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乡村灵异事件(鬼故事乡村陋习之闹洞房新娘惨死)

作者:郑森宝 日期:2021-07-18 07:48:01 浏览: 分类:灵异鬼故事

洞房怪案:新婚夜新娘失身丢命,表侄因六指被判斩,但真凶不是他

在山西易县有一个很有名的大乡绅,他叫林宝光,五十岁时才生了个儿子,取名继业。到六十岁时,他的家业更是富裕发达,但精力日益不济,事事都感到力不从心,于是就请了一个叫张歧指的表侄子来家里辅助。张歧指因左手多了一根手指,所以得了这个浑名。此人少年轻狂,但办事干练,工于心计,让他总管家务,一切都料理得井井有条,林宝光干脆就把一切都托付给他。

洞房怪案:新婚夜新娘失身丢命,表侄因六指被判斩,但真凶不是他

这一年,林继业刚满十五岁,林宝光为他聘了本县杨宦家女儿为妻。眼看新婚之日快到了,张歧指跟继业开着玩笑说:“弟弟啊,你现在还年轻,不知道房中之事到底是什么,不如由我来替代你,到时免得新娘笑话你。”继业听了,知道是句不正经的话,就怒目相对。

山西易县这一代的嫁女有一个风俗,凡是送新娘的亲友要在男方家中同住三天才返回,这时亲戚朋友济济一堂,两亲家的男女宾客厮混在一起,往往彼此都不相识。当时,继业迎娶杨氏女回家时,跟随一起来的女方亲友大概有数百人,其中有一个叫程三儿的是个小偷,右手也是多根指头的,混杂在小厮仆人队伍里,看起来忙里忙外,奔走出入的,却是想趁机下手偷窃。

洞房怪案:新婚夜新娘失身丢命,表侄因六指被判斩,但真凶不是他

当晚,内外大厅的婚宴已散,一群少年伙伴,又簇拥着新郎来到一间密室里,重新开宴,纵酒行令,一定要灌醉新郎才作罢。当时,张歧指也在座,到了二更敲过,张歧指突然觉得腹中疼痛难忍,就告辞了继业,先回家休息去了。

恰巧,这时小偷程三儿混入客舍,他偷了来庆贺宾客的衣服鞋帽穿上,顿时内外一新,一下就混成了一个上宾。他欣欣然自以为得计,闯入了洞房。当时,夜已经深了,女眷们都已各自回房歇息,仆妇和使唤丫头又全部都在外房睡觉,劳累了一整天,大家都已沉沉睡去。新房里孤零零只剩下了新娘一人,坐在床沿上等新郎回房。

洞房怪案:新婚夜新娘失身丢命,表侄因六指被判斩,但真凶不是他

程三儿进房以后,搞不清贵重衣服和首饰放在哪儿,就举烛照去,谁知照到娇美可爱的新娘以后,他的贼眼愣住了,心中顿起邪念,就合上房门,把新娘推上了床,新娘平生没见过自己的丈夫,当然无法分辨其真假,也没作任何拒绝,就任其宽衣解带上床。当时,新娘只觉得“新郎”是个六指头。程二儿占有了新娘以后,新娘已朦胧欲睡,程三儿急忙起身,穿上衣服逃离了林家。

又过了一会儿,欢聚畅饮的少年宾客都已喝醉,林继业这才脱身回到新房,不见新娘在,就举烛去照,新娘一下从梦中惊醒,见又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床前,急忙从床上惊起,喝问 道:“你是什么人,怎么敢随便闯入新房? ”继业笑道:“我,哈哈,我就是你的丈夫啊!”新娘惊愕地说:“你有什么凭证?”继业说:“怎么你还不相信?”新娘说:“如果真是的话,你把手伸过来让我验一下。”继业伸出双手让她看,新娘一下蒙住了脸,哭喊起来:“刚才已有个六指头的恶棍,冒充了新郎,才走了不远呢。”继业一听,犹如晴天霹雳,头上草原一片,当即便想到张歧指说的戏谑之词,勃然大怒,拔剑而去。

洞房怪案:新婚夜新娘失身丢命,表侄因六指被判斩,但真凶不是他

话说这新郎官来到张岐指的家门口,大门紧闭,于是用脚猛烈地踢大门。张岐指的父亲听到半夜三更有人拼命踢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起身去拔门闩。继业一步冲进了门,大喊大叫:“恶奴张歧指在哪儿?让他出来,咱俩拼个一死方休!”张父见状惊慌失措,家里人闻声赶了出来,劝继业息怒,又夺下他手中的剑。这时,张歧指也捧着肚子出来了,见继业满脸杀气,不解地问:“你为啥要动这么大的肝火?”继业见了他,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突然扑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胸襟,说:“咱俩见官去!”众人都问继业为何要这样,继业气得嘴唇发抖,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父知道家中无法解开这段纠纷,就一起拥着继业和张歧指进了县衙。县令方尹,是河北人。他传唤两拨人进去,问了情由。继业诉说婚前张歧指如何说的戏谑调侃之言,新婚之夜又如何冒充新郎骗得新娘身子。张歧指这才恍然大悟,极口呼冤,说:“小人在酒宴中就闹肚子回了家,直到现在还疼呢,怎么可能去干这事?”继业说:“他的肚痛病就是脱身之计!况且新娘也说有个六指头冒充的新郎,这就是证据!”

洞房怪案:新婚夜新娘失身丢命,表侄因六指被判斩,但真凶不是他

在张歧指被斩首后没过多久,邻县捕获了一名盗贼,就是那个六指程三儿。略加审讯,他就将在林家盗窃骗新娘之事供认不讳,并且交出了当夜所窃的衣帽。邻县把相关证物移交易县的新任县令,新任县令把林宝光的亲友全部传齐,让他们认领被窃之物,并问清楚了当初不敢说的原因。此案既明,程三儿理当斩首;而原任县令方尹也因为误斩张歧指,被判处边关充军。

方尹命二老各写出新婚之夜的亲戚朋友和仆佣的姓名,一一验过,没一个是生六指头的。又问丢了什么东西没有,客人们都怕卷入这场官司里去,都说什么也没丢。方尹又打听得张歧指平日就很不检点,喜欢拈花惹草,就确信他作案无疑。当下,动了大刑审讯张歧指,张歧指熬不过肉刑之苦,只得含冤屈招。按照律例,张歧指被押在闹市口斩了首。而此时,方尹也因奔父丧,丁忧(丁忧就是古代人无论是否有官职,在父母离世时都需辞官回到祖籍,为父母守孝二十七个月)在家。

洞房怪案:新婚夜新娘失身丢命,表侄因六指被判斩,但真凶不是他

在张歧指被斩首后没过多久,邻县捕获了一名盗贼,就是那个六指程三儿。略加审讯,他就将在林家盗窃骗新娘之事供认不讳,并且交出了当夜所窃的衣帽。邻县把相关证物移交易县的新任县令,新任县令把林宝光的亲友全部传齐,让他们认领被窃之物,并问清楚了当初不敢说的原因。此案既明,程三儿理当斩首;而原任县令方尹也因为误斩张歧指,被判处边关充军。

故事:农村闹洞房,伴娘被逼死,不料喜事变丧事

故事原名:伴娘

故事:农村闹洞房,伴娘被逼死,不料喜事变丧事

话说锦阳村有一男子名叫郭振宇,大学毕业后和女友赵玲在老家办理婚事。赵玲从小在城里长大,起初很不情愿在村里办婚事,一是觉得不隆重,二是觉得在朋友面前没有面子。好在郭振宇百般讨好,也在城里买了房子,还答应在老家办完后两人再在城里办一下。

锦阳村有一个不好的习俗,就是闹伴娘特别凶,因为村里穷,很多年轻的小伙子都找不到对象,所以趁着这个机会闹一闹,运气好还能拐一个新娘回家。以前村里也发生过闹伴娘过分的事情,但是村里人看在眼里都不说话,农村人最忌讳得罪同村的人。

赵玲的伴娘是她大学的同学,也是和她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闺蜜。大婚当天,伴娘的家里人就叮嘱过她下午举行完仪式就马上回家。

故事:农村闹洞房,伴娘被逼死,不料喜事变丧事

婚礼举行的很顺利,到了下午伴娘就要回家,但是张玲觉得自己一个人害怕,又听说这里人晚上要闹洞房死活拉着伴娘不放手。

到了晚上,一群小伙子喝的大醉冲进了婚房,新郎堵在门口却被人拽了出去。剩下的人就像恶狼一般对新娘和伴娘动手动脚,新娘被吓得大哭,新郎急忙冲进来护着妻子。人们见两人不好折腾,就扑上了伴娘,此时的伴娘大声尖叫和哭喊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还被人拖进了另一个房间。

第二天一早,人们清醒后发现伴娘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满脸的惊恐和被撕扯烂的礼服。伴娘家人见女儿没回家心里着急找上了家门,看到女儿后心疼不已,指着郭家人破口大骂。

郭家人却不认账,说闹伴娘的又不是郭家人,要找就去找当村的那些小伙子。嚷嚷着伴娘不是什么正紧女人,在外上学的时候不知道和多少人睡过了,还说自己是黄花大闺女,怕是自己不检点。两家人越闹越大,伴娘更是觉得羞耻,哭着跑出了门。

人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直到晚上才在村外的河里看到了她的尸体。这时,郭家人害怕了,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伴娘的家人也刺激过度住进了医院。

半月后,伴娘家人把郭家告上了法院。但是锦阳村却接连发生了诡异的事情,闹伴娘的几个小伙子这些日子总是觉得浑身燥热,大晚上的跳进河里冲凉,没想到纷纷丢了性命,据说在打捞尸体时,看到有人手里还残留着很长的头发。

郭家人在被法院传告的第二天,夜里家中发生大火,全村人都看到了,但是没见郭家人出来,只听到刺耳的呐喊声,就像那天伴娘的哭喊一般,痛苦无助。

(故事完)

图片与本文内容无关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