头,回了句“知道了”,于是这哥们回宿舍钻被窝了,结果他刚准备睡觉得不对劲,那个人的声音是个女声!这不重要,而是学校管的很严,女生是不可能这么晚还在男生宿舍的!就连宿舍管理员都是男的!可是厕所那个女生!!从哪来的!!!

2、

讲一个我朋友遇到的,我们同一个学校,她们宿舍之前有一个女孩特别喜欢穿红色的裙子,那天,她把裙子洗了挂在阳台,晚上,我朋友被冻醒,透过窗户看见那条红裙子在半空浮着,就像有人穿着一样,我朋友吓坏了,直接跑下床开灯,开灯后,她把宿舍人叫醒,一起去阳台,推开阳台门,她们看到那裙子落在地上,就像从人身上脱下来一样…第二天,她们把那条裙子烧了,那个女孩也再也不穿红色的裙子了

3、

说说我们宿舍的怪事吧,我们宿舍很不幸的在四楼的楼梯口,所以有些事情就会是我们先开刀。   我属于睡眠浅的那种人,晚上有一点动静都会醒,下面说这件事是我们宿舍的亲身经历。   去年,我们宿舍同学在宿舍里过生日,闹得很晚,其他几个人都陆陆续续睡了,我和我朋友F火拼CF,小菲(我们同宿舍的)在和她男友聊天。   不知过了多久,我莫名其妙的感觉到寒,不是那种气温降低的冷,是直逼人心的那种寒,于是有些不安。   正愣神呢,就听见高跟鞋的声音,从楼道那次向这次来,我抬头看了坐在床上的小菲,发现她从宿舍门上的窗户看着外面,脸色很白,而且带着一些恐惧,手也在此不住的颤抖,我心一缩,拿起了一本中医书,放在胸前,高跟鞋的声音离我们越来越近,走到我们宿舍门口时,小菲突然尖叫起来,我们宿舍全都醒了,安慰她了好久,她看着我说了一句让我心惊的话“小雅,我没有看见人!”说完,她又哭了起来……

4、

如果你们宿舍只有你一个人,这时,你们宿舍厕所有人敲门,你会什么反应? 我们宿舍的美女们在刚开学不久时问我了这样一个问题,我说“那就直接给你们打电话”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如果人在极度恐惧时,是什么行为都不会有的… 周末,我们宿舍的美女们回家的回家,陪男友的陪男友,只留我一个人在宿舍 吃完晚饭,我躺在床上,看着课本,朋友逗我,给我发了鬼故事,百般无聊的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刚睡着没多久,就被一阵规律的敲门声吵醒 “谁啊!推门进来!门没锁!”半天也没有动静,我才发现敲门声来自厕所!! 我从床上坐起,惊恐的看着厕所的方向,随着敲门声心里的恐惧越来越蔓延,身体僵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用眼睛盯着恐怖的来源处… 突然宿舍门开了,是我们班的同学,同一时间厕所的声停了,我紧紧的抱着那个同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紧紧抱着她

5、

我们学校是学医的,定期会有实习的学长学姐回来,一次一个学长告诉我一个禁忌,活人的名字不可以用红笔写,因为古代只有死刑犯才用红笔写名字的             他们那一届,有一个女孩不信鬼神之说,在一次写自己名字时,用了红笔,结果那天晚上,她开始吐,吐的很厉害,怎么也止不住,后来她被送到医院抢救,还是没有好,没过多久她就死了

6、

这是我一个高中朋友对我说得灵异事件,朋友他们在教学楼七楼,八楼的教室是空着的,只有整齐的桌子板凳,因为课程的原因晚自习很多人,趴在桌子上睡觉,有一天,上自习时,朋友们听到楼上有人在拉桌子,而且声音很大,还把一些睡觉的同学吵醒了,几个男生怒气冲冲的跑上楼,一会声音没了,朋友刚准备看书,那几个男生一脸恐惧的冲进了班,其中一个人惊恐的说道,楼上根本没有人!

7、

你注意过影子吗,不管什么的影子,你注意过吗,其实有时影子也是很可怕的,这个事情是一个学生告诉我的,那时是冬天,他们上晚自习,百般无聊时,他自己和墙上的影子玩了起来,当时没有在意,下了晚自习,他要锁门,等学生都走完了,他才往宿舍赶,当他一个人走到花池旁时,他听到有一个高跟鞋的声音,因为学校不准穿高跟鞋,他很好奇的向周围看了看,结果没有发现一个人,他低着头继续走,那个高跟鞋的声音继续跟着,走到宿舍前的灯下脚步声停了,他吐了口气,准备进宿舍,不经意的,他看了地上吸烟,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影子旁,有一个女人的影子!而自己影子在自己没有动的情况下跑进了宿舍!

校园鬼故事两篇,《班长快跑》和《宿舍停尸房》

转载于小故事网  班长快跑

楔子

  如果你来过枫叶高中,你一定听过班长诅咒的传说。

  传说里,所有在孔老师的班上当班长的学生都会死。

  现在,我告诉你这个传说并不是假的。孔老师是个活体阴,正是他设下了班长的诅咒。

  麦凯乐是第一个死去的班长,他对我说,虽然他们是鬼,但是因为老师对于学生天生的压制力,再加上孔老师是活体阴,他们对他无可奈何。所以,他要我也加入班长的阵容。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死,我答应了麦凯乐,但是我们都太天真了,孔老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周天阳

  2012年12月9日

  出师不利

  顾晓光下了车,看着眼前锈迹斑斑的大门,露出了微笑。他回过头对车上的人说:“我们到了。”

校园鬼故事两篇,《班长快跑》和《宿舍停尸房》

车后座上又下来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四个人看着斑驳的围墙和散发着颓败气息的“枫叶高中”四个字,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惟一的女生那夏从包里拿出一本小说翻了翻:“没错,这就是故事的发生地点,枫叶高中。”

  原来这四个人是同班同学,大家有一个共同爱好——看恐怖小说,也同样喜欢冒险。他们都听过一个关于班长诅咒的恐怖故事,故事讲得竟然就是这所废弃的枫叶高中。

  故事说,枫叶高中里有个邪恶的老师通过班长诅咒残害学生。故事写得很真实,加上枫叶高中确有其地,因此四个人决定五一假期来这所荒废的学校一探虚实。

  把车停好,带上必要的食物和物品,三个男生拉着一个女生翻墙进了学校。

  “周凯去哪儿了?”顾晓光、姚远和那夏在荒芜的校园里走着,忽然发现少了周凯。

  “会不会还在墙外?”那夏说。

  “他是第一个翻墙进来的。”姚远纳闷地挠了挠头皮。

  “别闹了周凯,太无聊了。”顾晓光朝着周围喊道,但回答他的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哗哗——

  “谁?”姚远听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传来了一阵声响,他走过去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恶作剧!”顾晓光懒得等周凯,他冷哼一声就拿起背包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不等周凯了?”那夏跟上顾晓光问。

  “等他玩够了自己就出来了。”顾晓光又扯着脖子对不远处的姚远喊,“走吧,进教学楼,不跟他玩了。”

  三个人背着背包走进了破败的如同一口棺材的教学楼。他们不知道,一个人躲在一处灌木丛后一直盯着他们,直到他们走进了教学楼,那个人才起身跟了上去。

  周老师的班级

  教学楼里很昏暗,墙皮已经脱落,空气中充满了霉臭味,呈现出一种颓败的迹象。

  三个人背着背包挨个房间查找,逐层检查,希望能找到故事里那个孔老师上课的闹鬼的班级。

  大家的心情都很忐忑,既希望那个故事是真的又希望是假的。

  三个人这时已经检查到了第四层楼。他们刚刚登上楼梯,一个人就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

  “你们是谁?”来人发现了顾晓光他们三个。

  “我……我们……”那夏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是谁啊?”顾晓光毫不客气地问。

  “我是这儿的老师。”

  “这种地方还有老师上课?”姚远质疑道。

  破败的墙壁、长满杂草的操场、充满霉臭味的教学楼……这里的确不像是正常上课的学校。

  “呵呵,我是在这里给学生补课的老师,现在是假期,大家只能偷着补课……”那人笑笑继续说,“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们看过一个发生在这里的恐怖故事,所以来探险。”那夏说着举起了手里的小说。顾晓光立刻把她的胳膊拽了回来,示意她不要多说话。

  “哦?呵呵,我就是主角周天阳,你们可以叫我周老师。”那人竟然这样说。

  “你真的是老师不是学生?这么说那篇文章是虚构的了?”姚远有些失望。

  周天阳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完全是虚构的。”

  “那就是真的喽?”顾晓光立刻兴奋地说。

  “我慢慢跟你们说。来,我先带你们去我的班级参观参观。”周天阳说着就朝前走去。

  顾晓光本来不想跟着去,但他实在拉不住那夏和姚远,只好跟了上去。

  周天阳的班级里大概坐了二十几个学生。学生们在那里一直写写算算,连头都不抬。周天阳带着三个人进了教室。

  “怪不得假期还要补课,真是一群书呆子。”那夏嘟囔了一句。

  一个女生突然抬起了头,眼神犀利地看着那夏说:“去死吧。”

  那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尴尬地张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

  “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走吧。”顾晓光觉得假期最大的计划都被眼前这个周天阳破坏掉了。

  “啊!”这时,那夏惊呼一声,指着埋头学习的学生中的一个大叫,“周凯!”

  玻璃窗上的脸

  听了那夏的话,顾晓光和姚远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那夏指着的那个学生身上。

  那个学生站起身:“真没意思,一下子就被你们看出来了。”那个人果然是一进校门就失踪了的周凯。

宿舍停尸房

  我叫范晨,不久前幸运地考入了这所医学院。新学期伊始,我便加入了学院的新闻社。

  深夜,被电脑屏幕照得脸色发青的我正在网上搜索着各种有意思的新闻信息。

  滴答——

  不知道是哪个应用程序突然在屏幕的右下角弹出了一个小窗口。我点开小窗口的链接,页面上赫然显示出五个血色扭曲的字迹——灵异档案馆。

  “灵异档案馆”里面有着许多以人名命名的文件夹。赖志鹏?我很快就在众多的名字中发现了这个名字,他是我的舍友之一。我好奇地往下滑动滑轮,逐渐显现的照片跟文字让我不寒而栗!那是一具焦黑的尸体,除了焦炭般的皮肤就是一些外翻的血红烂肉。照片底下是一段说明:“赖志鹏,2011年8月14日于家中死于天然气泄漏引起的爆炸。”

  “2011年?岂不是一年前?”我嘀咕着转身望向已经熟睡的赖志鹏,“难道我每天都跟一个鬼魂生活在一起吗?”我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便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恶作剧抛诸脑后了。

  铃铃铃——

  一大早,赖志鹏的手机就响个不停。

校园鬼故事两篇,《班长快跑》和《宿舍停尸房》

“赖志鹏,把你手机关掉!”被吵醒的我不耐烦地喊道。

  “他一早就出去了,也没带手机。你去帮他关了吧。”同样睡眼朦胧的李睿掀开蒙在脑袋上的被子对我说道。我只好不情愿地离开被窝,去关掉这恼人的手机。

  我拿起赖志鹏的手机,看到一条短信,发件人一栏显示的竟是“灵异档案馆”!我一惊,随后好奇地点开短信内容:“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清于本日8点43分在家中做好死亡准备——7月15日。”

  7月15日?我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日期,上面显示的分明是8月14日。正在我不解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打开手机日历:“是阴历的七月十五!”

  “七月半,鬼乱窜。”我碎碎念着从我奶奶那里听来的顺口溜。想起昨晚在“灵异档案馆”里看到的图片,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时,我的手机与桌子震动摩擦,发出一股沉闷的声响。我翻开手机,是我订阅的新闻短信:“新闻早知道,本市唐茂花园小区于十分钟前发生天然气泄漏爆炸重大事故,现场状况惨烈,有关部门已介入营救与调查。”唐茂花园正是赖志鹏的家,十分钟前是8点43分,那网站跟短信的预言成真了!

  我把还在熟睡的李睿跟邓尚松喊醒,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了他们。我们感到惊奇的同时还抱有一丝怀疑,于是我们决定赶往唐茂花园小区,看看新闻的真假。

  正当我们在太明湖站转车时,身后传来一位老奶奶的呼救声。她喘着粗气,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她一把拉起李睿就往湖边跑。清早的太明湖没有什么人烟,周围一片死寂。老奶奶指着湖中央的一团波纹喊道:“孙……孙子……”我们马上反应过来,她的孙子落水了!

  水性最好的李睿立即脱下了全身衣服,纵身跃入水中,朝水中央的波纹游去。此时,李睿留在岸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发件人又是“灵异档案馆”!

  “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请于本日10点54分在太明湖做好死亡准备

  7月15日。”接着传来老奶奶清晰的声音:“是时候走了。”

  我紧张地一回头,却没发现老奶奶的身影。而李睿一声呼救后在湖面上留下了最后一片水花。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我们都被诅咒了,我们必须按它的指令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受到惊吓的邓尚松看着沉入湖底的李睿默默地念叨着。

  “不是!我们一定有办法阻止它!这是什么狗屁档案馆?”

  “我们没有办法阻止命运!我们死定了!”邓尚松把他的手机屏幕对着我。

  “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请于本日14点32分在市体育馆天台做好死亡准备——7月15日。”我无力地望着邓尚松手机里的短信,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和他辩解的理由。这条昨晚还被他当成恶作剧的短信,现在却成了他的催命符。

  这一切都是因“灵异档案馆”而起,“灵异档案馆”的背后到底是谁?为什么会选中我们?一团疑问纠结在我的脑子里始终找不到解答。“你先回学校,我一定会弄清楚的!”说完我便独自一人离开了太明湖。

  我随意在附近找了一家网吧,再次登陆了“灵异档案馆”。依然是那五个血色扭曲的文字,仿佛一团鬼火,看一眼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我在网页上仔细寻找着,发现又多了一些文件夹,“李睿”、“邓尚松”都在其中。我依次点开了文件夹,里面都是一些触目惊心的图片和简短的解说。

  “李睿,于太明湖死于溺水。”

  “邓尚松,于市体育馆死于失足坠楼。”

  铃铃铃——

  手机突兀地响起,把此刻精神紧绷的我吓了一跳。我接起电话,只听到邓尚松冰冷的告别:“范晨,我死定了。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死去,我受够了等待死亡的恐惧,现在我要自己结束它。”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只剩下了“嘟嘟”的忙音。

  正当我把手机挂掉时,“灵异档案馆”又更新出了一个新的文件夹。“范晨”,没错,正是我的名字!我点开文件夹:“范晨,于瑞希网吧死于火灾浓烟引起的窒息。”

  我会死于这家网吧?不!我会活下去的!我起身马上往外走,直到安全地走出了网吧的大门。这个诅咒就这样被消除了吗?当我回头望向那个黑暗又深邃的网吧入口的时候,我的手机又一次突兀地响了起来:“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请于本日16点13分在瑞希网吧做好死亡准备——7月15日。”

  我不会理会任何人给我安排好的死亡!我要远离这个网吧!

  将这条该死的短信删除后,我便搭车回了学校。

  我到达学校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空荡荡的校舍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当我经过解剖实验室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长相恐怖的人在玻璃窗后面盯着我。他没有头发,皮肤干瘪,头骨轮廓分明,与其说是人,不如说他更像一具干尸!我吓得夺路而逃,他穷追不舍。我每经过一个教室,他都会在玻璃门后面盯着我!

  铃铃铃——

  我的手机铃声响彻整个过道,空洞的回音让人头皮发麻。来电人显示的是“灵异档案馆”,还是找上门来了吗?我接起电话,那头却是一个像客服一样温柔的声音:“范先生您好,您没有准时在我们指定的地点做好死亡准备。如果您有什么不方便,我们可以帮助您就地死亡,请问您需要死亡服务吗?”

  “不!我不要死!我不要什么狗屁死亡服务!”我歇斯底里地对她呐喊。

  “您确定吗?”她却是疑惑的口气。

  “确定!我不要!”

  “好的,范先生,系统将自动解除您的死亡服务需求。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我挂掉电话,回头也没有再看到那具一直在追我的干尸。“一切都结束了。”我暗自庆幸。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打开门后涌出来的却是一股逼人的寒气。宿舍里已经面目全非,只剩几个银白的冰柜。我一抬头,赫然看到“太平间505”几个字!赖志鹏、李睿、邓尚松三人惨白的尸体分别躺在三个冰柜中!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我拿起手机,找出“灵异档案馆”的电话回拨过去:“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把我的宿舍变成了停尸房?”

  “请您冷静一下,范先生。”她的口气依旧温柔,“您一直住的都是停尸房。您跟赖先生、李先生、邓先生在死后被安放在了同一个停尸房。因为你们的死亡时间是七月十五之后,错过了鬼门关大开的时间,所以你们的魂魄只好暂时停留在太平间。我们档案馆就是负责处理你们的转世业务的。而您刚刚拒绝了我们的服务,所以我们不能再帮您转世了。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我透过反光的冰柜看到了一直跟着我的那具干尸,原来那具干尸就是我。我在一年前的火灾中被熏死了,我不是这家医学院的学生,而是停尸房里的一具干尸!我把自己装进了塑料袋,躺进了那个属于我的冰柜。

  我能嗅到周围浓烈的福尔马林味儿,刺激的气味让我的鼻子感觉格外通透。一群白大褂围绕在我身旁,白帽子、白口罩,将他们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双麻木的眼睛。

  他们拿着精致的手术刀在我身上随意划动,掏出我的肝脏,截去我的四肢。然而我却动弹不得,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我被做成了标本日夜站立在实验室里,看着另外几个福尔马林玻璃罐里装着的我的心脏、我的肝、我的肺……

(提示:本篇文章为转载文章,如果作者本人不允许别人转载,麻烦留言告诉我并提供原创证明,我会及时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