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鬼故事

睡前灵异鬼故事(睡前灵异鬼故事短篇)

作者:张辰逸 日期:2021-06-22 23:00:02 浏览: 分类:灵异鬼故事

八则睡前灵异鬼故事,小心睡眠

八则睡前灵异鬼故事,小心睡眠

八则睡前灵异鬼故事,小心睡眠

开始讲鬼故事,失眠了不要怪小编我!

[洗 碗 ]

“你去洗!”

“不!该你了!上次就是我洗的!”

“我上周洗过了,这周该你洗!”

“错了,错了,星期一三五七该你洗的,二四六才是我洗!”

他和她都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唇枪舌剑地辩论着,

真诚地希望着对方会因为惭愧而跑去洗碗。

这是这对小夫妻,每天晚上都会上演的保留节目,

吃完饭,他们总要为谁去洗碗而吵上一两个小时,

结果往往是谁也不去洗,碗在水槽里越堆越高。

这次也是这样,碗,谁也没有去洗。

第二天早上,她去上班的时候,

却发现所有的锅碗瓢盆,都已经洗好,放在该放的地方了。

她有点感动:“他还是爱我的。”

他今天休息,起床时看见所有的碗都洗好了,

免不了有点愧疚:“她上班前居然把所有的碗都洗好了,真是辛苦了。”

晚上,他主动去买了菜,而她早早回家来做饭,

然后,他们一起去洗碗。

两双手在水里碰触着,纠缠着,

他和她都感觉十分的温暖。

忽然,有人轻轻敲了敲窗户,

窗外是一位面目慈祥的大妈:“小两口这样多好啊!就不用我再来替你们洗碗了!”

大妈走后,他俩愣了很久,

她问他:“咱们住的是三十一楼,是吧?”

他张着嘴,点了点头。

[ 挑 衣 服 ]

她正在商场女装部里逛着,挑选着那些漂亮的衣服。

“嗨!你这件衣服挺漂亮的。”

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个英俊的男子,

嘴角还挂着轻佻的微笑,

她的脸没来由的红了一下,

“谢谢!”她轻声说着。

他还在看着她,眼神专注而专业,

“真的很漂亮,色彩、质地、样式都是上上之选。”

说是在夸衣服,

他的目光总是瞄着她的脖颈、手腕和耳朵,这些肌肤裸露的地方,

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目光里蕴含的热度。

这是最近流行的新搭讪方式吗?

如果是这样一个男子的话,她倒是不介意。

正在胡思乱想,

他忽然说道,

“这件衣服,可以借给我女朋友试试吗?”

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傻傻地盯着对方,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么你是同意了?”

男子爽朗地笑了,轻轻地一挥手,她立刻昏了过去。

商场某个幽暗的楼梯间里,有个幽怨的女声传来,

“这件衣服我不喜欢啦!丑死了!”

男子无奈地回答着,

“那么我再去给你挑一件?”

“好吧,这次我要一起去!”

男子不无遗憾地将她的皮,扔在她鲜血淋漓的尸体上,

和自己那个挑剔的女友,一起去逛商场,准备重新挑一件“衣服”。

据说他们现在还在那里逛着,挑着。

[ 离 魂 ]

“我看见嫂子了,在商场里逛街呢!”

朋友的电话,打断了他在网络世界里的征战,

他往外看了一眼,妻子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瞎说什么呢,我老婆在家。”

“真的,刚才迎面撞见的,还和我说话来着。”

他放下电话,

又看了一眼客厅,

妻子还是刚才的姿势,

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他走过去,轻轻拍拍妻子,

她一动不动,僵硬地坐着,瞳孔里毫无生命的气息。

他连忙摇着妻子,不断呼唤她的名字,

她忽然眨了眨眼,疑惑地问,

“我不是在逛商场吗?怎么又回家了?”

他感到一丝后怕,一丝愧疚,

结婚一年了,

每天晚上,他都在书房的电脑前玩网络游戏,

妻子则在客厅看那些无聊的电视,

有时整晚都不说话,更别说一起出去逛街休闲了,

怪不得妻子身体坐在沙发上,灵魂却跑去逛街了。

“走吧,咱们去逛街,去看看夜景!”

妻子一下子蹦了起来,

“真的啊!太好了!”

妻子试了一件又一件衣服,

他呆呆地坐在商场的椅子上,心里忽然想起了刚才网游里那一场激战,

可怖的怪物,英勇的队友,华丽的技能,极品的装备……

“哎,这件好看吗?”

妻子笑眯眯地问着,

他一动不动,僵硬地坐着,瞳孔里毫无生命的气息。

[ 醒 酒 ]

高中毕业二十年的同学会,

他居然迟到了。

先是单位有点事情下班迟了,然后是找不到去那家酒店的路,最后遇上大堵车。

当他到达会场的时候,

自然被大家起哄着罚了酒,

加上同学见面的喜悦,

他喝得多了一点,实际上,是喝得不省人事。

歪倒在沙发上的他,忽然有人喂他喝了点东西,

饮下去,是透彻脊髓的凉,

睁开醉眼,是高中时的梦中情人,正扶着他的头,温柔的喂他。

发觉他醒了,伊柔柔地说:“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明明不能喝酒还喝这么凶。”

他忽然感觉到心酸的味道,握住伊人的手,不知想说什么。

伊轻轻地挣脱,放下那杯饮料:

“好好醒醒酒,我再去替你倒一杯。”

望着伊人依旧的身影,他端起饮料,一饮而尽。

酒意渐消,他抓住一个同学问:“伊已经死了十五年了,对不对?”

同学惊讶:“十五年了,你还没有忘记她?”

他不语,吞下又一杯酒,

此刻的他,不愿醒酒。

朦胧醉眼中,伊人又在何处?

[ 长 钉 ]

她早就不想活了,

托付终身的男人,

竟是一个暴虐狠毒的禽兽,

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暴打自己的老婆。

然而每当看到自己身上一道道新鲜或陈旧的伤疤,

她就觉得,就算是死,也要带走那个畜生。

男人很壮,她决计不是他的对手,

他也很小心,绝不给她能买到毒药的机会,

他睡觉很浅,稍有动静就会醒来。

她知道自己只有一个机会,

每天晚上七点半,他会准时坐在电视机前,收看本地新闻,

就像每天他都会揍她一顿一样有规律,

那个时候,她将用一根长钉结束他的生命,

他回家了,他打了她,他吃了饭,他去看电视了,

这一天,就像每一天那么平常,

她也像平常那样,站在他的背后,随时准备给他端茶递水。

他看电视看得很投入,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

她看他看得很认真,看准了他头骨最薄弱的那一点,

只有钉在头骨接缝那一点,才能一击致命。

“铛!”

狠狠一击,未能奏效,

她手中的长钉脱手飞出。

他发出一阵爆发性的狂笑,回过头看着她,乐得合不上嘴,

“太有意思了,你知道吗?我第一个老婆也这么干过。”

他低下头,捋开稀疏的头发,

露出头骨接缝处,一颗已经生锈的钉帽。

[ 催 眠 ]

她躺在沙发上,

觉得自己的身体僵硬极了,

嘴里那股难闻的臭味,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心,

怪不得这位催眠师,脸上的表情是如此的难看。

她本来不想来做催眠的,

因为她一直觉得让别人控制自己的精神世界,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再说,自己已经这样了,什么治疗的办法都试过了,催眠又能有什么用呢。

虽然在丈夫的劝说下,她还是接受了催眠治疗,

可她还是紧张,止不住的紧张,

要不是丈夫在身边紧紧握着她的手,

她早就跳起来逃走了。

催眠师开始了催眠,

“看着我的手,我的手上有什么……”

刻板,平缓的声音,令她感到一阵困意,

渐渐地,她的眼睛合上了。

丈夫充满爱意地看着她,

握着她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催眠师的治疗结束的比预想中要快,

她躺在沙发上沉沉地睡着,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睡觉一向很平静。

催眠师叹了口气,

“当她醒来的时候,就会认为自己得了癌症,

心情极度的不佳,你要有心理准备。”

丈夫点点头,

“这样总比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好,

谢谢你,老同学,给一个死人催眠,真是难为你了。”

他俯下身去,亲了亲她已经开始腐烂的嘴唇。

[讣 告 ]

他是一个平凡的人,

在一家普通的报社上班,

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写各式各样的讣告,

这是一份不怎么吉利的工作,

他并不喜欢,

但也没有办法,他有一家子人要养活。

这天总编异常的激动,

直接冲到了他的办公室,

“快!快写一篇讣告!那个女明星死了,我们要抢个头条!”

他的手悬在键盘上,良久都没有敲下去,

总编奇怪地看着他,连声催促着,

“快点啊!版面都排好了,就等这个讣告了。”

他脸色苍白,声音听起来也很干涩,

“老总,能不能不发这份讣告……她,是我最喜欢的女明星。”

总编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冷冷地说,

“都安排好了,今天晚上十一点五十五分,

她就会死于车祸,我们的报纸会在十二点出号外。”

总编突然叹了口气,脸上那强硬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没有办法,这是为了报纸的存活……又不是头一回,你是老员工了,应该能够理解。”

他机械地点点头,

用颤抖的手,开始在电脑上写起了讣告,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十分,

剩下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

[ 鬼 压 床 ]

在外地旅游时,他点名住进了那个传说中闹鬼的房间,

他从来没有见过鬼,对鬼很是好奇。

第二天早上,他就被鬼压床了。

就像传说中一样,

他忽然觉得又像清醒又像做梦,

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

全身都动弹不得,

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他并不很紧张,

甚至有点兴奋,

总是听说鬼压床,终于被他遇上了一次。

于是他心中默念着佛祖的名字,

暗暗祈祷胸口挂着的十字架能够帮助自己度过一劫。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的意识越来越清晰,

可是依旧动弹不得,

周围也依旧黑暗一片,

胸口的重压感也越来越强。

他开始害怕了,

特别是当他看到那一对碧绿的眼睛,

和那红通通的舌头,

它们离他是那么近!

他被救出来的时候, 人们告诉他,

这旅馆的房屋质量有问题,昨夜忽然就崩塌了,

一根横梁压在了他的胸口,

要不是搜救犬及时发现了他,

可能他就不幸罹难了。

网友讲的短篇灵异鬼故事四则

网友讲的短篇灵异鬼故事四则

1、

他和她一起去登山的时候,

买了一对情人锁,

锁在山的最高处。

据说这样,可以使他们相亲相爱,永不分离。

可惜爱情也有保质期,

尽管她百般挽留,

他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她。

就在那一天,她在家里自杀了,据说是吞下了金属类的物品,死得极惨烈。

有一点点伤心,有一点点遗憾,

随后他就把这件事情忘掉了。

当天晚上,他忽然觉得背上十分沉重,

吃力地走到镜子前,

背后赫然是她,双手紧紧环抱着他,乌青的脸上满是幸福。

他惊叫着:“你要干什么?”

她笑着:“情人锁一旦锁上,我们就永不分离,无论死活,除非你能打开那两把锁。”

他拼了命想甩开她,可是她却越抱越紧:

“亲爱的,他们有没有告诉你,我是把两柄钥匙,都吞下去了。”

黎明时,有人惊讶地发现,他和她的尸体抱在了一起,那姿势,就像两把互相紧扣的锁。

2、

他在一个大公司工作,

所处的位置,压力极大,

可是人们却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愁容,

他总是笑着面对一切。

每当他回到家中,总是第一时间跑到储藏室,

对着那里悬挂着的一个人形沙包,

大肆辱骂,大打出手,

什么脏骂什么,哪里狠打哪里,

当他骂得声嘶力竭,打得精疲力竭的时候,

满身的压力,也就随着汗水慢慢挥发在空气中了。

这是他的减压秘诀,简单但是很有效。

今天他又被上司狠狠地骂了一顿,

在他低头哈腰地赔不是的时候,

已经开始怀念那个人性沙包了。

一回到家,

他就狠狠地揍了沙包一顿,一边打一边大叫那个上司的名字,

末了,他抄起一把西瓜刀,恶狠狠地捅进了沙包。

沙包里流出的是血,他愣住了,

紧张地拉开沙包,

上司从沙包里掉了出来,鼻青脸肿,胸口插着刀。

那一瞬间,他仿佛看见人形沙包冲他笑了一下。

3、

他的脖子旁边,长了一个西瓜大小的肉瘤,

上面还依稀看得出五官,

让他看起来像个双头怪人。

这是他生命中最大的累赘,

不知道让他流下了多少回苦涩的泪水。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割掉这个瘤子。

医生看着他,最后问道:“你确定要割掉?手术是有危险的哦?”

他坚定地点点头,在手术确认单上签下了名。

他一刻也不想见到这个累赘了。

他醒来时,

听见医生在说话:“恭喜你,手术很成功!请看吧,这就是割下来的肉瘤。”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

看见医生正向指着自己,

明明是自己的脖子上,现在只剩下那个瘤子了,

瘤子正顺着医生的手,向这边看过来,并发出嘶哑的声音:

“不错,谢谢你,医生,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累赘。”

他想喊,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声带,

渐渐地,他连最后的意识也消失了

4、

一番激情过后,她和他幸福地依偎在一起。

他说:“我不想骗你,我有过很多女友,可是她们都离我而去了。”

他忧伤的神情,茫然的眼睛,

让她不忍吃醋,也不忍责问。

她枕在他宽厚的胸膛上,

渐渐入梦。

早上,她睡眼惺忪地去洗漱,

刷牙时,却觉得味道不对,

仔细看,嘴里冒出的泡沫里,夹杂着大量的血沫,

他忽然出现在她背后:

“你拿错牙刷了,那是我的牙刷。”

冷冷的语调让她不寒而栗。

他一笑:“吓到了?我有牙周炎,牙刷上总是有很多血。”

她漱了口,对他勉强笑笑,就想离开。

他猛地抓住了她,把她拉回了卧室:

“你也要离开吗?你知道那些离开我的女人,都去了哪里吗?”

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她们都在这里,想离开我的女人,都被我吃了。”

她突然一把扼住了他的喉咙,凄凉地笑着:“其实我知道的,

刷牙的时候,我就闻出了,牙刷上是人肉的味道。”

两颗俏皮的獠牙,从她的嘴边伸出,她冲他最后微笑了一下:

“亲爱的,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可以闻出人肉的味道吗?”

5、

这是一个非常精致的青花瓷罐,

老人温柔而仔细地摩挲着它,

用柔软的丝布轻轻拭去表面那几乎不存在的微尘。

青花瓷罐也在微微颤抖,

似乎享受着老人情人般的抚摸。

老人将它放进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里,

轻柔地好像把婴儿放进摇篮。

青花瓷罐很快地沉睡了,沉睡在檀香味的迷梦中。

盒子再打开时,

它没有见到老人,

身边是几个相貌猥琐的家伙,

露出毫不掩饰的贪婪,狼一般的目光在它的身上来回梭巡。

它感到疑惑、羞辱和愤怒。

这些家伙,一定是用卑鄙的手段,从老人手中抢走了自己,

它要报复,要让分开它和老人的人,都付出代价。

作为一个巧夺天工的造物,经过了几百年时光的沉淀,

青花瓷罐不但有自主的意识,还有不为人所知的法术,

它知道这法术的后果,但它毫不犹豫,

只是对那双温柔的手,还有无尽的眷恋。

一声脆响,

青花瓷罐上绽放出百千条细细的纹路,

碎。

碎的如此彻底,如此干净。

围观的人们,感受到无比的心痛,

这是真正的心痛,因为他们的心脏,都与青花瓷罐一起,碎成几百几千片。

千里之外的老人,也在同一瞬间,死在了家中,

那双曾经温柔的手,终究握不住厚厚的钞票,洒落一地,

没有人知道,他是死于青花瓷罐的古老法术,还是死于卖出心中至宝的悔恨。