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灵异事件我的世界木鱼(鬼故事灵异事件午夜)

作者:李语瞳 日期:2021-07-18 14:48:01 浏览: 分类:灵异鬼故事

农村好友给我讲述的几个灵异鬼故事,总觉得有个眼睛在看我

农村好友给我讲述的几个灵异鬼故事,总觉得有个眼睛在看我

故事一:

这是一套漂亮而又神秘的房子,漂亮是因为墙壁上全是涂鸦大师的作品,神秘是因为这里已经有数不清的人失踪了,更传说涂鸦的那位大师也在绘制完墙壁不久后失踪了。

他被派来写关于这套房子的报道,他们报刊总是报道些奇怪的东西,因此他也被派去许多地方调查然后把那些故事写出来。

他去过许多传说神秘惊悚的鬼屋,最后都是骗人的,一个又一个谎言,他觉得无聊极了,但是这是工作他必须得去。这次他又极不情愿的背上相机,拿上资料出发了,房子的钥匙早就为他准备好,就等他带回来的报道了。

房子位于繁华地段,楼里都住着极为普通的住户,他想这又是一篇无聊的报道。不紧不慢的来到那套传说中神秘的房子门口,从大门看起来平淡无奇,他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满墙的涂鸦倒是让他吃了一惊,虽说之前有材料说墙上有很多涂鸦,但他没想到能有这么密集,就像壁画一般,这几面墙似乎再讲一个故事,不愧是涂鸦画家的作品,画得精细美丽,而且还有些许诡异,里面有很多阴暗的东西和地方,还有许多缠绕的古怪植物。

他忍不住拍了许多照片,这么密集压抑的涂鸦,最后住在里面的人跟涂鸦的人该不会是精神压抑出问题而自杀了吧。

他决定在这儿住一晚,来感受一下。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他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些涂鸦,跟它凌乱的表达的故事,这些故事没头没尾并不连贯,不知道表达了什么,他忽然觉得也许破解了这些,就真相大白了,这次工作比以前那些有意思多了。

想着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灯从门口开始一点儿一点看着那些画,并用手轻轻抚摸着,似乎这些都是有生命的一般,再后来他完全沉浸其中,脚步急促而踉跄,神志也有些恍惚起来。

他累了随便靠在一面墙上,那面墙上画着许多缠绕的古怪植物,它们缠绕在一起,包裹着一颗花苞。就在他靠上去没一会儿,那些墙上的藤蔓都活了过来,它们缓慢的不易察觉的缠绕在他的身上,继而将他拉了进去,他来不及疾呼,就被中间那颗忽然张开的花苞裹了进去,继而一切又恢复正常。

自此他再也没有在报社出现过。

故事二:

他是一个很宅的人,上班这么多年很少跟同事出去玩,也从不应酬,一直平平稳稳的工作着。

那一天他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辆红色奔驰开得飞快,在路上蛇行,然后它狠狠的冲向一辆停在路边的卡车上,车头整个扭曲变形,顶部也被刮蹭掉一大片,他吓坏了赶忙报了警。

**抵达现场的时候那人已经死了,据说是酒驾,他心情沉重,他似乎在那人被抬出来后看见有个透明的东西飘了出来,他不确定,心有余悸的离开了。

事后新闻报道了这起车祸,车主自己开了间小公司,算是有点儿钱,但那人妻子说他肝不好平时极少饮酒。昨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在酒吧喝了很多。

他对此不以为然,那些人平时要应酬,喝酒是必须的,他觉得那个女人惺惺作态,便关了电视,躺在床上。

晚上他只觉眼皮越来越沉,继而呼呼大睡起来,起来之后,他觉得喉咙干涸,想找些东西来喝,喝了许多水也没能消除那种馋却干渴的感觉。

他知道他需要什么,他去小区外面买了几瓶酒,迫不及待的在路边打开狂饮了起来,一瓶又一瓶,直到视线模糊,走路歪歪扭扭,踉跄而行,后来在不觉中他冲到马路中间,一辆疾行的车没能刹车撞在他身上,他的身体像被踢出的皮球一般,高高飞起,继而狠狠的砸在地上,嘴角渗出些许血迹。

他断气了,这时从他身体里走出一个摇晃的身影,那是酒鬼,他又要去找下一个人来解他的酒瘾了。

故事三:

天空一片凝重的黑色,只有黑漆漆的湖水微微的泛着些许光亮,这是一个望不到边际的湖,他独自一人泛舟于上,船随着水激烈的摆动着,他觉得自己要坠入深渊,一下惊醒,汗湿一身。

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总爱一些稀奇古怪的梦,每天晚上他都睡不好,总是在梦里经历着另一个世界,感受着另一种生活,有时喜悦,有时伤心,有时紧张,有时恐惧。

当他害怕的时候妈妈总是轻声哄着他再睡,并告诉他这只不过是场梦。很多时候那些梦太真实,让他分不清是真是假。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着,他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有着自己的工作,压力很大,即使工作的再累他也依然睡不好,会做梦。

那一晚他闭上眼睛之后很快又进入另一个世界,同样黑漆漆的湖水,同样泛舟之上,船在摇晃,他怎么也醒不过来,湖水就像一只黑色的大手一般,一叶小舟只不过是它股掌上的小玩物。不一会儿船就翻了,他落入水中,拼命挣扎,手使劲抓住船缘,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这时水中有一只冰凉的手触碰到他的小腿。

他下意识的向黑漆漆的水中看去,按理应该什么都看不见的水里出现一张煞白的脸,白色的脸孔上附着一张与之不符的鲜红嘴唇,那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抓住他腿的手同样惨白,他扑腾着,想摆脱他,却被抓的更紧。

最后他被拖入水中,大量的水涌入他的肺部,刺痛感来得如此真实,没一会儿他便不再挣扎,被拖入湖底。

第二天床上躺着一具白的发胀的尸体,小腿处有被手抓过的淤青。

故事四:

今天天气阴沉,豆豆又挨揍了,脸上尽是青紫色的瘀青。家里现在只有他自己,虽然被打了,沮丧一会儿之后他又开始呼朋唤友,他甚至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被打,来家里玩捉迷藏。

捉迷藏是小孩都喜欢玩的游戏,豆豆游戏喜欢,每次到他捉人的时候总有种侦探破案的感觉。豆豆家很有钱,家也极大,还有小阁楼,很适合跟朋友玩这个游戏。

豆豆的朋友陆续溜进来,平时豆豆的父亲不让他随便跟这些人在一起玩,这一次又是豆豆来抓人。

大家在豆豆背过身数数的时候四散而去,有的藏在床下,有的藏在楼上的柜子里,有的偷偷爬上了阁楼。

豆豆家的阁楼黑乎乎的,只有一些外面透进来的微弱的光,阁楼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封死了,朋友躲上去后不由开始害怕,里面堆满杂物,还有股臭烘烘的味道,似乎还有蟋蟋窣窣的声音,细小轻微的传出,不知道会不会有老鼠。

他紧缩着身子向后靠,靠在一个东西上,哗啦那个东西散落开来,一颗圆滚滚的东西滚落在他身边,他一惊,借助微弱的光线看到,那不是豆豆母亲的头颅么?他尖叫哭喊着跑出去,其他小朋友还藏着呢。

豆豆站在他面前喊:“抓住了。”

他看着豆豆大喊,你家阁楼有死人。豆豆不做声冷静的跟着他上了阁楼,豆豆摸索着阁楼的灯开关,一切都变得明亮,地上那颗母亲的头颅显得格外刺眼。

朋友抖得像筛子,不住的干呕,豆豆从地上抱起母亲的头颅,指着母亲尸体旁边露出来的一块有毛发的肉色淡淡的说:“那个是我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