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民间鬼故事鬼娶亲(民间鬼故事鬼上门)

作者:李政城 日期:2021-07-22 09:00:01 浏览: 分类:民间鬼故事

鬼娶亲(民间故事)

我们村地处三县交界,虽属任县管,但离内丘最近。因此,人们赶集也好,办事也好,去内丘的多,去任县的少,不过,去内丘县城要经过一大片树林子,那片树林子方圆几十里,阴森森冷飕飕的。一个人打林子里过,头发根子总是一一的。

二爷爷年轻时,常年在内丘城里打短工,经常一个人从树林子里过,从来没有害怕过。太爷爷说他命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星子。

二爷爷实诚,给谁家干活也是下死力气,很得雇主的赏识。有一回完工后,雇主请二爷爷吃酒,二爷爷也不推辞,坐下就喝。这一喝就喝到天大黑了。雇主怕出事,劝二爷爷住一晚再走,二爷爷说啥也不肯,掂着扁担出了门。

枣木扁担八尺八,恶人见了恶人躲,小鬼见了小鬼怕。这枣木扁担是二爷爷钟爱的宝贝,也是他应手的家伙,走到哪儿扛到哪儿。有一年,土匪老杂毛抢他打工的雇主,几十个人硬是被他这根扁担给打了回去,跑得慢的土匪还被他打瘸了腿。打那以后,枣木扁担八尺八的美誉就流传了开来。

二爷爷独自一人歪在树林子里,月光透过稀疏的枝叶,照得地上斑斑驳驳的。二爷爷走着走着,觉得有些困了,就坐在路旁的一棵树下,背靠着树身打起盹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中,二爷爷被一阵儿锣鼓唢呐声惊醒。抬眼看看天,正是夜半时分。这就怪了,谁家半夜娶媳妇啊?锣鼓唢呐声时有时无,空洞缥缈,既像是在数里之外,又像是在眼前。二爷爷正疑惑间,只见远处路口拐弯的地方,飘过来两盏灯笼,隐隐约约地有一队娶亲的队伍跟在后面。还真的有人半夜娶亲哪!娶亲的队伍越来越近了,二爷爷更加迷惑了,娶亲的人们怎么都穿着厚厚的棉衣啊?而且五花八门、花花绿绿的?要知道,现在正是大伏天啊!即便是晚上,也不冷啊?这些衣服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啊?送老衣?……对,就是送老衣!莫非是鬼娶亲?二爷爷一激灵,躲在了树后,改坐为蹲,抓紧了手中的扁担。

娶亲的队伍从二爷爷的藏身处缓缓地走了过去,拐了个弯,又向南而去。二爷爷心里虽然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莫名其妙的兴奋,他悄悄地跟在了后面,想去看个热闹,这百年难遇的机会,岂能错过?二爷爷就是二爷爷,要是换了别人,吓不死,也会吓得屁滚尿流了。

前面出现一个村庄,村庄内灯火通明,彩旗飘飘,“人”声嘈杂,只是缺了礼炮,与人间稍有不同。二爷爷怕被“人”发现,悄悄地爬上一棵大树,坐在枝丫上,偷偷地看着。

婚礼就在那棵大树下举行。二爷爷看到,新娘子几乎是被新郎从轿子里硬拖出来的。新娘子还在奋力挣扎着,不情不愿的样子。有两个“人”摁住了新娘子,让她与新郎拜堂。强抢民女啊?二爷爷看不下去了,掏出家伙,挥舞着扁担,冲向“人群”,凡是被扁担接触到的“人”都立马消失了。刹那间,鬼哭狼嚎、灯火俱灭,一阵旋风刮过,什么也没有了。“人”声没有了,村庄也没有了,月光下,只有新娘子独自一人站在一座坟前嘤嘤哭泣。

二爷爷掂着扁担,冲着新娘子吼道:“哎!你这女子,是人是鬼?”

“俺叫英子,当然是人了。只是被恶鬼强行架到了此地,逼迫成婚,多亏了好汉,赶跑了恶鬼。还请好汉救人救到底,送俺回家……”

二爷爷大怒,抡扁担将土坟一顿乱打,打得尘土飞扬,夷为平地才作罢。二爷爷问明白英子的住址后,领着英子向林子外走去。

依林山庄,名美、村美、姑娘更美,难怪连鬼都想娶这里的姑娘为妻。

二爷爷腿长,步子大,他不觉得走得快,英子姑娘一溜小跑才勉强跟的上。二爷爷自有他的想法,在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的,要是被人碰见,可就有嘴说不清了,自己还没有娶亲呐。娶亲?要是能娶像英子这样漂亮的姑娘为妻该有多好啊!两人各想各的心思,一路无话。到了依林山庄村口,英子姑娘低声说道:“大哥,我到家了,请回吧。”

二爷爷虽然有些不舍,但他毕竟是条汉子,拿得起放得下,看着英子姑娘走入村中后,转身向自己的村中走去。

几天后,二爷爷听人说道,依林山庄出了件怪事。说是有个叫英子的姑娘,下午还好好的,吃晚饭的时候,突然瘫倒在地上,说起了胡话。家里人急忙将她送往医院,没有走到城里,人就没气了。医生检查后,确认已经死亡,尸体被拉了回去,停放在家中,打算择日入殓下葬。不想,半夜里又活了过来……二爷爷听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英子的父亲在一位老者的陪同下,带了很多的礼品,来答谢二爷爷的救命之恩,并说要把英子许给二爷爷做媳妇。二爷爷高兴得差点儿翻俩跟头,太爷爷虽然不太如意,却犟不过二爷爷,只好随他了。

多年后,早已成了我二奶奶的英子,红着脸说,二爷爷当年那一扁担打得太及时了。要不然,等她跟恶鬼拜了堂。就再也回不来了……

灵异故事:鬼娶亲

灵异故事:鬼娶亲

七月十三的晚上,清清冷冷的月光斑斓的照在田野上,朦胧的雾气飘散着,一切都显得模模糊糊。

山脚下伐木场大门旁边樟木树上,蹲着几只夜猫子咕咕的叫着,它们的个头如同大碗一样,眼睛放着寒光。

“这讨厌的夜猫子。”留守值班的老张与小崔,站在门口吼了几声,不见它们有丝毫动静,老张找来脸盆敲出声音吓唬,那些夜猫子才扑扑楞楞的飞走了。

可是老张他们刚回屋,那些夜猫子又接二连三的出现在了大门口,后来老张与小崔干脆不管它们,把大门关上回屋去了。

这时,小崔忽然侧着耳朵听起来,老张问他:“小崔,你听什么?”

小崔说:“张叔,是哀乐声,好像有出殡的。”

“出殡都是下午的事,哪有半夜里出殡的。”老张点了支烟说。

小崔说:“张叔,你仔细的听听。”

这时,老张也仔细听起来,确实,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悲悲切切的乐器声。

“没准是哪个神经病大半夜放着录音机玩的,我们就值我们的班,别管那么多闲事。”老张吐着烟圈说。

灵异故事:鬼娶亲

又过了一会儿,小崔说:“张叔,那个声音好像是朝我们这里来了。”

“走,去瞧瞧是那个神经病大半夜的来吓人。”说着,两人披上衣服,从墙上拿起电警棍来到大门口。

就见远处升起来薄雾,这不是平常的雾,而是那种黑黪黪、绿幽幽的雾色,竟然和香港鬼片里的雾有几分相似。

这时,那凄凄惨惨的唢呐声越来越近,并且看见有几个模糊的黑影朝着这边奔过来,两人心里胡思乱想着,一下子紧张起来。

那几个黑影子来的速度很快,他们好像是腿不沾地的跑,渐渐的近了,两人竟然看见几个黑影子扛着几杆黑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看清楚了,他们根本就不是真人,而是几个纸人,白白的脸红红的腮帮。

两人只看了这一眼,他们就像一阵风一样从大门口过去了,什么也没有留下,要不是两人同时看见了,甚至都怀疑刚才是不是错觉。

这时,黑雾中吹吹打打的唢呐声再次响起来,有点像哀乐的感觉,但在这哀乐中,好像还夹杂着喜庆的音调,太怪异了。

忽然,老张被人给紧紧的抱住了,紧张的一下子跳起来,手里的电警棍砸向那个抱自己的那双手。

“哎吆!”一声,是小崔的声音,老张气急败坏的说:“小崔,你这是干熊的,想把我吓死呀!”

小崔握着发疼的手,结结巴巴的说:“张……张叔,你快看,那雾里有一匹马,真的是一匹马。”

老张朝黑雾望去,果然见里面探出一匹白马,而那唢呐声就在白马的后边传来的。

白马慢慢的朝大门这边走过来,老张和小崔不由自主的朝一起靠了靠,随着白马慢慢的离他们越来越近,就见这骑马人穿着只有死人才穿的寿衣,白青色的脸阴沉着十分难看,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也看不出是笑还是哭。

灵异故事:鬼娶亲

明明就是个死人,可身上却偏偏戴着一朵大黑花。后面跟着两男两女四个小孩,脸雪白、红腮帮,捧着茶壶、茶碗。

那骑着大白马的人,眼睛呆板的看着前方,连看都没看老张和小崔,就这样慢慢的走过去了。后面那些吹着唢呐的队伍,卖力的吹吹打打,而在他们的后面,是一顶大花轿,只不过这花轿,和我们平常的花轿不一样,是黑色顶的轿子。

整个队伍人的表情都很僵硬,并且他们的脚好像根本就不沾地。这是在娶亲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阴婚?

轿子离二人越来越近,这时,轿帘慢慢的掀开了。小崔结结巴巴的说:“张……叔,那个……那个女的我认……认识,是……是俺村的,可……可她已经……死了。”

就见这女的朝二人一笑,慢慢的又放下轿帘,被四个小鬼抬着远去了。

黑雾散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二人无力的瘫在地上,太吓人了。

天亮以后,伐木场的工人陆陆续续前来上班,与小崔同村的一个人说:“昨天咱们庄上有一个配阴婚的,那个人给女方家很多聘礼,还扎了一个黑顶大花轿。”

小崔说:“你不用说了,这件事我知道,就是咱村的那谁……”

与小崔同村的那人呆呆他,说:“小崔,你昨晚在这里值班,怎么会知道的?”

小崔说:“这件事,我和张叔昨天晚上都见到了。”

那人一听,张大了嘴巴说:“这……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俩昨天晚上真看到了,她还冲着我俩笑呢……。”

故事:鬼娶亲

故事:鬼娶亲

图片来自网络

很久以前,路名村是一个平静的小村庄。有一天,村里的老教书先生去世了,村里的族长就从镇上又请来一位年轻的教书先生,这个年轻人叫张文才,长得眉清目秀,仪表堂堂,村中年轻女子对他都十分痴迷,可是他只对族长的女儿小玲有好感。

半年后,张文才和小玲恋爱的消息传到了族长的耳朵里,族长大发雷霆,因为小玲早被他许给了镇上首富的儿子,张文才这个没钱没势的人做自己的女婿他是绝对不允许的。

为了自己的幸福,小玲决定和张文才私奔。

一天夜里,俩人匆忙逃到了山上,准备翻过山丘离开村子,可是族长却早在离村的必经之路上等候。族长让人把张文才抓了起来,他们把张文才绑在树上然后无情的烧死了他。

故事:鬼娶亲

图片来自网络

张文才烧焦的尸体在山上放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村里很多人开始莫名其妙的死去,一个接一个,死去的都是帮助族长抓张文才的人以及他们的家属。每到半夜的时候,人们还能听到山上传来的惨叫声,就像张文才被烧死前发出的惨叫声一样,十分吓人,全村都笼罩在死亡的恐惧之中。

村民知道那是张文才的鬼魂在作祟,在报复。他们赶紧上山把张文才的焦尸埋葬了,希望他入土为安,不再祸害村中百姓。

可是死亡并没有因此停止,村民还是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看着是个道士模样,他说山上的鬼魂死的不甘心,如果能把小玲嫁给他,也许他就能原谅村民,不再作恶。族长虽然不愿意,但是看着村子里每天都有人死去,他也只好答应了。

故事:鬼娶亲

图片来自网络

那晚,他们给小玲穿上嫁衣,披上红盖头,用一顶轿子送到了张文才的坟墓前,小玲刚下轿子就被坟墓中伸出的一双焦手拉了下去,村民吓得一哄而散。

第二天,族长率人来到张文才坟墓前,他们壮着胆子挖开了坟墓,希望能救出小玲,可是坟墓里空空如也,张文才的焦尸和小玲都不见了。

不过,从那以后,村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再没有人离奇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