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鬼故事

带色情灵异鬼故事(带上耳环摘不下来的鬼故事)

作者:刘世博 日期:2021-07-18 18:48:01 浏览: 分类:灵异鬼故事

故事:去古镇旅游,老板娘硬塞她银手镯,回家夜夜梦游才知被算计

故事:去古镇旅游,老板娘硬塞她银手镯,回家夜夜梦游才知被算计

本故事已由作者:耳先生,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我见过诡,和女朋友一起。

那时还在热恋中,我们约好某个假期出去游玩。

年轻人贪玩,看到一些景区民宿的小广告,觉得新鲜,便想去试试。

那会民宿文化还不是特别盛行,不像现在,盖个酒店换个包装就打上民宿的幌子。

那会的民宿,屋子主人平时就正常居住着,然后腾出房间来给游客租用。

看来看去,我们最后挑了一家叫“一川斋”的古色古香的民宿,想着拍照的时候显得自己有文化一些。真是越没文化就越装。

但是不曾想到,越古老的东西,古怪事自然就越多,尤其是那些偏远的地方,阴盛阳衰。

一路颠簸,赶到一川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

当时是深秋,阴天,天黑得也快,我们见到老板娘的时候,已是暮色四合,远处偶尔有巨鸟或兽类的鸣叫,让周遭显得些许荒凉。

通往一川斋的路还是泥路,就门前铺了一些青石砖。

因为是宅院,屋子的四周会用围墙围起来。但是一川斋的围墙有点过分,接近三米高,墙面被刷得惨白,暮色中像是一些东西的白森森的牙齿。

我虽然比较喜欢独特的东西,但这样的怪异设计,还是看着有些不舒服。

也是后来才知道,整个一川斋就住着老板娘一个人。

她四十出头,长得瘦弱矮小五官紧凑,尤其是鼻子,又长又尖又细。

不知道出于配合民宿包装,还是她平时就这种打扮习惯,印象中老板娘由始至终都穿着民国的服饰,短袄花裙。

老板娘的话极少,见面的时候只说了三句,然后把钥匙交到我们手里,径直回了房间,再也没出来过:“这是你们的钥匙。天黑了不要到处乱走。屋子后面不要去。”

我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舟车劳顿,女朋友催促我赶紧入住休息。

睡了一觉,凌晨一点多我居然醒了,回头看看女朋友还在熟睡。

我躺在床上,想要刷一下手机,发现信号特别差。我是那种难以安静下来的人,翻来覆去难以入睡,百无聊赖之下,便想起身出去走走。

来之前看广告介绍,一川斋是几十年的老斋,起身后却有些失望,我们住的地方很明显是两层楼高的现代建筑。禅房风格仿瓦屋顶,落地石柱镂空木门窗,让人有点住进了小寺庙的感觉。高墙上有大灯,不知道是坏了还是省钱,没有开。

我想看看一字排开的房间,一共住着几个客人,月光只能照亮斋前的空地,其他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也是后来才知道,当时就住着我和女朋友两位客人。

四周逛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老板娘说的话,不要到处乱走,不要去屋子后面。

当时不明白为什么不要到处乱走,只觉得是提醒自己有蛇虫鼠蚁或者迷路之类的危险。更不解的是,为什么不要去屋子后面。

从一川斋的格局设计来看,站在空地上已经是一览无余,屋子后面还有什么?就我这叛逆小脾气,原本想着明天一定要去看看,后来玩起来忘了,再后来,是在那样恐怖的情况下才得知后面有什么。

老板娘住在我们房间对面,隔着一块空地,我看见她屋子里亮着昏黄灯光,便想去搭一下话。

一来了解下环境,二来这个镇的一大特色是古玩和赌石文化,这玩意没有本地人带着容易被坑。

可是我笑得不要脸不要皮地轻叩房门时,里头传来了一阵金属落地的声音。

那声音持续了好一阵,声音大小不一错落无致,有的清脆有的沉闷,还有金属滚动一段距离后晃动倒地的声音。

凭经验,应该是打翻了一堆银器玉器。再后来,便是一阵仓促的窸窣声,想必是老板娘在慌张收拾。

“老板娘?”我又叩门轻问。

忽然啪的一声,屋子里的灯灭了。这一下可把我吓一跳。

灯灭的那一瞬间,眼前一黑,耳朵嗡嗡响。几秒后再次看清东西,能看到的是浮尸般惨白的墙面,漆黑深邃的走廊,让人后脊背发凉的月光。

不知为何,我感觉那一瞬间四周静得怕人,黑暗中有眼睛在窥视自己,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头皮发麻。

见老板娘再没动静,我也赶忙回了屋子。兴许是吓累了,一进房间我便倒头昏睡。

后来我好像又醒了,只是到现在也分不清,那是现实还是梦境。迷糊间透过窗户,我看见了老板娘又出了房间。

她搬来一张桌子,把一大堆的银首饰放在了桌面,耳环手镯项链发钗,一件又一件摆放整齐,好像那些东西是有生命的,她在让它们出来晒月光。

老板娘在桌子一角点燃一炷香,淡淡烟雾不升反降,萦绕在银器四周,月光那么一照,像极了银器泛发的寒气,让人发憷。

然后,老板娘就那样扭头离开了。印象里最后的画面,是她疾步下颤抖的双肩,扭动的屁股。

2

第二天醒来,快接近中午,推门出去后发现老板娘已不知踪影。

算得上睡了一好觉,神清气爽的我们准备去镇里吃喝玩乐。

淘古玩是我们选择来这个镇旅游的首要目的,像我这样没有大智慧,自认为有点小聪明的人,捡漏这种事是最喜欢干的。

女朋友更是,贪小便宜简直就是血液里流淌的美德。

两人兜兜转转走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信心满满的下手机会。最后,我们停在了一位姓古的,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摊前,因为他带着老花眼镜,我们想趁他眼花。

交流一番后,发现也没有什么利可图,作罢准备离开时,古老板留住了我们。

“两位是过来旅游的吧?”

“是啊,怎么?虽然是外地人,我们也是内行人啊。”小算盘很多的我,担心古老板居心不良,得先防着他。

“呵呵,先生多虑了。两位在一川斋入住?”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感到惊讶。

“我看到两位钥匙上的挂饰而已,这两天住得……习惯吧?”古老板似乎换了个词表达。

“还不错。”当时我只觉得,古老板无事献殷勤,必定是想要卖什么东西坑我们的套路。可没想到,古老板话里的真正意思。

“那就好,就好。镇里很多好玩的地方,相信两位一定会过得很开心。只要……只要不贪图小便宜就行。”古老板话里有话,可惜我当时听不出来,只想,不要贪小便宜?这话说的,去那个镇淘古玩赌石头,哪个不是奔着小便宜去的。

临别时,古老板还非常客气地给了我们联系方式,说有什么事可以联系他。

我当时也没多想,权当那些都是他经商之道的话术套路,还差点把名片给扔了。

离开这个摊位后,我们又陆陆续续逛了几圈,算是小有收获,心中自然美滋滋,再次回到一川斋,已是晚上八九点。

日沉月升,做梦的时刻开始了,这噩梦,也刚刚开始。

3

“渣星,快过来看。”

准备回房间的时候,我听到女朋友在走廊上发现了什么,招呼我过去。

过去后发现,是一张铺着艳红桌布的桌子,上面摆满各种风格古朴的银器,戒指手镯耳环项链发钗,款式齐全。

再认真看一下每件银器,上面都有明码标价。看样子应该是老板娘的摊档,平时有空拿去镇里售卖。就这样放着,也不怕被偷,心还真够大。

女朋友拿起其中一个手镯,发现设计非常独特。可能是梵文吧,整个手镯都是,反正看不懂,就觉得特别,带手上就装得自己有内涵有故事的那种。

女朋友往手里一套,惊讶地发现竟然刚刚好,简直量身定制。

原本想买下来,可是老板娘不在,只好脱下来放回原处。可是后来才知道,这手镯一带,某些可怕的东西,算是缠上了。

回到房间,洗漱完后,女朋友忽然惊叫起来。我被吓了一跳,赶忙跑过去。

女朋友把手臂抬到跟前,我惊讶地发现,刚才带手镯的地方,竟然黑了细细一圈。认真查看,上面还有若隐若现的梵文一样的东西。

“我听人家说过,有些人体质不适合带银器,肉会越带越黑。这反应也太快了吧。”女朋友惊讶道。

“什么啊,我看八成是那手镯掉色了。拿东西洗洗吧,洗不掉就不管了,过几天洗多了自然颜色就淡了。再说了,你这样跟纹身一样,还挺有个性不是。”我调侃道。

女朋友也觉得有道理,没再多想。两人睡到半夜的时候,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时我和女朋友在一起一年多,同居了两个月,她偶尔会说梦话,但从未发现会梦游。可是那晚,月色正浓时,她竟然梦游起来。

“不要,不要,不要... ...”

刚开始,女朋友只是一直呓语,我以为她又说梦话了。后来迷糊间,我看见她坐在了床边,话音越来越小,语气越来越虚弱。

我以为她要上厕所,自己也太困了,也就没理会,直到她打开房门,摇摇晃晃往外走的时候,才发现事情不对劲。

约莫等了一分多钟,女朋友还没回来,我才有了不祥的预感,困意消失大半,赶紧起床出去找她。

等到我走出房门,发现女朋友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另一端。

本想喊她,可是这大半夜的,又怕吵着老板娘睡觉。再者,虽然夜色昏暗,还是能感受到女朋友当时的不正常。

她走路的姿势很怪,有点像不想往前走,却无形中有根线扯着她往前走一样。

我第一时间猜到的,是她正在梦游。曾听老人家说过,梦游的人不能忽然喊醒,容易失心疯,我只好小心翼翼跟了上去。

女朋友走到走廊尽头时,忽然停下来了,披头散发杵在那里,飘忽摇摆。站了一会,她忽然把手一抬,轻轻一推,迈身进了一个房间,消失在了夜色中。

说实话,我那时还真有点怕,从来没有经历过,不知道她想干嘛,会干嘛。二来女朋友瘦弱的身子飘忽不定,像个诡一样,让我感到有些寒意。

见她进房间后,我也撒腿跟了上去。到了才发现,那根本不是房间,门的后面又是一条深邃昏暗的长廊。

那晚月光又大又亮,也只能照进长廊一两米。再往里面,是浓稠的黑,犹如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我当时感到很诧异,我们从未来过这里,她怎么知道这里有个长廊?里面又是通向哪里?她进去做什么?

可是来不及再思考什么,怕她出什么事,我也一头扎进了这黑暗当中。进去后才知道,老板娘说的,不要去屋子后面,指的就是那里。

这通道的后面,怕不是一个冰窟,越往里走就越寒人。摸黑前行了五六米,我摸到墙壁后一个拐弯,才依稀看见亮光。

寻光而去,很快就到了一处亮堂的地方。那是个天井,天井周围的世界,终于能略知一二。

那是古宅,真正意义上的古宅,有几十年,不,从三排五进砖木结构硬山顶,挑檐上精致的动物浮雕,墙面上裸露的青砖来看,这古宅已有上百年历史。

之所以说只能略知一二,是因为天井的四周,又有七八条不知通向哪里的长廊。

这样看来,我进来的地方不过是一条小通道,古宅的大门在哪,这错综复杂迷宫一般的老房子,究竟有多大,到我死都是个谜。

再看看女朋友,正要通往其中一个走廊。

看看四周的环境,我怕这么走下去,两人都会迷失在这古宅中出不来。情急之下,我冲上去抱住了她,让她的头落在我的肩膀上,然后双手托起她的屁股,抱起来就往外走。

让我惊讶的是,女朋友在我抱起来的一瞬间,竟然像是忽然泄了气的皮球,软绵绵地摊在我身上。这也倒好,我赶忙摸黑前行,快步离开这鬼地方。

然而出门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谁把那木门给锁了,还是那种大铁锁。

站在门后,我作死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漆黑的走廊,竟然顿时心慌发麻,总感觉古宅里会有什么冲出来一般。

我被吓得一个肝颤,情急之下,冲大门就是一腿。要不是当时门都给我踹烂了,还不知道自己竟有如此洪荒之力。

出来后,我抱着女朋友径直冲回房间。

不知道是古宅里太冷受寒了,还是刚才过于紧张能量消耗过度,回到房间感觉自己全身不适,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怕女朋友又会梦游,睡着前,我手脚并用死死抱住她,一整晚再也没有松手过,太怕失去她。

4

第二天醒来,已是下午两点多。我爬起来坐在床边,感觉头痛欲裂,再看看女朋友,还在一旁沉睡。

掀开窗帘后发现,女朋友的脸色有些苍白,可能电视剧看多了,我第一反应是拿手指放在她的鼻子边,发现有气息后才松了口气。

我简单洗漱了下,整个人也精神很多。再回到房间,发现女朋友也醒了,虚弱无力地坐在床边。

我不敢提起昨晚的事,只是旁敲侧击问她昨晚是不是做梦了。她已经什么都记不起来,只要稍微思考,头痛得要裂开一般,我也不敢再去问什么。

两人简单吃了几口,发现彼此状态都很差,再无外出游玩的心情和精力。

无意间,我发现女朋友的手不太对劲,拿过来一看,黑了一圈的地方,黑得更明显了。而且不单止手腕,就连手心手背和手指甲,都开始泛黑。当时还没联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只觉得是过敏。

各种不适下,两人思来想去,碰巧发现下午四点多有列车回家,便决定提前回去。

网上退了房,打包好东西准备离开时,刚走到民宿门口,终于再次见到老板娘。

“你们……二位这是要去哪?”老板娘几乎是冲过来的,我甚至有些读不懂她复杂的表情,紧张里头夹杂着惊慌。

“哟老板娘,我们身体不舒服,就准备提前回去了。”我笑着说。

“她……你女朋友也一起回去吗?”说这话的时候,老板娘的眼睛一直盯着我女朋友不放,即便说话的对象是我。那眼神里,我竟然读出了迷恋和不舍,弄得女朋友挺不好意思,稍稍往我身后躲了躲。

“这不是当然的事吗?我们下次再来吧。”我牵住女朋友的手,准备离开。

“不……等一下,等一下。”听到我们真的要走,老板娘好像被吓了一跳,然后慌慌张张地从兜里拿出来一个银手镯。

不过感觉她过于慌张了,很想说些什么,一下子竟然急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拿手镯的手都有些颤抖。

我一看,那不是我们偷偷戴过,还搞得过敏的手镯吗?刚开始以为她是想临走前推销给我们。

“这手镯不错,只是……有点小贵啊老板娘。”当时想,虽然这手镯带着过敏,但款式设计和用料真心不错,说不定还是个古董。

如果老板娘肯让价,买回来再卖出去,还是可以赚一笔的,来这个镇一趟不容易,怎么也得捞点好处回去。

所以当她拿出手镯时,我血液里流淌的小算盘又打了起来,准备跟她砍砍价。

“不用钱,送你。能住进来就是缘分,送给你。”老板娘也听出我想砍价,立马抢过了话。

只是,她的那些话,是对着我女朋友说的,一边说还一边往女朋友手里塞。

女朋友一时有些为难,虽然她和我一样,是那种贪小便宜,不,持家有道的人,但东西贵重,还是不好意思收。

我看到这情况,一把就抢过手镯,生怕老板娘反悔,交流的话都不再愿意多说,把手镯往女朋友兜里一揣,赶忙跟她告别离去。

走了大概二三十米,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老板娘一直站在大门口目送我们。

她还是穿着那身短袄花裙,粉底有点多,让她的脸快和墙面一样白,站在古民宿前,像一幅拍摄于民国时期的遗像。

那时候她的表情,我已经看不太清,只是模糊间感受到,好像是严肃,又好像是愤怒。

5

回去后,原本打算第一件事,是帮女朋友解决梦游的问题,实在太吓人了。

可女朋友一回去就病倒了,一直高烧不退。

连续好几天,把她都烧迷糊了,不单晚上说梦话,就连白天也开始说。

我很努力听,就是听不清她说什么。尝试回忆一些东西,但只要一思考,她就头痛欲裂。

还有她那手,除了手腕手掌泛黑,一些血管也开始泛青黑,跟中了毒一样,吓出我一身冷汗。

最可怕的还是她梦游的毛病,回去后的每天晚上,她都会梦游。

去古镇旅游,老板娘硬塞她银手镯,回家夜夜梦游才知被算计。

为了不让她出什么事,我只好用最笨也是心里最踏实的办法,手脚并用整晚抱住。

当然有带她去看医生啊,从本地到外地,从名医到江湖郎中,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就是没用,烧就是退不下来。

万幸我们命不该绝,最艰难的时候,遇到一个老中医,给我们指了一条明路。

“你们这情况,要不试试问仙婆吧。有些东西,真不好说。我行医数十年,见过很多怪病,也见过很多无法解释的东西。像上个月,一个小孩每天晚上都会哭,各种检查都没问题,就是哭,怎么哄都没用。后来去仙婆那里一问,说是没有给他死去的爷爷烧够钱,回来闹了。第二天纸钱一烧,嘿,小孩还真就没哭过了。不好说,你们去试试吧。”

我算不上个无神论者,从小到大家里人也都有点信这些,所以医生这些话,让我醍醐灌顶,拍着自己脑袋骂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个。

被医生这么一引,加上这段时间来的古怪经历,往灵异那边一带,很多事情一下子就解释通了。

回去后我赶紧找了一个当地比较出名的仙婆,仙婆也直接,立马就说我们在古民宿那惹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但麻烦的是,她只能问出这个,具体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对方想干嘛,怎么解决,一律属于业务水平之外。

我伸手去拿裤兜里的烟,一张纸也顺带掉了出来。那是一张名片,虽然和裤子一起被洗得有些皱巴,但上面的文字还是清晰可见。

是那天劝我们不要贪小便宜的,古玩店老板的名片。

望着名片发呆的那一刻,回忆起当天和他谈话的点滴,我有非常强烈的感觉,这件事和这老头有关系,而且能帮我们化解,所以赶忙打了个电话过去。

事实证明,我的预判是精准的,在他的帮助下,真相终于浮出水面,一切问题也迎刃而解。

6

再次回到那个镇,已时隔半个月。我们没有直接回古民宿,而是听从古老板安排,先去他家商议解决办法。

“哎……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想这么做。”把事情大概经过跟古老板讲完,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而我心里却是不停骂脏话,早知道也不早告诉我们,坑你爹呢这是。

古老板这里的她,自然指的就是古民宿的老板娘。

“我先把事情原委告诉你们,但是小伙子,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冷静才能解决问题。”

我没有说话,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但内心的愤怒早已开始隐隐作动。害我女朋友命都快没了,我冷静你奶奶个腿。

“一川斋的老板娘,姓罗,是我表嫂。唉……她是个可怜的人。原本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三口之小康之家,其乐融融。可惜我表哥福浅,很年轻就突发心脏病,走了。走的那年,儿子才五岁。从此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我表嫂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即将享福的时候,想不到再次飞来横祸。就在前年,儿子好不容易大学毕业,没想到回家的路上发生车祸,又没了。表嫂可谓是终日以泪洗面,肝肠寸断。儿子孝顺啊,舍不得离开她妈,魂回来了,深居在后面的老屋里,久久不肯离去。你们这一去,碰巧……”

介绍了老板娘的悲惨遭遇后,古老板又把她们娘俩的阴阳计计谋,交待得一清二楚,听完后,我简直火冒三丈,当场就把古老板的桌子给掀了。

真是六月里反穿棉袄,里外都是火。

况且,她们想做的那种事,对我们来说简直是莫大的羞辱,还不如直接要了我们的命死得有尊严。

万幸我不知道古老板厨房在哪,不然拿着菜刀就冲出去了。

古老板是花了好几个小时,各种道理各种讲,各种办法各种用,才让我冷静下来,理智控制自己,听从他的建议,用最实际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后来除了把女朋友的问题解决了,没想到还发现了,另外一个关于她们母子的惊喜。

7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还得回到古民宿去。

根据古老板的描述,女朋友之所以这样,是被老板娘下了咒了。去之前,古老板已约好老板娘和她儿子,一同协商解决。

一方面,怕我冲动坏事,另一方面也是我八字太硬,不适合作法的时候出现在古宅,所以我只能在一川斋前等。

那可真是难熬啊,好几次想冲进去,又怕自己帮倒忙,只好忍住。

为了泄愤,我把一川斋地板上的石块全掀了,场面堪比战后,也以此转移部分情绪。

万幸的是,大概两个小时后,女朋友终于出来了。

她是单独出来的,见到我的第一眼就冲过来抱住了我,哭个不停。这也难免,毕竟见诡了。

虽然还是很虚弱,但是从眼神和脸色来看,她整个人精神不少,有一种酒醒的感觉。见到她这状态,我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

缓了好久,在坐火车回去的路上,女朋友才慢慢把古宅里的经历告诉了我。

女朋友和古老板进去后,到了一间昏暗的房间里。

因为发烧,整个人迷迷糊糊,记不得路,也看不清房间样子,只记得那里很矮,窗户很小,墙面和窗户贴了很多符,很压抑。

这也难怪,根据古老板的描述,其实当日,女朋友第一次戴上手镯,并梦游进古宅的时候,三魂六魄就已经不见了一魄。

这也是为什么女朋友总是梦游,还大白天说梦话的原因,她无意识地想要回去找她的魂魄。

能记起来的,也是一些零星的对话。

大概就是,老板娘深爱自己的儿子,儿子死得早,婚都没结,没享受过,也觉得对不起老公对不起列祖列宗,没能让儿子成家立业。

听到这个,我差点没拿刀冲到火车驾驶舱,劫持火车调头回去报仇。

只可惜没刀,火车也不能调头,再加上女朋友再三哄劝,我才冷静下来。

“后来呢?那两个畜生怎么就答应放过你?你没有吃亏吧!”

“想什么呢,当然没有。老板娘是不答应的,古老板怎么劝都不答应。是她儿子答应的。”

“她儿子?”

“嗯。其实这些阴谋诡计,都是老板娘一个人的主意。另外,整个事情,并不是古老板说的那样,什么车祸舍不得离开所以呆在古宅。其实,古老板和老板娘都不知道,她儿子是自杀死的,自己故意撞那大货车。后来也不是舍不得离开她妈,而是老板娘叫人作法,硬是把他的魂封印在古宅的。她儿子早就想投胎轮回了。”

“哇,这么大惊喜?老板娘知道自己儿子原来是自杀的,不是要被气死?”

“应该是吧,听完儿子的话,她快要晕过去了。她儿子之所以自杀,就是因为老板娘占有欲和控制欲太强了,导致她儿子患上抑郁症。可惜老板娘一点都不知道,还自认为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好。哎,我觉得他们都挺可怜的。”

“可怜?可怜个屁,你命都要没了。要是下次再让我碰见那老板娘,我非得给她几拳不可,还想抢我老婆,大爷的。”

女朋友笑着不说话,一直安慰我消消气,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原标题:《古民宿》)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故事:包头的25个灵异事件,本地人都很少知道!

1大水卜洞夜哭女

东河的大水卜洞夜里很恐怖。有个叫明明的小伙子,晚上喝多了回家。看见一个蒙着头发的女人正在哭,衣服穿的很破烂,出于好奇,上前就问:你为什么哭?女人不做声。他又问:喂!你哭什么?女人还是哭,不做声。明明拿手碰了一下女人的头,打掉了女人的一只耳环。女人一回头……一张腐烂的脸,舌头一尺来长。明明吓的赶紧就跑,听见女人在后面叫他:明明,明明,给我耳环 ……回去后,因为受到惊吓,不久便去世。(走夜路看到哭的人,还是绕行吧)

故事:包头的25个灵异事件,本地人都很少知道!

2

三三照相馆

好久之前,三三照相馆的小学徒亮亮,明天就出徒了可以独立给人照相了,他这个兴奋呀,别人都下班了他仍然在摆弄那架照相机。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晚,店中昏暗,店外行人稀少。这时,亮亮感觉有哪不对劲儿,猛一抬头看见一男一女不知何时已站在他面前。亮亮说:“你俩干甚?”“我俩照结婚相“,男的回答。亮亮说:“下班了”。对方:“我们只能晚上才能出来,你就行行好给我们照一张相吧,我们出两倍的钱。”亮亮:“行吧”。亮亮收了钱,麻利的给二位照完相,打烊回家。走到水口街时看到一家人家好像在办喜事,走近一看才知道是配阴婚的,路过人家门口往里一看,亮亮吓出一身冷汗,新人的照片就是刚才那一男一女!亮亮撒腿就往家里跑,到家后大病一场。

第二天,店里的一个伙计照例将前一天照好的底片冲洗出来,但最后一张没有任何影像,是张白板,另一个伙计打开收款箱,大叫一声:怎么这么多冥币!(小伙伴们不管是加班还是出去玩,都要早早回家哦)

3

半夜还是别溜达

半夜三更出去真心见鬼。去年的年底和好朋友出去玩LOL的排位赛,两点多在友谊大街晃荡,说了些忌口的东西,突然有辆大卡车在人行道上就撞过来了,旁边还有树和商店,那司机面冲我俩,感觉就跟死人一样,然后我俩就吓傻了,反应过来发现什么都没发生。(打完LOL也要早早回家)

故事:包头的25个灵异事件,本地人都很少知道!

4

毛凤章营子投胎花猪

好些年前的事情了,故事发生在东河,连糖厂那边的人都知道。

那天是个雨夜,大约夜半两点钟,一个出租车司机跑夜车,路过宁鹿的时候有两个人招手,司机停了车之后,两人都坐到了后面,说去毛凤章营子。司机开了一会儿,觉得的有些奇怪,从后视镜看,两个人都穿着古代结婚时候的衣服,大红大绿内种,新郎的面孔惨白。

司机有些恐惧,就问了问:你俩咋大半夜穿的这衣服?新娘说:唉,俺们是农村的,结完婚没车啦,也没来及脱。虽然回答含糊,司机也没再问。车到了地方,两个人下了车。司机吼住啦:唉!钱也不给就走呀?!新郎转过头,笑的走过来,让新娘一把拉住。新娘一个人走过来,塞给司机一张100块。司机拿过来,找完钱准备递出个时候,两个人已经看不见。司机有些奇怪,不过挺高兴,就开车离开了。

第二天,司机还睡着,就让老婆“跌刘”起来了,狠狠的骂了一顿:“收钱不看的,剩钱也收?!恩?!”司机一看老婆手中,顿时惊了,昨天收新娘的不是100,而是一亿冥币。刚好,司机那天又路过毛凤章营子,听村里的人说,一户人家平白多了两口花猪,头上都戴着花冠色红,宛如一对新人。村里半仙算过后,说是冤魂投胎,至于为什么在那里,就不从知道了。

5

晚上回家……

我上初中那会,我们同学他爸骑车带着他妈,回东二里半,走的南海那个近道,然后她妈就看见有个白的东西,一直跟着他妈。他妈回家就疯了,见谁打谁,还拿着菜刀要砍他爸了,让他爸打了俩个“逼兜”,昏过去了。第二天醒来,人们问她记得昨天干过什么吗,他妈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同学的爸爸好暴力哦)

6

医院陪床的晚上

几年前,有一个家人住医院,晚上我陪床,病房靠门的那张床正好没人,后半夜我就躺倒床上休息,似睡非睡时听得床下有人说话,很清晰,我也没多想起身开灯朝床下看了看什么也没有,旁边床位前几天住进来的老大爷问我找什么东西,我说刚听到床下有说话声,大爷一声没吭,蒙头就睡了。第二天大爷告诉我前一天那个床上刚死了一个人。(谢谢大爷晚上没有告诉你吧,要不你就失眠了)

故事:包头的25个灵异事件,本地人都很少知道!

7

有个女人叫我……

来一段吧!但不是包头的,绝对真事。我姥姥家是辽宁农村的,我妈有一个表姐,有一天半夜起来找了一根绳子就往出走,到院子里的树上就上吊了,可是被她丈夫及时发现救下了,等人醒过来,她丈夫就问她为什么要上吊呢?难道是他什么事做错了?我妈的表姐说:我做梦看见一个年轻女人对我说,快跟我走吧!活着多没劲,就把我带到一颗大树前让我上吊,我刚要套绳子,就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对我又打又骂地说年轻轻的有啥想不开的,赶快回家,我就回来了,回来没一会儿,那女的又来了,然后又让那老头打骂了一顿,到第三次时,女人又让跟她走,这回老头也没见,我就上吊了。醒来你就问我了。农村人本来就挺迷信,后来打听了一下周围的老人,这才知道她们买的这个院子的那棵树上以前的确吊死过一个女人。(小伙伴们还是住楼房吧,楼房不让种树,哈哈)

8

将军窑还魂老汉

萨拉旗将军窑镇,很多年前发生过一件很灵异的事件。

那是在九几年的时候,村里有一户人家的老人过世了,按照当地的规矩,尸体要放进棺材里祭奠几日,家里人轮流守候。第二天就要下葬了,闺女收拾收拾周围的东西,准备着。忽然,一阵冷风吹过,盖着尸体的白布吹了起来,闺女一惊,整个人顿时呆若木鸡。天色黄昏的时候,院子熄灭了蜡烛,碰的一声,碗碎了。附近的人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吓坏了,只见闺女盘坐在凳子上,微低着头,阴森的说着话,而她说话的动作和声音,完全就是已经死去的老人!越说越恐怖,越说声音越犀利,中间还夹杂着笑声和怒骂声!不知谁家的公鸡叫了一声,闺女一头昏死了过去,过了很大一会儿才醒过来。而她,却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当地人很多都亲眼见过,许多事情大家不相信,可你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原来公鸡还有这个功能)

故事:包头的25个灵异事件,本地人都很少知道!

9

守灵还魂……

记得那是2003年时,我姥姥去世了,妈妈和姐姐都赶回老家奔丧,我家中有事情离不开,所以没去,这是她们亲眼所见的。在守灵期间,家中的人每天都要上香烧纸,一天正当大家都跪在那儿时,我的大舅妈和六舅妈突然变成了姥姥的声音和姨姥的声音开始对话,话说我姨姥过世也不是很长时间。大家一看这情形赶快叫来了我大舅妈的妹妹,同村的据说顶大神的女人,她来了以后念叨了一顿又烧了一些纸,我大舅妈和六舅妈同时摔在地上,掐了人中后醒了过来,都是脸色苍白,满头虚汗,对所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说实话,我这两个舅妈是姥姥家最能挑事儿的人,也不孝顺!(我们都很孝顺……)

10

墓虎滩的故事……

给大家说说以前公积板墓虎滩的故事。。。

前十多年,我们家老大去公积板送砖,路过个村子叫墓虎滩,当时我有点着怕就问了他们村的老年人,说那几年只要村里有大肚老婆生娃娃就死,连的死了好多人,后来好像请了个神官在村里立了个碑每年不知道是六月初几,就去那上香进贡,后来那村也改名字了,就是名字忘了。

“沙海子的墓虎漫的宽”这句话,曾经在包头及周边地区广为流传,现在那叫南园村好像。

11

最后一班10路车

记得那会刚上班,最后一趟车去东河,从二旅社出发时己经9点30了,到包百时车上己经坐满了,过了青山车上的人就陆陆续续的开始下了,走到昌褔窑子的下一站看见站牌站的一个女的。车到站停车,女人上来之后在车最后排坐下,快到东河时己经晚上10点多了,路上的车很少,这会车上就剩下我和那个女人了,车往前开了一会,我用后视镜看见那女人低着头,好像在睡觉,那女人穿的挺土的好像八九十年代的衣服,手里拿着一个布袋子,里面好像装着什么东西,过了一会我甚至能听见她的呼吸声很重,在看后视镜她居然坐到离我很近的位置上了,我心里感到有点不对劲,心想这人的什么时候过来的?走路居然连一点动劲都没有,而且她的呼吸怎么这么重,我刹大胆问了句你在哪下呀!过了一会她说:前面。车继续往前走,我心想这人是不是神经病,到站牌了,我把车停下,又问了句你是不是这儿下车,她没有回答,我有点害怕了,心想劲量开快点吧到了东站我就解放了,走到一片树林的地方那女人说:到了,把车停下,她下车了。从监控里看到她下车就像直接从门口跳下去的似的,而且下车后直接进了那片树林,她下去之后我一看车上,她把那布袋子忘在车上了,到了东站我把车停下,打个车就回家了。第二天和别人说起这事,才知道原来就在那女人下车的那片树林子那发生了一起凶杀案。(10路车还到包百呢?)

13

“我的家让水淹了……”

还是我上班时单位同事的亲身经历。那时我们也是在一块儿说鬼怪故事。和我一个办公室的张霞云大姐说有一次她梦见她老公的已去世的大舅妈一跳一跳地来到她家院门口,上了台阶,说找吉志刚,也就是她老公。张大姐问她干什么,她说住的房子让水淹了也没人管,然后张大姐就说那你来我家干什么,你去找你家的人呀!大舅妈就问,那他大舅现在在哪住呢?张大姐说:还在原来的地方呢!你快走。边说边把她推走了。过了一个月,她老公的大舅做饭时突然就死了。合葬时发现,墓坑里全是水。(防水做好很重要呀)

14

恰特深夜的女人

讲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至今还心有余悸!

那是前年冬天的事情,我是一个做动画的,经常会加班。当时我的单位在社会福利院内边儿,也就是电视台往南的方向。那天我在赶一个片子,做完已经深夜两点半了,累球的不行了。东河是不带要回了,我准备去找我兄弟翔子。翔子家在昆区恰特,他是个宅男游戏狂,经常打游戏到夜里三,四点钟。我和他通了电话之后,就打车过去了,夜里两点半,整个城市是那么的安静。他家具体位置在五路总站对面那条路,也就是白云路。那儿有个什么什么局,旁边的楼房就是他们家。我下了车,路过一个烧烤摊儿,买了些吃的和啤酒就往他家走。就是这段路,让我永生都难以忘记!我拎着东西进了他家那条巷子,又黑又深。我走的小心翼翼,一个人都没有,就有一辆越野车停在那里。走进巷子大约10几米,一阵冷风吹的我打了个寒战,我无意中往旁边看了一眼,心跳得快蹦出来了!他们旁边有好几栋拆完的破房子,下面的破电线杆旁边站着一个女人!夜空中,那女人的头发长的已经过了膝盖,穿着那种亚麻白布的破衣服,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头发在夜空中肆意的飘荡着!我确定那个女的不是神经病!心里超级紧张!

我听老人说这种时候不要猛跑,否则回头太快会煽灭自己的肩火。于是我尽量沉着的转过头,快步向前走着。刚走了几步,我就听到那个女的笑了,声音很尖,像京剧里的花旦一样!我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一奔子就跑到翔子家。

一进门,我就气喘吁吁的告诉他刚才的事情,可是翔子根本就没当回事儿,继续打他的游戏,哈哈哈 。。。回了东河,有天和我女朋友的大姨聊天说起,她懂一些这方面的事情。告诉我,人有的时候,因为劳累,辛苦,或者其它原因,福神会低。会看到一些平常看不到的东西,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她觉得很正常,我觉得超恐怖!(所以不要那么累自己嘛)

15

门口的狐狸皮

这户人家共有四口人,父母和一双儿女,儿女大约十二三岁,父亲在铁路工作,母亲做全职太太,相夫教子,日子虽不富裕但也平静祥和,父亲有打猎的爱好,休息天经常打回点沙鸡、野兔等野味改善一下生活,这在当时生活物资匮乏的年代也算是让许多人羡慕的一种高级享受。这天父亲又是休息天,黎明时分就出发到黄河南岸打猎,天擦黑时,父亲扛着口袋回来了,一家人忙迎上去,父亲高兴地打开口袋,掏出了一只头部中弹的金黄色的大狐狸!全家人这个高兴呀,长话短说,剥皮吃肉后,将狐狸皮吊在门后晾干,准备做个皮帽子之类的穿戴。说也奇怪,自从家里吊了狐狸皮后,这家的母亲在家里总是感到莫名的恐惧,几次跟她男人讲,吊着的狐狸皮她总看着像吊着个老太太!男人也没当回事。话说又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父亲打算明天再去打猎,拿出猎枪擦拭做着准备工作,儿女围着他玩耍,哥哥说让父亲打回一串沙鸡,沙鸡肉最好吃,妹妹说最好再打一只大狐狸,她想要狐狸皮围脖,正在一家人说说笑笑时,一声巨响——猎枪走火了!惨剧发生了,这家的妹妹应声倒地,最离奇的是和那只狐狸一样也是头部中弹!大人们都说,这家人打到了狐狸精,被狐狸精报复了。(不要乱杀害小动物,花花草草也要爱护)

16

澡堂里的女人

话说和平村有个澡堂。

早晨 。有个女的去洗澡。问收费的:里面有人么,收费的说没有。

她进去看见有个女的背对她洗澡了。 然后她刚冲完身上, 就过去拍那个女的,意思就是:咱俩互相搓澡哇,那个女的掉过头来 ,连脸都木有, 那个女的没穿衣服就跑出去了 ,直接就疯了。(澡堂搓澡的阿姨还没上班吗?)

17

晚上容易迷路……

说一个 晚上在娜琳那边的事

有天跟朋友约出去喝酒,喝完酒去网吧玩了一会,网吧在文化路跟光荣道路口那,好像是那里,我记得那有个挺大的网吧,不知道是不是文化路和别的路的交叉口。大晚上的,玩完我就带着我朋友回家,从文化路往西走,因为我不太熟悉那边的路,他在富强路口那就下了,我就继续骑车走,我一直以为,只要找一个跟文化路交住的路,往南一拐,就能到钢铁大街。

我就随便找了个路,拐了过去,然后就一直走,不知道怎么走的,又拐了一下,结果发现还在文化路上,说白了,就是我饶了一圈又回来了,重要的是我就拐了2个路口,现在就是在文化路上一直继续往东走。发现不对,我就赶紧问人,怎么才能到钢铁大街。后来总算是出来了。

娜琳那里经常出这种事,我们朋友开出租车,有一天晚上在那里就迷失方向的,整整围着那林转了一晚上圈!天亮了,他才清醒过来!我妈说那是鬼打墙,小鬼和他开玩笑呢(绕着、绕着就绕晕了)

18

不能乱说话……

我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天停电不用上晚自习,大家高兴死了!我们班上的男同学带我们两个女同学出去溜达,走着走着就到了万青路上了,这时候我们班上的一个男同学的自行车,一骑到没路灯的地方车子就嘎啦的响,等到有路灯的地方就不响了!也许是那个男同学也发现了就说“妈的见鬼了”话音刚落他就摔到路上了,他刚站起来又说“真是见鬼了”就在原地又摔倒了!这时我们几个已经吓的不行了!我老公就喊了一声“同志们快跑啊 ,鬼来了”就带的我往回走,本来是开玩笑的一句话,他刚说完整个万青路上的路灯全灭了!吓的我嗷嗷的叫!!!(不要总是说鬼鬼,人家也会不开心的)

故事:包头的25个灵异事件,本地人都很少知道!

19

昆区老街坊的大妈

讲一个我朋友经历的事:那是我朋友料理完他母亲的后事的第二天晚上,他隔壁邻居家的大儿子的朋友来邻居家串门,晚上快12点要回家,刚走出他家的院门(他家住在昆区28#街坊,那时还都是平房),就看见一位老大娘蹲在不远处,他就问老大娘怎么了,老大娘说又冷又饿走不动了,叫他背着她给她送回家,没等他说话他也没蹲下不知怎么老大娘已经到了他的背上,这以后的事他一点记忆也没有,他回到家后不吃不喝昏睡了两天,第三天他醒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他慢慢回想起来前面发生的事,他就去他前面说的朋友家把那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他朋友说前两天邻居家刚有个老大娘去世了,朋友家正好有他们几家老人的合影照片,让他看说去世的就是这个老人,他一看正是他前今天晚上碰上的那个老大娘,顿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这个人物关系小编也是理了半天)

20

玉米地里的地主

我爸和我讲他们去郊区干活,楼下周围都是玉米地,夜晚的玉米地一望无际。半夜饿得不行了,有人就提议去楼下玉米地掰玉米回来煮着吃,我爸还有两个叔叔去了,屋里剩下两男两女,等我爸他们掰完玉米回来后发现,屋里的女的都抱头痛哭,一个男的对我爸他们说:我们刚才喊你 你没听到吗? 我爸他们说:没有。 那个男的低了个头说: 刚才我们在楼上看你们掰玉米, 就在你们身后站了一个人,头戴着古时候地主一样的帽子,脸刷白,一直看着你们掰玉米,我们怎么喊你们三个,你们都不答应。 想想都吓人,半夜1点多,月光惨白的照在玉米地上,安静的要死,就能听到掰玉米的声音!咔吧 咔吧.... 后面还站了个人....(看来真的是很饿,大半夜掰玉米去也是没谁了)

22

包头郊区活墓虎

包头郊区一个乡村,村里有户人家,老妈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娶上媳妇,妈老了,就把妈一个人整到小东房去住。也见不上阳光,平时就给吃冷饭,冷水的,慢慢的发现老太太开始白天睡觉,一到晚上就起来在屋里折腾!家人也没当回事,后来发现家里的鸡老少,还在老太太门口发现鸡毛!找了个顶神的看了看,人家说,把你妈拉出来晒晒太阳哇!儿子把老太太抬出来晒了一天的太阳,老太太就死了!家里也不再少鸡什么的!我问我妈为啥给晒死了!我妈说,老太太不晒太阳,吃生冷的东西,早就变成活墓虎了,也就是活死人!一晒太阳肯定就死了!可怜的…(真想把他儿子拉出去晒晒!)

23

走夜路不回头

包头市东河区东梁(长黑浪巷)那里晚上不干净!0点以后,我有个朋友在铝厂上班,(三班倒)下中班了。走在巷子里,走着走着就听到两个女人有说有笑,但看不到人。说什么就听不清楚,可能说的鬼话。但那小子还回头看了,一回头就没声音了。他还以为是料子鬼,开始没放在心上,最后越听越不对劲,连住2天都听到了。从此以后一上中班他爸每天接,事后和我们讲,头发都竖起来的感觉。

还是那个地方换了个人(也是我们朋友)是和我们吃完烧烤一起从那回家(我们都在附近住)。他回家以后第二天和我们说听到的是两个女人哭了。没出一周,他和他的朋友晚上开车出去玩(3人2男1女)出车祸(在西河桥)女的死了他双臂粉碎性骨折,另一个没事。走夜路不回头点支烟。(烟的作用真大,小编也想学抽烟了)

24

红衣老汉

讲个小时候的哇

小时候,大概小学5年级,宝格特烧烤城附近那有鬼楼,一群小孩就看谁胆大过去砸玻璃,我们3个小孩过去看2楼一家阳台玻璃完好无所,就说砸他家,(主要太小,高的扔不上去)看了半天没人,我就砸了,砸完玻璃碎了。第二个还没扔呢,就看一红衣服老汉坐阳台上冲我们笑,吓的我们全跑了...(打字的时候我后背还发冷呢)(怎么能砸人家玻璃呢,肯定是砸到老爷爷了,哈哈)

25

看车棚的女人

记得是九五年的时候,我在包头市物资回收公司上班,就是东河二宫那儿,单位有一个职工车棚,有一个看车棚的同事一天突然给周围的人跪下了,用一口标准的男声普通话对大家说,请大家照顾一下他媳妇,他媳妇条件不好挺可怜的之类的话,人们问你媳妇是谁,他说的是同事的名字。问题是这个看车棚的是女的,平时都说一口固阳话,根本说不了普通话。后来就时不时来这么一次,我办公室的同事去看了,回来说她身上有一股子骚味儿,家里人找了个顶神的说是让狐狸缠上了。(狐狸还是因为味道暴露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