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鬼故事

广西农村灵异真实鬼故事(广西农村流传鬼故事)

作者:刘宏津 日期:2021-07-18 17:00:02 浏览: 分类:灵异鬼故事

广西百色灵异故事系列2:美丽善良孝顺的鬼姑娘

广西百色灵异故事系列⊥8

7⊥:美丽善良孝顺的鬼姑娘 赵雄/口述,李子迟/整理

这个故事是我一个跑货车司机朋友告诉我的。他还告诉我说,这可是他的亲身经历,绝无半句虚言。故事内容是这样的。

我的这位司机朋友姓唐(为了他的生活不受打扰,我就不说他的全名了),百色市人,在他的朋友圈里大家都叫他——彪哥。此人以前是工厂的工人,后来他受不了厂领导的气,一气之下就买断了工龄,然后拿着买断工龄的钱,去买了一辆东风中型货车跑运输。

经过几年的拼搏,他不但赚回了买车的本钱,还有了一笔可观的存款。业内的人一提起他,人人都竖起拇指,说他是拼命三郎。只要是在不犯法的前提下,别人不敢去送货的地方他一个人敢去,别人不敢开车走的复杂险峻路段他敢一个人走。就是凭着他的一股子拼命劲,很多客户都愿意找他跑业务,于是大家就给他起了个响亮的外号——彪哥!

好了,再说彪哥的历史就偏离正题,下面开始进入正题。

2008年5月19日晚上11点半左右,彪哥和他的徒弟阿光刚把从广东东莞拉来的货在凌云县城卸完。在接货老板清点完全部货物,并付给他们全部运费且当面点清后,彪哥拿着这叠厚厚的钱,脸上是笑逐颜开。他一边向老板连声道谢,一边把钱放进自己随身携带的挎包,然后上车和同行的徒弟阿光一起驶离卸货点,此时的时间已是2008年5月20日凌晨1点。

在车上的彪哥的心情那是畅快无比。他看着装满钱鼓囊囊的挎包,那是一路高歌一路笑。

徒弟阿光看着着师父这股高兴劲,就对他说:“师父,我们一起到我们常去的那家凌云县城郊狗肉餐馆搓一顿如何?反正我们也饿了。”

“一天就知道吃,你就个好食鬼!一路上你开车不多,吃得却不少。真是出门带个徒弟,吃穷师父。好了,好了,唉!谁叫你是我的徒弟?我现在也感觉饿了,去吧。”他说完,敲了徒弟阿光的脑袋一下。

阿光摸了摸头,嬉皮笑脸地对着彪哥说:“师父您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阿光此时心里很明白,师父虽然整天骂自己馋嘴、不争气什么的,其实师父他心里最疼爱就是自己。从广东一路赶来,大部分路段都是师父一人自己开的车,尽量让他休息,只有到了临近城市后,他才让阿光开车。而且一路上的伙食费都是师父一个人出,阿光每次想掏钱出伙食费都被师父说:“你个败家仔,掏钱装什么阔佬啊?留着钱以后买辆车跑运输,娶个老婆什么的不好吗?师父又不是缺这点饭钱,好好地把钱留着,别到处乱花。”

阿光一想到这,泪花在眼眶里打转。他看着师父,心里想,师父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就算有下辈子,我阿光还是要做彪哥的徒弟!

彪哥转头看了一下徒弟,见徒弟眼里含着泪水,眼眶红红的,以为是自己刚才打疼了徒弟,让徒弟受了委屈,于是他慈爱地拍了拍阿光的肩膀,说:“傻仔,师父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以为师父当真舍得打你,让你饿着啊?真要打你和饿你,师父我还真狠不下心。你那么聪明好学,又听话懂事,师父怎么真舍得呢?好了别哭了,吃饭去吧。”

阿光这时更加感动得眼泪直流,他表示这顿饭钱要自己掏,以孝敬师父。彪哥对阿光说,这顿饭钱他记下了,将来阿光出师有出息后,这顿饭钱是要还的。

他们驱车来到他们常去的凌云县郊一家狗肉餐馆。彪哥点了一大盘狗肉和其他当地的特色菜,来犒劳犒劳他自己和他的徒弟。

吃饱饭后,师徒两人便准备驱车赶回百色市。因为彪哥的家在百色。他看了看手表,此时的时间是2008年5月20日凌晨2点。

彪哥看了看天色,此时正值农历四月十六,天空那是月朗星稀,正是一轮明月当空挂,银光满地撒田畴。他们看完天色后,立马登车返回百色。一路上他们一边开车,一边放着强劲的摇滚乐。那心情啊,真是个好得没法说。

当车开到伶站瑶族乡的均亭村附近时,忽然看见有个女人站在路边向他招手,好像是要他停车。

彪哥把车开靠近那个女人,借着车灯的灯光,他看清了那个女人的相貌。此女子穿着普通的花格子上衣,棕色长裤,黑色的女式皮鞋,头上扎着两根麻花辫,年纪大约十八九岁左右,身材一般,五官相貌还算可以,只是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反正不算非常漂亮,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村姑。

那个村姑站在路边,显示出很着急的样子。彪哥再看看前方,不远处就是均亭村。他想在凌晨2点多,一个附近村的村姑站在路边等车,如果她是车匪路霸的同伙,肯定不会在村子附近设下陷阱来诱惑司机。如果真的要设陷阱诱惑过路司机的话,应该在前方十几公里处荒无人烟的上坡路段设下陷阱才合情合理,而不应该是在下坡路段的均亭村附近设陷阱,因为这样做不仅会惊动附近村子里的其他人,而且此路段是下坡路,假设司机发现情况不对,一加油门就可以很快脱离险境。况且伶站瑶族乡民风淳朴,从未出现过什么车匪路霸,在均亭村他也有朋友和熟人,一旦有事的话,一个电话过去,立马就可以找到人来帮忙。

想到这些,彪哥便放心大胆地把车停靠在这位年轻姑娘的身边,并摇下车窗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那姑娘带着哭腔对彪哥说:“大哥,我的母亲病了,她现在正在百色市人民医院住院,我放心不下她,想赶到医院去看看她,顺便给她带些药过去。”

那姑娘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彪哥心一软,便对徒弟阿光说:“把你的屁股挪一挪,让个座位给这位姑娘坐。”

于是他的徒弟便把车门打开,让这位姑娘先上车,然后自己跟着上去,锁上车门走人。

一路上,这位姑娘都不怎么说话,都是彪哥问一句就答一句。阿光也不敢和她多说话,毕竟阿光自己本人也是从农村出来的,还没谈过恋爱,脸皮比较薄。就这样,三个人一路上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沉默中度过的。

当车子到达永乐乡三合村的三叉路口时,车子由于驶过路上的小坑,颠簸了一下,里面的三人都被颠了一下。在颠簸的时候,阿光的手不小心碰了那位姑娘的手背一下,天啊,那位姑娘的手好冰凉,冰得让人感到有些不舒服。阿光这时心想,可能是这位姑娘太累了,加之夜晚的气温比较低,所以她的手才那样的冰凉。想到这,阿光便觉得没有什么异样了。

此时车子已经离开三合三岔路口很远了,再往前走11公里就到百色的拉域路口了。

彪哥和阿光这时开始聊起了家常,反正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闲扯。他们在聊天的时候,时不时地看看那位姑娘。那位姑娘好像对他们的闲扯并不感兴趣,脸上也没多大的表情,好像心中有着很多心事似的。

大约过了约摸40分钟,车子终于开到百色的拉域路口。彪哥看了看车上的电子钟,此时的时间为凌晨4点。这时候,这位姑娘显现出有些不安的样子,时不时地往车窗外看。

当车子驶到石仔坡路口的时候,那位姑娘开口对彪哥说:“大哥,请停车。”

于是彪哥便把车子靠在路边,停了下来。那位姑娘满脸歉意地把几包药拿给彪哥,又接着对彪哥说:“大哥,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一些事情要找我百色的亲戚商量,我的亲戚就住在这附近。我给我母亲的药,就请您带过去给她好吗?麻烦您了,大哥,谢谢。”然后,她又把她母亲所住的医院、医院的病房号全都仔仔细细地告诉了彪哥。接着又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钱,想作为路费和谢礼送给彪哥。

彪哥这个人平时就很豪爽,他收下了姑娘的几包药,又把钱退给了姑娘,并对姑娘说:“姑娘,这次看在你这份孝心的份上,这钱我就不要了,这几包药我一定会送到你母亲的手上的。你就放心吧,你忙你的去吧,天黑要注意安全啊。”

这位姑娘感激地对彪哥笑了笑,便打开车门下了车,急匆匆地走向石仔坡,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中,这时远处传来几声响亮的鸡鸣声。

彪哥看着姑娘消失在黑夜中的身影,自言自语地说:“真是个有情、有义、有孝心的好姑娘!如果阿光能娶到她做老婆,那该多好啊!”阿光听完师父的自言自语后,脸上一阵阵的泛红。于是,师徒俩人便驱车赶往市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以后,彪哥、阿光师徒两人按照那位姑娘所说的她母亲的住院科室和病床号,找到了地方。在取得病房护士的同意下,他们见到了那位姑娘的母亲。

当他们把如何遇到那位姑娘和姑娘告诉他们要办的事情,仔仔细细地告诉了姑娘的母亲后,那位可怜的老太太已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她哭着对他们两人说:“你们看到的那位姑娘,的确是我的女儿。”并告诉他们那位姑娘姓甚名谁、出生年月与相貌。同时她还告诉两人一个令他们感到非常意外和震惊的事情,那就是,她的女儿早已在4年前也就是2004年得重病死去了。她死的时候年仅19岁,她就埋在均亭村附近的公路旁,也就是彪哥师徒两人看见那位姑娘拦车的地方。

彪哥听完这位老太太的诉说后,很生气地对她说:“你是不是病得昏了头,在乱说胡话!你有这么好的一个孝顺女儿,还咒她死!我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恩怨,你现在这样做就是缺德,和缺教养!要不是我看在你是老人的份上,我肯定会把你骂个狗血淋头。好了,你女儿给你的几包药我就交给你了,唉,真是作孽啊!”

当彪哥把这几包药交给这位老太太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洁白的包药纸,瞬间变成了泛黄的草沙纸(也就是清明节时用来剪纸钱、烧给死者的草沙纸)。当那位老太太解开绑药包的藤条和打开药包后,发现药包里全是土,根本就没有什么药!

彪哥开始有些害怕了,他的徒弟阿光也是吓得浑身发抖。

那位老太太看着他们俩害怕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你们也别太害怕,我那女儿她可是一个很好的人。如果当时她要存心害你们,在路上的时候她早就害你们了。你们现在还能平平安安地见到我,就证明她不是要存心设计来害你们的。至于药包中的土,那是阴阳有别。阴间的东西一到了阳间,要么就是变成灰,要么就是变成土,这没什么奇怪的。可怜我那好女儿的一片孝心了。”

听完老太太的诉说,彪哥师徒两人心中那害怕的感觉是一扫而光,反而是被那老太太那善良和孝顺的鬼女儿所感动,同时也为那姑娘在花季般的年龄便香消玉殒感到惋惜和唏嘘不已。

几天后,他们师徒两人专程驱车来到均亭村附近,按照老太太的诉说寻找埋葬姑娘的坟茔,并顺便祭拜这位姑娘。

果然,他们在墓地里找到了姑娘的坟茔,在姑娘坟茔前立着一块用火砖制作的墓碑,墓碑上刻着姑娘的姓氏、生辰年月和往生年月等几行简单的碑文。他们在她的坟前恭恭敬敬地每人上了三支香,并摆上了上好的白酒、水果、糖饼、各类菜肴等祭品。并每人在坟前磕了三个头。

第二天早晨,师徒俩都说起了这个梦。彪哥感叹道,其实,有时候,鬼就是比某些人还要好,鬼还懂得知恩图报,还懂得关爱自己的亲人和朋友……鬼的这些善良的行为,的确是让阳间那些不孝之子和作奸犯科之徒倍感到汗颜和无地自容啊!

彪哥的徒弟阿光在出师之后,一直牢记着彪哥对他的教诲,认真做事,诚实做人,处处与人为善,做了不少的善事。几年之后,阿光也成为了一支运输车队的老板,他自己也有了一笔可观的存款和一个漂亮贤惠的媳妇。

每次他和彪哥聚在一起时,都会说起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让他们明白了很多道理。每年清明节的时候,不论多忙,彪哥师徒两人总会抽出时间去祭拜他们的鬼朋友。在他们的眼中,那位鬼姑娘永远都是最美丽的。

广西百色灵异故事系列2:美丽善良孝顺的鬼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