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民间故事鬼故事抬龙馆(民间故事鬼故事太阳雨)

作者:孙朵朵 日期:2021-08-13 11:00:01 浏览: 分类:民间鬼故事

民间故事:饿死鬼

民间故事:饿死鬼

图片源自头条正版图库

清朝宣统末年的时候,当时溥仪还没退位,革命党正在疯狂的做着革命前准备。就在青山镇上住着一个县太爷,这个县太爷明知道清政府已经摇摇欲坠了,他却还在拼命的行使着自己最后一点权利,那就是:横征暴敛。

由于连着三年都没正经下过一场雨,地里的庄稼绝收,老百姓从开始的吃糠咽菜,到了后来便开始挖野菜扒树皮吃了,当然这时期也饿死了不少人。

开始的时候啊!那些饿死的人还有人管,大伙给凑钱买口薄棺埋了,到了后来再饿的死人,都是直接拉到乱葬岗挖个浅坑埋了,连个破席子都没有,说来也是可怜!

这年,老天总算是开了眼,下了一场透雨,村民们种上了庄稼。辛辛苦苦的忙到了秋天,总算把地里的庄稼都收了仓,这时候没什么事了,村民们就在大街上晒太阳。

忽然,有人匆匆的跑到街上大喊:“不好了……不好了……刮地皮来了,刮地皮来了。”

这话一出,整个的街上就乱了起来,这个刮地皮,也就是青山镇上那个县太爷的外号,饿死人的时候不见他过来,这才刚收了一季庄稼,他就又来搜刮地皮了。

可是,他是县太爷啊!现在依然是地方上的土皇帝,虽然作恶多端,但了百姓还是敢怒不敢言。果然,一会儿的功夫,村民们就看见远处来了一队人马,一看就知道是县太爷,因为只有县太爷才摆这么大的场面。

等县太爷刮地皮的队伍来到村口,大家一看啊!这个县太爷长的尖嘴猴腮的,细细的脖子大脑袋,脑袋上没也有几根头发了,不过还是依照传统梳了个小辫子,模样就跟一个活脱脱的王八似的。

刮地皮下了二人抬,冷冷的说:“我饿,去给我弄吃的。”

大家伙一听,心想:这个县太爷肯定是一个饿死鬼投胎,要不堂堂一个县太爷,竟然会说出这样直白的话。

民间故事:饿死鬼

图片源自头条正版图库

刮地皮此后一出,他的几个随从便去找村里的主事人,跟要主事人说要杀猪宰羊迎接县老爷。可村里刚度过灾荒年,村里哪里还有猪呀!

最后,主事人好不容易找来了一只羊,就在村口把那只羊杀了,然后原地支起一口大锅,把羊大卸八块炖了起来。自从杀羊,这个县太爷刮地皮的眼睛,就盯着羊没有挪动过,好像八辈子没有吃过一样。

大家伙都在那指指点点的看稀奇,这个刮地皮全然不顾。一会儿功夫水开了,这个刮地皮真是等不急了,走到锅前捞出一块羊腿抱着就啃,这时的羊腿,还可以清楚的看到肉上的血丝,这根本就是生的啊!

跟着刮地皮来的那些随从,都纷纷劝他现在还不能吃,可是这个刮地皮根本就听不进去,如同野兽一样撕扯着羊肉。他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一条羊腿之后,又捞出一条羊腿在那里拼命的啃起来,一边啃还一边的叫着好吃,那吃相,也太吓人了。

“兄弟们,咱县太老爷肯定是中邪了,平时他可不是这样吃的。”几个随从在一边小声嘀咕着。

这几个随从刚说完这话,就见刮地皮将手一下子伸进了滚烫的锅里,那可是滚烫的开水啊!可是这个刮地皮就像感觉不到烫似的,他捞出一块羊肉的同时,手上的皮都被烫掉了一层,那没皮的手抱着热羊肉就往嘴里送,连嘴上烫的都是大水泡。

这……这肯定是中邪了,别说烫坏,这会儿再看刮地皮的肚子,都已经撑起多老高了,搞不好会被撑死。眼看着手里的肉又被他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又把手插进了滚开的大锅里。

就在村民们看热闹的时候,一个随便给乡亲们跪了下来,问大家有没有会治邪病的。

这时,从人群里走出来一个看热闹的老太太,就见她拄着拐杖大喝一声:“把他给我绑了。”

那些随从们听后一拥而上,将刮地皮摁在地上,掏出随身带的绳子,很快就把他绑上了。此时的刮地皮,肚子已经吃的溜圆了,可是他还在那里大叫,“别捆我,我还没有吃饱,饿死我了,我在下边饿。”

老太太走到刮地皮跟前,将拐棍在地上墩了墩,问道:“快说,你究竟是谁?”

就听那个刮地皮在那里嚎啕大哭,哭完了对老太太说:“二奶奶啊!我是去年饿死的二狗子啊!您老人家就高抬贵手,让我吃完再走吧!我在下边饿的不行了。”

老太太说:“不行,人鬼殊途,你这样附在人的身上,会害死人的。”

二狗子说:“他死了活该,谁让他跑到我的头上,蹲下就拉,弄了我一头屎,这个帐一定要他。”

大伙一听这才明白,一切起因都是因为刮地皮随地大小便惹的祸。还有几个村民凑到几个随从跟前问咋回事,那个随从也没隐瞒,支支吾吾的说出了事情经过。原来啊!他们的队伍走到半道的时候,刮地皮突然感到内急,于是就停了轿子,捂着肚子进了路旁的乱坟岗,等他出来就变了神情,可是做下人的也不敢问啊!

接着又老太太说:“二狗子啊!你为阴人,他为阳人,他又看不到你,拉在你头上也是有情可原,你还是走吧!你走之后,我给你多烧纸,让你在那边衣食无忧。”

二狗子一听,大声叫道:“不走,我今天吃不够就不走,你能把我怎么滴。”

民间故事:饿死鬼

老太太一听来了气,说:“既然这样,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大伙把他摁紧了。”然后又面向人群,大声的说:“十岁以下的小男孩都出来,往这个刮地皮身上撒尿,等会儿给你们羊肉汤喝。”

喝羊肉汤谁不想呀!别说小孩了,就是大人看着这锅里的羊肉汤,眼睛也快盯出血来了。再说小孩子懂什么,一听说撒尿有羊肉汤喝,就一个个的跑过来,往刮地皮的头上脸上撒尿。

刮地皮被这童子尿一浇啊!还真管用,一激灵清醒了过来,说:“怎么下雨了呀?”

再一看是小孩往自己的头上撒尿,气的大声呵斥,小孩子们一惊,也顾不得羊肉汤的事了,提上裤子撒腿就跑。

刮地皮在地上大叫:“你们这些刁民,难道想造反不成?来人啊!快把我松开,否则严惩不……”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他捂着肚子呻吟起来,当他这时看到自己的没皮手,吓得差点晕过去,大声叫道:“我的手,我的手这是怎么弄的,疼死我了。哎呦!我的肚子,快,快把绳子解开,我要上茅房。”

随从们七手八脚的给刮地皮解开绳子,也顾边上找茅房了,刮地皮飞一样的往旁边的大树那里跑,在树后蹲了大半天才出来。然后吩咐那些随从:“快,快送我到刘郎中那里……哎呦……哎呦……”上了二人抬,一行人狼狈的跑了。

刮地皮他们走了之后,大锅里剩下的羊肉又被村民们倒满了水,熬了之后,全村子的人都来喝汤,一边倒水一边熬,一直熬到快黑天,大家伙才摸着滚圆的肚子,看着锅里的羊骨头,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后来听说,那个刮地皮回去之后,就得了病,最后是给撑死的……

民间故事:半路换人抬棺冲撞死者,鸡公放血不死,活人溅血棺上

我在乡村当差,除去日日和村里的泼妇斗智斗勇外,还需要处理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这些事情是无法解释清楚的,哪怕我亲眼所见,哪怕我差点丢了命,到了别人的嘴中也成了笑谈。

农村习俗多,我从东湾镇因惹到领导的大舅子,被调到穷乡僻壤的小巴村,刚刚走马上任就被硬拉扯去抬棺材,那次遇上的玩意可真他么恶心人,实际上我在之后对抬棺材的人有股发自内心的崇拜的敬佩。

那日我刚来小巴村,对一切都还晕头时候,小巴村锣鼓敲打来了一支队伍,里面的人俱是披麻戴孝,后面还抬了个棺材,我暗骂一声晦气,刚来就遇见别人出殡,能不晦气吗,因此我准备离开避避风头,谁知身后哐当一声,尘土飞扬,哭丧的都停了,我回头一看。

原来抬棺材一人瞧着年岁过大,身子撑不住,再加上脸上浮肿有些红晕,怕是喝了酒没醒神,致使棺材一角落了地,人群有些嘈杂,那群披麻戴孝的人很是不满,吵吵嚷嚷的,我知道这里的人极其注重礼俗,怕他们惹事便拿出当差的风范,上前说:“快快走了走了,别挡路。”

那群抬棺材的哭丧着脸,说:“暂时走不了,你看江老(摔倒老人)倒了,现在叫谁给抬啊,要是惹怒死者,还得重新回去另找吉日。”

“怎地那么麻烦,赶紧的找个人抬走抬走。”我示意一旁的壮汉,却见那壮汉慌忙摇头:“哪能半路换人,冲撞死者咋办?”他又嘀咕,“这时候谁接这活谁倒霉。”身旁的人连连点头。

我气急,心想这棺材在这横着算什么事情,便说:“不管怎么说,赶紧去找个人。”抬棺材的领头人名叫牛贵,见此先是苦闷道:“今天镇上还有一门丧事,人都去那边了,找不到人也没人愿抬。”说完眼又一亮,冲我道:“我看你是当官的,年轻有劲,身上有福气,也有天命护体,阳气足,轻易不冲煞,不然你帮忙抬一抬?”

“这怎能随便乱抬,他这么个毛头小子搞砸了怎么办?”我心里也不愿,死者的亲人更是不愿意,眼见他们对抬棺材的人指指点点骂骂咧咧,我只能喝止道:“行了,我来就我来。”

这事便这么定下了。

民间故事:半路换人抬棺冲撞死者,鸡公放血不死,活人溅血棺上

牛贵走我身边把抬棺材的忌讳和我说了一通,我大体记下后,脱了外套,垫上他们的肩垫,站在棺材架中间候着。

只听打头一人阴阳怪调的喊着:“半路落棺请鬼神,鬼神带路阴间开,孤魂野鬼速离去。”

说完后牛贵沉声喊号子:“一!二!三!起棺!”

我赶紧抬这棺材,腰上一使劲,头上青筋暴起,我当先就想骂人,对于从没有抬过这东西的人来说,这东西的重量一般人想象不到,我想松手,又忍住了,牙齿被我咬的咯咯的,身旁一起抬棺材的人担心瞅我两眼,我无法搭理,一会儿,前面抬棺材的人开始走了,我也顺着棺材的重量向前迈出一步。

说来也奇怪,迈出这一步后便感觉轻松多了,又照着牛贵说的长呼慢吐的呼吸法,慢慢调节胸腔的气,这才勉强有些余力。

走了得十多分钟进了小巴山,我有些承受不了,山上又不似平地,起起伏伏的力道拿不准,我呼哧呼哧的喘气,身旁的人也累,却完全不像我这般不堪,我猜他们是常年做这种生意,早就熟悉了。

好容易走到坟头,牛贵喊“落棺!”,我赶紧放下棺材喘口气,但是到这还没完,还要让死者入土,主事的人上前主持仪式,一会儿拿了只公鸡,手上刀子磨的尖利,一刀下去断了命。

据说公鸡属阳,血气自然是极阳,杀鸡献血请神庇护,后代子孙福禄。

怎么那么多规矩,我在这站着歇会,等仪式结束后,牛贵又说话了,“起棺,请主人入土为安保后代平安富贵!”

民间故事:半路换人抬棺冲撞死者,鸡公放血不死,活人溅血棺上

我精神一振,赶紧走到坟边,前面有人一点一点引导着棺材入坟,我心说,直接扔进去不行,这费事的劲,但是小巴村的人不这么认为,很快,前面落入坟冢了,终于快到我这地方了。

异变突生,之前需要杀鸡公放血,砍了半边脖子,原本是丢在一边的,谁知道这鸡公没死,双腿一伸站了起来,脖子还是半扯半挂,它咯咯叫了一嗓子,双眼黑溜溜的冲着我的头就飞过来,脖间的血甩了我一脸,把我恶心的不行。

我是又惊又怕,手上劲道全散,手一抖棺材斜着便倒了进去,我随着跌了进去,砰一声砸在棺材上,棺材一角把腿上砸了个口子,血呼呼溅到棺材上,我在里面呲牙咧嘴疼得要死,上面那亲属却大声呵斥,骂我办事不利。

牛贵赶紧下来把我拉上去,除了我外其他人躲避的及时没出事,上面的亲属还在骂骂咧咧的:“你们没什么能耐为什么要接这活,看这一路事情不断,我们家要是出事全是你们的错。”

身旁牛贵沉默不语,我疼得要命,就等着这葬礼完事我好进医院,因此毫不客气大着嗓子吼:“都给我闭嘴,谁要再添乱,我今天就给他关禁闭!”

也因为这句话我在小巴村名声不好,索性这地方穷山恶水的,也犯不着对他们客气。

之后又磨蹭了半天,等仪式全完后,牛贵才骑着三轮把我带到医生面前包扎,那医生看上去像是个野大夫,但是能耐还是有的,止血后又拿了药膏,养了一个月就好了。

在家休养段时间后,牛贵又来找我,说起那日事情,这葬礼的忌讳多是为了死者,其中有些礼节也是为了平息死者的怨气,这怨气也是有差别的,像是被人谋杀的怨气以及寿终正寝的怨气就不同,前者葬礼上可能会发生些不大好的事情,容易出事,后者则简单多了,顺顺利利的下棺基本不会出事。

我抬的那人怨气也有点重,他是辛苦养大儿子后,被儿子丢在这里没人照顾,一时想不开上吊去世的,因对他儿子心中有怨,便走的坎坷点,所幸结果还是好的,没出什么大事。

牛贵笑着奉承我两句,“得亏有您在,我们也算沾了您的福气。”

我说,“既然那么危险,那你干嘛还接这活,我记着你们这行忌讳也挺多的,什么冤死的不抬还是什么不抬。”

牛贵笑了,“要真有这种忌讳,那去世的人得有十成十不能入土为安,我们这一行,也是先照顾死人,再去想着赚钱,死者为大吗,不过也有些人是不喜欢抬这种棺材的,真容易出事,要不是遇见您,今日肯定有一人受重伤,说不准就跟着去了。”

“那你们别干了呗,这么危险。”我记着城市里葬礼好像没这么麻烦,也没有这样专门抬棺材的人。

牛贵更是摇摇头:“我们再不干,谁干啊,这就是讨人厌的工作,我们也干了一辈子了,不过,我家小子我是不让他干了,这活终归不是年轻人该干的。”

之后我二人又聊了些别的事情,牛贵便又去抬下一个棺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