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枫林校区鬼故事(枫桥夜泊其实讲的是个鬼故事)

作者:李洪权 日期:2021-07-30 16:48:01 浏览: 分类:校园鬼故事

“枫桥夜泊”诗碑千年诅咒之谜

“枫桥夜泊”诗碑千年诅咒之谜

苏州寒山寺中,《枫桥夜泊》诗碑一共写过几块?你又可知道每一块诗碑背后,都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且都与一个诅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老鬼子对“枫桥夜泊”情有独钟

1937年南京城被日本鬼子攻破,盘踞在苏州的松井石根欣喜若狂,率百余护卫策马狂奔到寒山寺,在《枫桥夜泊》诗碑前与另8名日本人合影,并打算把这块诗碑运回小日本献给天皇。

“枫桥夜泊”诗碑千年诅咒之谜

老鬼子松井石根和其天皇主子为何对《枫桥夜泊》诗碑情有独钟?

这要从大唐说起。公元753年,66岁高龄并且双目失明的大唐和尚鉴真,在日本遣唐使藤原清河一行的陪同下东渡弘法。所以,中国的佛教和文化在日本影响深远。而且,寒山和尚的300多首诗作也流传到了日本,被许多日本僧人喜爱、研究。

日本人对寒山寺情有独钟,可谓到了痴迷的地步,还仿苏州的寒山寺,在日本东京也建造了一个寒山寺,而且刻了《枫桥夜泊》诗碑。

所以,自古以来,张继的《枫桥夜泊》诗,在日本众所周知、家喻户晓,还被编入教科书,影响远超过了同是唐代诗人的李白和杜甫。

老鬼子随后假借参加大阪东亚建设博览会之名,要把这块碑运到日本,还专门策划了一个“天衣行动”:组织精干特工乔装成海盗,随时待命;另派干练特工在日本本土博览会结束时,对《枫桥夜泊》诗碑进行掉包,用假碑换下真碑,待运碑船启程返回途中,待命的“海盗”特工迅速采取手段,使运碑船和假碑同沉汪洋,而真碑则被留在日本。

“枫桥夜泊”诗碑千年诅咒之谜

石刻大师仿诗碑,离奇死亡

一位爱国的静如法师唯恐《枫桥夜泊》诗碑被日寇掠走,立即请来名满江南的苏州石刻大师钱荣初到寺。

静如法师紧闭门窗后,向钱荣初奉上20根金条,说明请其刻碑瞒敌之事。

钱荣初一听是请他在最短的时间内仿刻一块诗碑,用掉包计欺瞒欲掠碑的日寇,当即答应刻碑,不收一文,将20根金条退回给静如法师。

钱荣初仅用两天时间就将《枫桥夜泊》诗碑仿刻成功。岂料,就在钱荣初仿刻诗碑时,却被一个大汉奸盯上了,将仿碑截住,送到了南京总统府。

老鬼子怕夜长梦多,决定提前动手。

就在此时,寒山寺山门外发现了一具无名尸,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遍了姑苏古城。

死者居然是钱荣初。松井石根听到了这个消息,马上命令日本宪兵队将死者尸体运回,并让法医验尸。

法医发现死者上衣口袋内有张纸条,纸条是用鲜血写的,上面血字赫然在目:“刻碑、亵碑者死!吾忘祖训,合(活该)遭横事!”

这分明是个诅咒呀,看那意思,无论是谁,无论有何原因,只要敢打诗碑的主意,就不会善终。

钱荣初因私刻《枫桥夜泊》诗碑而暴毙,想到这里,老鬼子惊出一身冷汗。

“枫桥夜泊”诗碑千年诅咒之谜

千年诅咒吓破老鬼子的胆

传说,唐武宗亦酷爱张继的那首《枫桥夜泊》诗,在他猝死前的一个月,敕命京城第一石匠吕天方精心刻制了一块《枫桥夜泊》诗碑,遗旨说自己升天之日,要将此石碑一同带走。

于是,在唐武宗驾崩后,此碑被殉葬于武宗地宫,置于棺床上首。

唐武宗临终颁布遗旨:《枫桥夜泊》诗碑只有朕可勒石赏析,后人不可与朕齐福,若有乱臣贼子擅刻诗碑,必遭天谴,万劫不复!

而后来千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怪事记录,把老鬼子吓住了。

经查证,《枫桥夜泊》诗碑民间(相对于帝王之家而言)始刻于北宋,作者为翰林院大学士郇国公王珪。王珪自刻碑后,家中连遭变故,王珪本人也暴亡。

第二块《枫桥夜泊》诗碑的作者是明朝书画家文徵明,诗碑“玉成”不久,文徵明亦身染重疾,在世间受尽病痛折磨,含恨辞世。

清代大学者俞樾是第三块《枫桥夜泊》诗碑的作者(现苏州寒山寺内的《枫桥夜泊》诗碑即出自俞樾之手)。清末光绪三十二年,江苏巡抚陈龙重修寒山寺时,有感于沧桑变迁,古碑不存,便请俞樾手书了这第三块《枫桥夜泊》石碑。俞樾作书后数十天,便倏然长逝了……

而现在,钱荣初刻完《枫桥夜泊》诗碑后立即暴毙了。

这让老鬼子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此碑真的是烙上了千年诅咒,只配帝王把玩和拥有,凡夫俗子怎能去享受帝王的尊荣呢,难怪会应了诅咒,不得好死啊。

原本是想日本天皇的欢心,万一跳不出唐武宗诅咒的怪圈,那该如何是好呢?

老鬼子最后忍痛放弃了这个调包计划。

“枫桥夜泊”诗碑千年诅咒之谜

张继雕像

同名张继为碑文再添神秘色彩

后传没有到此为止。民国时期的同名张继,又为这块碑文添了神秘色彩。

同名张继何许人也?他是沧州人士,时任中华民国国史馆馆长。

1935年11月1日,爱国志士孙凤鸣在南京刺杀汪精卫时,在场的很多高官吓得屁滚尿流,张静江滚在地上,孔祥熙一个劲地往汽车底下钻……

当时,54岁的张继站在汪精卫身边,却没有怯,听见枪声,不仅未躲,还猛然扑过去,紧紧抱住了“刺客”的腰;随后,张学良跑过去,一脚踢飞了孙凤鸣的手枪。两个北方佬,制服了刺客,保全了汪精卫的性命。

张继的胆子很大,怕老婆却出了名。有人和张继开玩笑说:“你像猛虎一般,连子弹都不怕,为何怕老婆呢?”

张继解释:“老婆是‘狮子’,‘老虎’再厉害,能不怕么?再说,天下男人怕老婆,惟独我老婆不怕我。”

猛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仔细一琢磨,不禁哑然失笑。

“枫桥夜泊”诗碑千年诅咒之谜

抗战胜利后,谣传寒山寺诗碑已毁于日寇,苏州名画家吴湖帆想到当时国史馆馆长张继与唐代诗人同名,如果求得一纸书法,或可再为古寺平添一段佳话。

但是,吴请友人到南京求字,谁知不几天竟在报纸上见到张继的讣文。更没想到,两天后他忽接南京的函件,竟然是张继绝笔,诗后有一个跋:“余夙慕寒山寺胜迹,频年往来吴门,迄未一游。湖帆先生以余名与唐代题枫桥夜泊诗者相同,嘱书此诗镌石。惟余名实取恒久之意,非妄袭诗人也。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二月,沧州张继”。

张继猝发心脏病而卒,竟在写此诗之当日,此真绝笔矣。

类似千年诅咒这样的东西其实并不存在的,只是发生在《枫桥夜泊》诗碑之上的桩桩“怪事”至今无解。

月落乌啼霜满天——犯了致命错误的《枫桥夜泊》,为何能流传千年

张继的《枫桥夜泊》因为意境优美,自唐代以降一千多年,几乎“逢诗集必收录”。这一首诗很多人小时候都背诵过,八十年代的时候,还被人编写成流行歌曲传唱。

可是许多人不知道,这首诗中描写了一些“可能是错误”的现象。因此自从宋朝时起,一直受到诸多文人指责和批评。其中,争议最大的就是“夜半钟声到客船”中的“钟声”,怎么会出现在“夜半”;以及“江枫”是什么,“霜漫天”又是什么“超自然现象”。

宋代大文豪欧阳修在他的《六一新话》中点名批评了《枫桥夜泊》,说:一些词人为了贪图对“意境”的描写而违背常理。“理有不通,亦是语病”,一个有语病的诗句,肯定不是好诗句。

于是,和欧阳修持相同观点的一派,与坚持有“夜半钟声”的另一派,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争论,反而让这首诗出了名。

其实,在争论大爆发之前,《枫桥夜泊》的艺术特色就得到了唐代文人的认可。多次被选录进不同的诗集。后人因为张继这首诗,不断“题咏枫桥”,硬生生把普通的枫桥打造成了著名风景区,张继的诗作又反过来借景色出名。二者互为因果,雪球越滚越大,一滚就是一千多年。

很多人爱上这首诗,是因为他们从诗里看到了美丽的风景。其实他们不知道,这首诗讲了一个“鬼故事”。

一、《枫桥夜泊》的“钟声”之谜

张继的《枫桥夜泊》有三个谜题,其一是诗的第一句提到的“月落乌啼霜满天”。我们都知道,霜是降于地面的,它虽然也可以落到树的枝丫上,但是绝不可能像大雪一样“漫天”。

同样是自然界中因严寒导致的水分结晶,只有雪花才能一片一片,缓慢地在天空中飘洒而下。因为过程较慢,才能将其视为弥漫飘飞于天空之中。可是,“霜”不是雪,霜是因为寒冷而凝结在物体表面上的水气。

其实,张继在诗的第一句中说“霜漫天”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寒气自地面升腾而起,月落的夜晚,江面上的冷得连空气中的水分都开始结了冰霜,所以才说“霜漫天”。

张继诗中的第二个谜题是“江枫”。江枫指的是什么?有人说是指江岸上的枫树,有人说是指“枫桥”。后来才知道,原来张继是化用了《楚辞·招魂》中的诗句。

屈原在《招魂》中写到:“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伤春心。”张继把它归纳成了一个词,就叫“江枫”。它既代表着秋天的伤感,又代表着对逝去故人的思念。“江枫”代表的枫树林结合“渔火”,来“对愁眠”,有一种由静入动,由热闹到冷清的感受。

张继诗中最后,也是曾经最大的一个谜题,是寒山寺夜半响起的钟声。人们普遍认为:寺院的钟声总是在早晨或中午。并且“暮鼓晨钟”,晚上难道不应该敲鼓吗?欧阳修也因此对张继这句诗大加批评,“文理不通”,根本就是一个病句嘛!

这种情况,比“为赋新辞强说愁”的少年人还要过分。那少年人,只是感情上造假,你直接来一个大病句。这样的病句诗还出了名,不能忍!

不过,欧阳修的批评文章一出,张继的“粉丝”们也没闲着。一个叫叶少蕴的人,也写了一本诗话张继作证说:欧阳修以为寒山寺不会夜打半钟,事实上是他自己不懂。吴中的山寺,人家就是夜半打钟。

另一个叫陈岩尚的人也写了一本诗话说:欧阳修不了解情况,我在姑苏一带当过三年官。当地寺庙经常夜半三四更打钟。一间寺庙打钟,别的寺庙听到了,就集体打钟。现在还这样打,可能就是唐朝传下来的习惯。

《唐诗纪事》还特别给这种“夜半钟声”起了一个别名,叫“无常钟”。这无常听起来有点“鬼意思”,倒和张继诗中招魂的“江枫”意境暗合了。不过,后来有人考证出白居易、皇甫冉等唐代诗人都曾经在诗中提到这种“半夜钟”。于是,争论才拉下了帷幕。

二、《枫桥夜泊》背后的“鬼故事”

张继这首诗之所以出名,除了因为文坛上的这一场大争论之外,主要还是靠它本身的气质。

在《枫桥夜泊》开头的两句诗中,共用了六个意象,简单明了,含蓄抒情,画面感极强。后来元朝的马致远作《天净沙·秋思》的时候,一连用了九个词,营造出了一种西风古道的极致画面感,不知是否从中受到过启发。

张继是湖北襄阳人,唐代天宝十二年(753)年进士及第。他是一个才气出众,好作诗而“而不讲究”的人。在唐才子传中说,张继是一个极有抱负的人。他喜欢发表一些关于时事的见解,行文用语如“玉振金声”。好作诗,但不过分讲究修辞。

大历末年(公元779年)的时候,他是一名主管盐政的官员。古代的中国,十分重视对盐、铁资源的管理。能当盐政官员,说明他还是很受朝廷重视。然而,正当唐德宗上任的第一年,也就是公元780年,张继就不幸去世了,这首诗极有可能是他最后的遗作。

许多年轻人不懂诗中的意境,想起这首诗,满脑子都是寒山寺和美景。其实作者的原意,可能没有那么美,甚至还有一点恐怖与凄凉。

张继发迹之时,正好赶上安史之乱。有学者认为:在这一场动乱中,唐朝损失人口达到三分之一或者更多。一些人因此流离失所,在逃亡途中成为血污游魂。可想而知,从动乱中活下来的张继,趁船夜泊时回想起过去的经历,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下面,让我结合诗人生平和创作背景来解读一下本诗大意,以供大家娱乐参考:

月落之际,天地一片漆黑。树梢头,乌鸦心惊而鸣。天寒地冻,空气中的水分开始凝结,包括人本身呼出的气体,都凝结成了漫天的冰霜。

冷,刺骨的寒冷。在如此黑暗的夜里,怎么还能见到江畔上的枫树林呢?原来,那是江上船家的渔火,它把岸上的一片枫林照得影影绰绰。仿佛江边的人们,正在向江中的亡灵“招魂”。

这个时候,客船驶近了寒山寺,寺中正在做一场法事。和尚们念着佛号,撞响了寺里的那一口大铜钟。

结语

不同的人,对一首诗的理解也不相同。好的诗歌,正是因为这种“朦胧”的意象,造成了千人千面的解读,所以才能流传千年。了解张继过去的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不了解的人则是另一种想法。

历史上关于张继生平的记载非常少,他死后只有他的友人刘长卿撰写文章哭诉:“世难愁归路,家贫缓葬期”。一个清官死了,没钱安葬。

千百年之后,人们爱上了张继这首诗,同时爱上了“江枫”、“渔火”和“寒山寺”。当他们去姑苏旅游的时候,想起这些名词时,却不知晓这一段故事。他们的心情是十分愉快的,只觉得姑苏夜晚,江上的雪落得好美。

这一首诗写得美丽而简洁,又方便记忆。至于寒山寺的和尚半夜里敲不敲钟,才不重要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