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民间道士鬼故事(民间道士抓鬼故事)

作者:周佳芯 日期:2021-07-30 20:48:00 浏览: 分类:民间鬼故事

民间故事:邋遢道士定阴瓶捉鬼,错捉美女冤魂,悔恨终生

云阳镇有一个邋遢道士,这人不看风水不算命,特有一个神奇的瓶子,能够捉鬼。这个瓶子名叫定阴瓶,瓶身三寸长,色泽暗红,瓶底有定阴两字,由于它已经有些年头了,故字体已经很模糊不清,不仔细看,还真认不出来这两个字。

民间故事:邋遢道士定阴瓶捉鬼,错捉美女冤魂,悔恨终生

邋遢道士用它来收鬼总是很灵验,从来没有失手过,不过只要是被收到这个瓶子里的鬼,若不尽快放出来,时间长了,就会魂飞魄散,永不得超生,所以只要不是万恶的鬼,邋遢道士是不会用这个瓶子来收的。

邋遢道士就曾用这个瓶子错收过一个鬼魂。有一天,有一个叫根生的中年人来找到邋遢道士,说自己的老宅子里住着一个恶鬼,现在已经害死很多人了,自己也险些被这个恶鬼害死,请邋遢道士去收服了这个恶鬼。邋遢道士听信了他的话,就拿着这个瓶子跟着根生去他的老宅子里收那个恶鬼。

到了晚上,根生不敢陪邋遢道士进老宅子里收鬼,邋遢道士就一个人来到了老宅子里。那是一个很有年头的老宅子,破墙烂瓦的都被爬墙虎所遮蔽,加上长年累月的日晒雨淋、年久失修,这时候看起来已经残旧不堪了,好像随时都会倒塌下来,宅子里更是布满灰尘和蜘蛛网,除此之外,已空荡荡的再无它物了。当时月亮很大,照得老宅子里明亮亮的,什么都看得见,前半夜老宅子里还算是很平静,到了后半夜,从老宅子的破木门那里传来沙沙的声音,忽远忽近,时轻时重。邋遢道士知道那不是风吹木门的声音,而是鬼作怪发出来的声响,果然过了一会儿,从破木门那里出现了一个白衣女人,她手里抱着自己的头,头发很长的披着,根本看不见脸,只看见女人的头发不断地滴着血水……

邋遢道士见惯了鬼,也不害怕,反倒很镇静,他拿出来定阴瓶,把瓶口对着那个白衣女鬼,念了一遍咒语,朝她大喝一声:“进来!”很快就把那个白衣女鬼收到了瓶子里。民间故事:邋遢道士定阴瓶捉鬼,错捉美女冤魂,悔恨终生

那个白衣女鬼被邋遢道士收到瓶子里后却很哀怨地向邋遢道士诉说自己是被人害死的怨魂,凶手就是根生,哀求邋遢道士放过她。根生老实木纳,喜欢帮助村里有困难的人,是村民眼中的老好人,唯一遗憾的是,由于家里穷,他都四十岁了,还没有娶上媳妇,就这么样的一个村民眼中的老好人,他怎么可能去杀人,邋遢道士没有相信她的话,以为她是在诬陷根生,就这样任她怎样的哀求,邋遢道士就是没有放出来她,后来她就在那个瓶子里魂飞魄散了。

又过了一年,有一个老头在这个老宅子附近挖埋在土里的老树根,当材火烧,居然挖出来一具女性尸体。警察很快就破了这个案子,原来这是一个女大学生尸体,叫陆小鸣,才二十岁,是省城某大学大三的学生,长得青春貌美,很招人喜欢。暑假里,她来农村里体验生活,有一天她来到老宅子附近玩,却被住在老宅子附近的根生发现了,寂寞的根生贪婪她的美貌,一时鬼迷心窍,趁她不注意,用木棒子把她打晕了,然后把她背进老宅子里强奸了她。等完事后,根生又害怕她清醒后去警察那里告发自己,便索性把她杀了,把她的尸体埋在了老宅子附近。她死后怨魂不散,就夜夜的找根生来索命,根生惧于她的鬼魂,便骗邋遢道士将她的鬼魂收入了定阴瓶里,从而魂飞魄散。邋遢道士没有想到老实木纳的根生居然欺骗了自己,从而无形中成了他杀人的帮凶。

经过这件事后,邋遢道士悔恨不已,就再也没有用过这个瓶子收过鬼。民间故事:邋遢道士定阴瓶捉鬼,错捉美女冤魂,悔恨终生

故事:道士下山之捉鬼

故事:道士下山之捉鬼故事:道士下山之捉鬼

清末,村里有户姓何的人家,是乡里的富户,何员外其祖上是靠辛勤劳作、省吃俭用一点一滴的积累起财富。何员外秉承了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的传统,后来他的儿子何春在衙门里弄了个贩官马的差事,生活更加富有,衣食丰足富甲一方。

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可何员外又舍不得花那雇人的钱,于是就自己喂马。那天何员外晚上起来给牲口添草喂料。远远的就看见马棚边有个女人的身影。一开始他认为是儿媳妇起来上茅房。就停了一下,可那个影子一直站在那里不动,何员外咳了一声。那女人慢慢的回过头,冲着何员外阴森森的一笑,转身就不见了。

何员外被那一笑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手中的筛子和料棍子掉到地上。闭上眼,摇摇头,回想刚才那一幕,叹了声“哎!人老了眼也花了。”

“咯咯咯……”夜色中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何员外这才缓过神来,赶紧往屋里跑。

这下,何员外再也不心疼那雇人喂马的钱了,当天就雇了个三十多岁的壮汉。那晚壮汉喂过马后,回到屋吹了灯,合衣睡下了。躺下以后,困意袭来,迷迷糊糊刚想睡着,就感觉到有一滴水滴在脑门上。壮汉顺手一摸,有点发粘,正在疑惑,“啪嗒”又一滴滴在脑门上。

故事:道士下山之捉鬼壮汉睁开眼睛一看,在自己躺着的上面的房梁上,似乎有一双眼睛瞪他。自从屋门关上以后,房间里就剩下窗户里透进来的那微弱的月光,房顶更是黑漆漆的。那眼睛隐在黑暗中,忽隐忽现。壮汉瞪大眼睛仔细看,“妈呀!房顶上飘着一个人,正瞪着眼睛看着他,那水滴是那人的口水,从嘴里滴下来的。

“啊!谁?”壮汉的一声惊叫坐了起来。扑棱着在被窝头上摸索火石和火绒子。就见那个人从屋顶上慢慢地飘了下来,又飘到窗口,无声无息的穿过墙,飘了出去。

壮汉透过那刮烂的一大块窗户纸看见,一个女人,在微弱的月光下飘飘荡荡,院里马棚里拴在桩子上的马,显得烦躁不安,嘴里发出秃噜秃噜的叫声。

从此何家闹鬼的事便不径而走,有家人给何员外提议:西山道观的林正英道长是位远近闻名的除妖师,不如把他请来捉妖!

林道长被请来后,到傍晚时分,吃了饭,对何员外说:“你们自管睡觉,不用管我,明天早上就见分晓。”

何员外连声称是。

夜渐渐深了,窗外天色阴沉,风声忽高忽低,隐隐有雷声交响,似乎要下雨了。

故事:道士下山之捉鬼“啪……啪……!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林道长斜靠着被褥,眯着眼。一个女人站在炕边上,用手轻轻的推着他,轻声细语的说:“诶……你看看我……你看看我!”

“挺好看的!”林道长也不睁眼,就像说梦话一样,裹了一下衣服,翻身又靠里睡。

女人愣了一下,又轻轻的推他说:“这次你再看看,你再看看……”

林道长好像有点不耐烦,又向里挪了挪,含糊不清的说:“还行,能顺下眼去!”

女人又在脸上摸索了一会儿,爬上炕,沙哑着嗓子问:“这样呢……这样呢?”

林道长慢慢的回过头来,笑呵呵的说:“这次够吓人了!”

“你不害怕吗?”女人跪在炕上看着林道长疑惑的问。

林道长翻身下炕,拿出火绒子,吹着了火,把灯点上。回头看着女鬼说:“说说吧!这何员外与你有何等冤仇?你来此闹腾。”

“呀!”女鬼大吃一惊,原来这林道长原本躺在一张符纸上,随着他向里挪动,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跪在了符纸上。再想跑,已经晚了:“道爷饶命!道爷饶命!”

故事:道士下山之捉鬼女鬼用手在脸上一摸,少了狰狞,变幻成本来的原貌,呵呵!原来是个长相极好的美人坯子。女鬼把事情的经过,怎么受屈,怎么受侮辱,又怎么含冤而死,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原来,女鬼叫秀娘,她的父亲早年是给何家喂马的长工,有一天家中老母病重,秀娘到马棚通知父亲。那天恰巧碰见何家少爷何春,何春见秀娘长的漂亮,就看上了秀娘,并且拿出一些钱给母亲看病。就这样,秀娘成了何春第三房的姨太太。

由于秀娘得宠,后来,何春的正室伙同那两房姨太太,使计做出假象、然后诬陷秀娘与人私通,就……唉!谁让秀娘出生贫寒呢!家中没钱没势,后来不了了之了!

林道长静静地听完秀娘的叙述,和来之前打听到的情况差不多,看来秀娘并没有撒谎。怜悯的问:“秀娘,如果我放了你,你可不可以和何员外家化解这仇恨?自然,我也会让他们给你做法事,超度你的亡灵,投胎一个好人家?”

秀娘听完,嘤嘤的哭起来:“我求道爷饶命,就是为了报仇,可如果我不报仇,这怨恨难消,就算是你放了我,也是一个孤苦的野鬼……怎能看得他们荣华富贵……我恨意难消啊!”

“你认为我灭不了你?”林道长怒问?

故事:道士下山之捉鬼“不是?道爷误会了!对明白人,不说糊涂话。就算是我为了逃命,保住这魂魄,答应了道爷。等道爷走了,恨意难消,我再来寻仇,岂不是骗了道爷,违反了誓言。”秀娘磕着头对林道长说。

“这……”林道长两难了,这秀娘虽然是鬼,却也不恶,恨意难平,冤屈未消。如果强行灭她,对她不公。如不灭她,留着祸害何员外,也说不过去。

犹豫再三,林道长又掏出一张纸符,对秀娘说:“除了让何员外家家破人亡,你说一个让你能够化解怨恨的条件,我和何员外商量,你看怎样?”

秀娘盯着林道长手中的纸符说:“也罢!望道爷告知何家,感念我与他家何春有段姻缘,如今我已做鬼,求何家为我父母置办十亩良田,外加若干银两,也不惘父母生育、抚养一场。如果将来二老不在,他何春要为我父母送终,还得立下字句。”

林道长解了符咒,对秀娘说:“唉!有情有义的女人,怎奈阴阳两隔。我会为你好好超度,望你投胎好人家!”

第二天中午时分,林道长拿着地契、银两、还有何春立的字句去了秀娘家,后来林道长为秀娘做了超度法事……

希望秀娘投胎到好人家吧!从此不再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